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炎不得不承认,末道说的话对他来说很有吸引力,而且他也确实心动了。

  辰炎皱着眉头,心中正在做着激烈的权衡,“若是我独自修炼,也许一辈子也无法突破先天,况且现在在这深渊之中,我怕是也不能安然离开,这神秘人的条件如此,一旦触怒于他,估计难逃和青锋兽一样的命运!如此说来,我只得答应这神秘人的提议,事若成,我有着突破先天的机缘,若是不成……那便是命该如此!”

  身在幽冥空间内的末道嘴角噙着一抹笑容,其目光一直停留在辰炎的脸上,且其已经不如之前那般殷切,似乎他已经笃定了辰炎会答应他一般。

  好半响后,辰炎眼神一亮,沉声道:“我如何能够信你的话?既然你想我与你交易,那么想必我对你的意义定是极大!甚至是想让我帮你脱离这黑暗空间,如何能让我知道你的话属实?没有令我信服的理由,我决计不会答应你所谓的交易!”

  闻言,末道的面上倒是显得十分精彩,片刻的错愕后,末道有些无奈的笑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谨慎小子!你的算盘打得不错!”

  “不过,你认为我不能将你抹杀么?”末道一改之前的热切,冰冷的语气中竟是带着些许杀机。

  闻言,辰炎的瞳孔微微一缩,不过下一刹便恢复正常,辰炎耸了耸肩,淡淡的道:“若是如此,那么你随意,不过,若是我死了,你怕是又要等待多年了。”

  此时,从外表看上去辰炎的神色是那么平淡自若,实则他的心中却是正在上演着一番狂风骤雨般,这是一场豪赌!

  沉默,在二人间持续着,辰炎的后背已经渐渐的渗出一层冷汗,可从外表看,却丝毫不能发现辰炎的异常。

  末道目光静静的注视着幽冥空间外的辰炎,良久之后,面色突然流露出一丝笑意,道:“好一个小子,虽然年纪不大,却是鬼的很,很好很好!”

  “那么,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呢?”末道眼光中泛着神秘之色,平淡地说道。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辰炎闻言,身子微微一震,不过片刻之后便恢复正常,沉声道:“拜你为师那些好处都是真的?”

  末道看着辰炎那副不尽相信的神情,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末道说出去的话自然为真,而且你这小子至于防备心这么重么,简直就是软硬不吃,拿你没办法,你说怎么办吧。”

  末道可是深知这幽冥空间的诡异,一旦错过了此次,下一次再有人来怕也是千万年后了,正因如此,他也只得放下身姿,只不过在一个少年面前放下身段,这对末道而言,心理上多少有些怪异。

  辰炎微微蹙眉,青涩的面庞流露出深思的神色,半晌后,辰炎淡淡道:“你以天道的名义起誓,若是誓言足以令我信服,那么我便拜你为师,而且尽力助你脱困。”

  听到辰炎的话,身在幽冥空间内的末道面色不由的露出一丝怪异,随即淡淡道:“这个我不能答应你,因为——这所谓的天道在我眼里——不存在!”

  末道的声音很轻淡,但是却有着一股暗敛的张狂和蔑视,甚至是无视!

  辰炎能够感受到,末道说的话并不假,这是一种不屑,一种高傲,一种发自灵魂的轻视。

  修道之士,自古以来皆是奉天承运,在修道之士看来,修道本就是逆天之事,正因如此,行人事尽天命此六字便是修道之士的原则。

  而不信天者,王阶之后的雷劫绝对是极为恐怖的级别!

  因此,以天道起誓是修道者最大的约束,而末道此时竟然违背了这个原则!

  同时随着末道的话传出幽冥空间,整个深渊内的黑雾都产生一股剧烈的波动,那波动自九天之上传来,虽然波动轻微,但还是辰炎有种浑身皮肤刺痛的触觉。

  恍若是天道对末道的不满。

  “我以我末道的命起誓,绝对不会伤害你,且收你为徒,天不让你迈入先天,你却是依旧成功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助你逆这天,突破先天!这已是我最大的承诺,如此……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末道双瞳闪动着一道道漆黑的电芒,脸庞满是肃穆之色。

  “天不让我进入先天,逆这天……突破先天……”辰炎双眸微阖,嘴唇微微蠕动,轻声呢喃重复着末道的话。

  下一刹,辰炎的眼睛陡然睁开,眸中的精芒一闪而过。

  “这交易,我同意!”一声略显青涩的低沉之声在这深渊内外响彻起来。

  辰炎并不知道,这一声‘我同意’将会在今后造成多大的轰动。

  至此,乌云尽散,骄阳闪耀,一切注定了,这世界将不再平静,只为,他——辰炎。

  末道眸光轻柔的望着空间外的辰炎,笑着道:“你这小子还不快进来见我。”

  闻言,恍惚间,辰炎竟是有着一种亲切之感,这种感觉很奇妙,方才还存在的隔阂竟在此时消散的一干二净。

  没有半分迟疑,辰炎便迈着轻缓的步子便向着幽冥空间的境壁走去。

  这壁面对于辰炎而言竟仿似不存在似得,辰炎的身子直接穿越而过,幽黑的壁面泛起一波波细微的涟漪。

  一进入幽冥空间内,辰炎便见到一身白袍正笑吟吟看着辰炎的末道。

  辰炎上下打量着身形略微虚幻的末道,看着末道那张年轻的过分的俊逸脸庞,辰炎真的难以叫出师傅二字。

  同时,末道也在细细的观察着辰炎,然而,越是观察之下,末道眼中的震惊之色便越浓,准确的是,辰炎他看不透!

  但是辰炎不具灵根这一点毋庸置疑,且先天之境的修为也无差错,可结合起辰炎的气息,偏偏给末道一种诡异的离奇之感。

  “我该如何做?”辰炎道。

  末道当即收回心神,搓了搓手,面色有些神秘的轻笑道:“一个小事情,你绝对可以办到……”

  看到这一幕,辰炎心里顿时涌起一阵不妙之感。

  末道面色一正,十分认真道:“孵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