……

  辰家练武场,一群群少年正手中操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或双剑或长矛或是长剑,一个个面色严肃无比,在管仲的引导下各自修习。

  辰炎身在其中却显得有些例外,他的手上并没有任何武器,不过若是细看,便可发现辰炎的双手带着一层极薄的的暗金手套。

  精沙铁炼制而成的手套!

  这是辰山家族大比后为辰炎特地准备的一件大礼,辰炎也十分喜欢,于他而言,那些普通的兵器还不如他这双手来的厉害,是以,辰山动用个人资源才打造出了这双手套。

  辰炎称之为金砂手套,这双手套至少能够让八卦掌的威势再添三分!

  然而此时,辰炎相较于身边的其他人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甚至可以谈得上是颓废。

  大比已经过去两年了,辰炎个头也长高到一米六,那原本平凡的放在人群都不会引起注意的面庞显得越发坚毅,眼中的深邃在不经意间总能令人不自觉的多看几眼。

  “唉……”辰炎不由轻叹,面色有些暗淡。

  两年前,大比晋入先天境界、凝结元珠,风光无限!

  以无灵根的天资在短短五年之内便晋入先天,绝对可以轰动整个幻武大陆!

  家族重用,各种物资全部向他倾泻,但是家族却无法研究出辰炎为何能够步入先天之境,最终也只能将其定性为特殊体质。

  这本该是件令人惊喜的事,但辰炎的懊恼也因此产生了。

  他两年内修为不曾有丝毫进步!不管如何的吞服丹药,元力的积蓄便是宛若石沉大海,毫无进展可言。

  每天毫不松懈的修炼,积蓄元力,甚至于他偷偷潜入深山老林间进行生死历练,但依旧不得突破,辰炎的丹田似乎呈现一个饱和的状态,宛若满溢的水杯,就是无法再提升一丝。

  他,再次成为一个废人!

  在其他人还在为先天之境努力之时,辰炎早就达到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达到的高度,而最令辰炎烦躁的是,看着那些身具灵根之人每天都能进步,且不管灵根天赋多差,进入先天甚至步入修炼界是早晚的事,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坐以待毙的感觉令辰炎早一段时间内抓狂不已。

  这两年,辰炎越发的冷漠,接触的人更是极少,发自内心的逃避,辰莫已是童阶六转,灵儿更是早已步入者阶。

  今时今日的他,再次成为七年前那个不被家族所看好的废柴!自希望到绝望,万丈高空坠落的无奈感已经将辰炎所有的傲气磨灭。

  他能接受族内的一切嘲笑,却不能够忍受自己的实力寸步不进!

  “天赋,呵呵……”辰炎坐在熟悉的庭院台阶之上,望着看了十数年的明月,心中苦涩不已。

  少年志,意踌躇,此时心中尽是无奈。

  曾经每一日都能感受到丹田内的那中神秘的感觉,但自从大比过后,这种莫名的感觉便蓦然消失了,此后,辰炎修炼的速度也是每况愈下,最终成了现在的停滞不前。

  “难道我身具灵根?却没有被发现?”辰炎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其实之前,辰炎便是有着这样的怀疑,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也是知道不具灵根绝不可能晋入先天!难道还是说自己的身具灵根,上次没检测出来?不然他怎么会如此简单的进入先天?

  经过一番沉思后,辰炎决定去高台悄悄检测一下自己是否真的还是如当日那般,不然埋在心底的一个个疑问将会把他的心绪彻底打乱。

  此时已是深夜,且练武场的进入需配备令牌,辰炎他们都是有这样的权利进入。

  将身份牌显示出,辰炎转了个圈便来到了灵盘旁。

  练武场寂静无比,细微的风声中清晰可闻辰炎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稍稍犹豫的看下自己的右手,随后便轻轻地按在灵盘之上。

  $C酷h匠M网G首发

  此时的辰炎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双目紧紧盯视这灵盘。

  一秒,两秒,三秒!

  结果:依旧是毫无反应!

  无奈的摇了摇头,辰炎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果然还是不具灵根啊!也许先天便是我的极限了吧……”

  将双手拿开,随即便落寞的离开了,毕竟,私自来测试武场被长老院发现,可是要受重罚的。

  然而,辰炎却错过了一幕。

  就在他走出练武场的同时,高台之上的灵盘却微微的散发出一点亮光!

  那道光没有颜色,极其微弱,无法判定品级,且光一闪而逝,哪怕是暗中看着辰炎的管仲也不能发觉到那一丝丝灵盘的变化。

  ……

  依旧是两年来的习性,尽管修为止步不前,但辰炎依旧没有放弃,对于未来奇迹的那一丝期待支撑着辰炎苦苦修炼。

  按照惯例,辰炎再次回到自己的屋子,尽管半年来修为没有丝毫进展,但辰炎仍旧坚持积蓄元力,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勤于修炼。

  双目微合,双手在胸前摆动,回元诀自动运转,一呼一吸之间,淡淡的元气流进辰炎的体内,温养着他的筋骨,在辰炎看来,也只剩下温养筋骨的功效了。

  两个时辰后,元气在回元诀经脉中循环数周,感受到丹田内的膨胀感,辰炎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反而有些心灰意冷。

  下一霎,那股膨胀的元力便萧然不见,似乎在顷刻间消失了的无影无踪。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忍受了两年的辰炎,这一刻终于憋不住胸中的怒火破口大骂。

  但是,辰炎本身却不知方才元气消失的一刹那,丹田内那道灵根虚影忽然略微的凝实些,不过之后再度虚幻消散起来,十分诡异。

  窗外已是见白,临近清晨,辰炎一夜未眠,走出门外,感受着清凉的空气,他原本毛躁的心绪也稍稍平缓了下来。

  迎面而来的身影更是让辰炎的烦恼在此刻消散了不少。

  灵儿身着一袭紫色轻纱长裙,不施粉黛的白皙俏脸此时带着一丝微笑,一蹦一跳的来到辰炎身边。

  辰炎笑着迎上去,灵儿是他在族中最亲近的人,似乎不管修为如何,灵儿在自己面前总是那个不变的爱笑小丫头,自己的烦恼总能被她带走,着实是个开心果。

  而辰山作为家主,自己的爷爷,这两年来却是极少与自己交流,家族内对自己的意见极大,即便是理解,辰炎也难免有些失望和抱怨。

  走近后,辰炎却发现,灵儿虽是面带微笑,但眼中掩藏的那一抹忧愁却瞒不了辰炎的眼睛,可能也只有辰炎才能这么笃定的了解灵儿。

  “怎么了,灵儿,打扮的这么漂亮,还不开心?”辰炎打趣道。

  对此,灵儿也没有隐瞒,道:“炎哥哥,父亲说今天有客人来家族,让我穿成这样,你不知道我都扒了好几件了。”

  说着,小嘴嘟嘟的,一脸的不情愿。

  “客人?能让大伯都这么重视的客人……”辰炎蹙眉疑惑道。

  “对啊,父亲还特地让我来通知你呢,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客人要来,全族的人都要动员。”灵儿嘟囔着道。

  “那便走吧。”辰炎心下也对这来头不小的客人微微好奇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