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炎微微皱眉,目光淡淡的扫过众人,却并未应答。

  自进入修习以来,辰炎无时无刻不承受着众人的讥笑嘲讽,曾经的清高自傲在此间却并未被消磨殆尽,反而越加的内敛。

  平日间辰炎修习鲜有人与之交谈,可以说,辰炎是在一群人的白目中默默修习着,然而,辰炎的进步却让同组之人惊异莫名。

  出于嫉妒以及辰炎平日间的傲慢态度,眼前的少年们便是决定在今日给辰炎一个深刻的教训。

  辰炎静静的站着,面无表情的模样确实激怒了身居中间略微显胖的少年。

  "这么拽!你还真以为你自己是天才啊?一个废人罢了!"胖少年呸了一声。

  而旁人听闻这句话则皆是点头应声附和,隐隐间可以看出这个胖少年乃是众人间领头。

  辰炎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其掩藏在袖中的双手却在此刻暗暗握紧,不过下一刹便松开了拳头。

  类似的言言语语这一年中他已经听得够多了,从开始的不能忘怀到今时的一笑了之,尽管才八岁,但是辰炎对于人性的理解已经不下于一般的成年人,这断然离不开辰炎自身的聪慧,亦是与那不曾间断的冷言冷语有着直接的联系。

  显然,胖少年辰机的话已经不能对他心理上造成多大的起伏了。

  "把他围起来!"辰机尚显稚嫩的童声此刻却夹杂着一丝暴戾。

  转眼间,辰炎便被包围在其中。

  此刻,不得不佩服辰炎的沉着,纵然被人围着,亦是不曾流露出一丝惊恐。

  e看Q正a版\章&o节),上酷G匠`网◎W

  此刻反而是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我想你们不是不知道私斗是要接受仲叔的惩罚这件事吧?"闻言,众少年相互对视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惧。

  似乎感受到众人的胆怯,辰机随即大声道:"今日我得到消息,管仲去拍卖会交易了!一整日也不会回来,只要我们认定是辰炎挑衅在先就行了,你们害怕什么?!"少年的心性本就简单,听到辰机的煽动,便直接将那一丝恐惧心理扔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更多的是揍人的激动。

  那一道道目光皆是怀着不善投向辰炎,纵然辰炎再沉稳面色也不禁为之一变,说到底辰炎毕竟还是个孩子,对于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难免紧张。

  辰炎此时面色略显深沉,对于主动挑衅这种事,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自己处于被动的位置上,这一年间的所见所闻亦是令他知晓一个道理,那便是人善被人欺,若是面前众人齐齐出手,即便是被惨揍一顿,他辰炎也要让动手的人付出代价!

  稍稍平复了下心情,辰炎便发现众人中只有辰机的实力相对于自身高出些许,但是其他人就算不及他,一旦动手,他也架不住人多啊。

  “揍他!”辰机大叫道。

  早已做好反击准备的辰炎猛然向着众人间实力最薄弱的一人攻去,猝不及防之下,辰炎一击即中。

  这一年的修习令辰炎的气力大幅提升,刚刚全力施为之下便将一人击倒且无反击之力。

  但随之而至的拳影脚影一瞬间便将辰炎的防线打破。

  双臂交叉的辰炎只能身体蜷缩着被动抵御着攻击。

  纵然如此,辰炎却也未发出一声痛叫,这些敲打并未能给辰炎带来难以忍耐的痛楚,在辰山每天送来的药液浸泡中,辰炎的体质早已胜过无灵组的多数人。

  这些攻击虽然置于其身,却难以带来本质上的伤害,另一方面,辰炎的不反击亦是未曾令少年们全力下重手。

  辰炎细眯着的双眼一直在注视着辰机的举动,显然要将所有人都给个教训是不可能了,但若是仅攻击辰机的话,他还是有信心的。

  然而,众人包括辰炎也不曾注意到,不远处的树上正躺着一个黑衣少年,黑衣少年仅仅是淡淡的瞥了这一处一眼便继续闭目养神,似乎对于眼前这一幕丝毫不以为意。

  持续的攻击,辰机一行少年显然也是有些力竭。

  感受到拳劲的减小,辰炎目光忽然看向辰机所在的位置,右拳紧握,身子猛然间掠出,如离弓之箭般,直奔身离数尺的辰机而去。

  辰机亦是为辰炎忽然之间爆发的速度所惊愣,下一刹才反应过来。

  仓促之间只得同样挥出一拳。

  二人实力本就相近,此时一个已然力乏,另一个却是积蓄全力一击。

  孰高孰低,可想而知。

  “空!”

  一声拳骨相撞的清脆响声随之而起。

  辰炎的身子依旧半弓着,而辰机那略胖的身子却是向后倒退数步。

  若是眼细便可发现,辰机的右拳正微微的颤抖着。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奖众人惊愣住了,树枝上的黑衣少年亦是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

  “看什么?!妈的,给我继续揍啊!还敢回手?”辰机怒叫道。

  辰炎自然是见到辰机颤动的双手,方才那一击,辰机最少一周内不能动手!

  辰炎的目的已经达到,且方才那一击亦是他全力施为,再想挥出一拳定然没有那般力道,且也不会给他机会了。

  就在辰炎做好迎击的准备之时,不远处却飘来一句有些懒散的声音。

  “辰机、别在这儿影响我睡觉!”

  这道声音似乎有着怪异的魔力,辰机一行人闻言均是身形一震,狠狠的盯着辰炎一眼,随即不甘心的冷哼一声。

  “这次算你走运!我们走!”辰机甩了甩右手便离开了。

  辰炎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便向着声音的主人走去。

  走近,辰炎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年:“辰寒,竟然是你帮我?”

  黑衣少年乃是无灵组中最大的变数,据说其天生体质特殊,虽然不具灵根但在后天境界中绝对是天赋极强那一类人,甚至在后天境界中修习速度不下于有灵组成员,平日间,辰寒亦是独自修习,也极少与人交流,可是实力却是公认的无灵组第一!在无灵组绝对无人胆敢挑衅辰寒的威信!

  黑衣少年自树上一跃而下,动作矫健之极,而后随意的看了辰炎一眼,“这不是帮,而是对于你最后那一击比较欣赏罢了。”

  说完,黑衣少年便走开了。

  “这一次,我记在心里了。”辰炎望着那离去的身影说道。

  闻言,辰寒的身子微微一滞,旋即便继续走开了。

  ……

  辰家家主书房内,一人身着黑袍正向辰山细声交谈着。

  “这便是清晨发生的事,炎少爷应该没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势,需要我……?”

  辰山面露沉思,锐利的眼中不断闪烁着,嘴角渐渐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这件事就不需要张扬了,炎儿有这样的心性我已经很满意了,如此说来就算然后做个普通人也不会受人欺凌,自明日起你便将药液的浓度提升,这样也好辅助炎儿修习感悟元气。”

  “什么!还要提升浓度?恕我直言,您的私人积蓄已经承受不起这样的开销,况且这药液的珍贵程度您也也知道,对于有灵根的人更具效用啊,您——”

  “闭嘴!这样的话不希望再听第二遍!下去吧!”辰山冷冷的盯视着黑衣人,低声怒喝。

  黑衣人不敢再说什么,下一刹便离开了。

  “就算不具灵根,我辰山的孙子也要做后天最强!峰儿你就放心吧!”这一刻,无人知晓辰山对于辰炎的寄望有多大!

  ……

  随着修习的加深,他发现管仲的修习方式已经满足不了他,于是,他开始独自加练!

  辰炎通过修习对于自己这位仲叔已是敬佩不已,对于当日他说的勤能补拙更是深信不疑!

  一个少年的身影在月光下熬炼,为了加强自己身手的灵敏性,辰炎甚至自己摆出一道木棍阵,众多木棍悬于支架上,引动其一动全部,辰炎从开始的被击打的遍体鳞伤到后来游刃有余,而后再次换成沙石袋,那种冲击带来的痛苦更甚。

  每天仅留数个时辰休眠,每次泡在药液之中便是辰炎最放松的事。

  而且,辰炎也是心细的发觉自身在药液中浸泡产生的益处极其明显,几乎每隔数日身体的机能便有一个极大的飞跃。

  不论寒暑,不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一个少年能有如此心性,简直不敢想象。

  他人的嘲笑从未间断,他可以忍!

  这一切的努力只为寻那多少个深夜中魂牵梦绕的朦胧身影。

  ……

  一年后,辰炎在无灵组牢牢占据了第二的名额!整个人也有了质的变化。

  面色呈现健康的小麦色,整个人长高到一米二,整个人个子小小的却展现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气质。

  一年间,辰炎进步神速,虽然嘲讽之声依旧不绝,但在无灵组中已经少有人敢挑衅辰炎。

  同样的庭院,同样的月光,今晚的辰炎却十分迷茫。

  “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了,却仍然不能拿到第一!辰寒这家伙不仅勤奋不下于我,天资也比我好!半年了,我为什么还是不能超越他!勤真的能补拙?能么?!!”

  辰炎第一次对于自己的努力产生了怀疑。

  然而,辰炎不知道在他这两年的极限修习中,他身体中的某些因素已经渐渐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