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硕大的练武场此时已经聚满了人,景象更盛昨日,毕竟,在进入先天之境前,辰家所有人都是能够习武的。

  辰炎也是早早的就来到练武场,虽然此刻喧闹之极,但辰炎却保持着一刻平淡的心,也许是昨日将所有的委屈都化作泪水流出,今天的他,精神奕奕,且不论周遭的人如何说道都保持着平静。

  "炎哥哥,我就知道你会来!"灵儿蹦跶着来到辰炎身前,面色欣喜无比,至于周围那些嫉妒甚至不屑的目光完全被她忽略了。

  辰炎点了点头,打趣道:"听了你的话,我怎么能不努力呢?"刷!

  一道身影忽的降临高台,众人纷纷向高台看去。

  正是身着一身黑袍的管仲,然而今天的管仲却与辰炎昨天看到的完全不同,一改和蔼的面色,改而换之的一脸的严肃,那种在不经意间让人感觉惊栗的感觉弥漫在众人之间。

  "肃静!"看着鸦雀无声的人群,管仲略微满意的的点了点头,自己有意散发出些许杀气的效果还是不错的,震慑了住这些孩子。

  "今天你们来到这里就是要接受家族的锻炼,而我就是负责教导你们的人!顺利完成修习的人才有资格留在家中,否则便会在将来派遣到远处!"管仲厚重的嗓音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同时也令众人更加重视起这修习。

  说到此处,管仲略微的停顿了下,而后陡然低沉道:"现在,想退出还来得及,不然,会让你们记住一辈子!当然,如果能够顺利完成此次修习,我想你们的未来是不可估量的!一切都要看你们怎么努力了!勤能补拙!"说到后面,管仲不觉的运用修为将自己的声音震散开来,效果也是显著地,那就是成功的激起了少年们的斗志。

  管仲紧接着道:"现在,我将你们划为两组!身具灵根的站到我的左边,剩下的人站在我的右边,快点行动!"少年们早就被管仲震慑住了,闻言急忙走到各自的组别。分开之后,两边的气势高低立见。虽然身具灵根之人只有十多人,而不具灵根有数十人之多,但明显辰炎所在的组别之人均是一脸的沮丧,而另一边却是趾高气昂。

  "两组的修习分开!也许你们要抱怨这分组不公,但是这就是现实!不过……我还是给你们一个机会,两年后,无灵根的这一组靠近前十的人可以破格进入到灵根组!一切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下面两组的人分别进入左右两个练武场!修习之中,违命者即刻剔除!无灵组现在去左边的练武场跑步十圈!有灵组去右边的练武场跑步五圈!跑完之后原地待命!行动!"管仲高喝一声,所有人皆是毫不迟疑,数息后,原本之地便.,空无一人。

  ……

  左练武场,一群少年在烈日下汗如雨下,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在奔跑着。家族子弟基本上都是娇生惯养,现今管仲要求他们跑行十圈,对他们来说,那种困难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快点跑!跑得这么慢,方才跑了三四圈就不行了!你们是想做废人么!!"左边练武场的中心高台之上,管仲大声的呵斥着,此时的管仲充分诠释了什么叫严厉,只要有人稍有松怠,他便会点到名字进行喝骂,不论身份绝不留情!若是胆敢在言语上回击,管仲的皮鞭便会随之而至!

  堪称魔鬼式的训练!

  辰炎在这众人中身体素质仅仅算是中流,十圈是近四千米的步程对他来说可谓极其艰难,最关键的是这些少年之前基本上都不曾接受过训练,突然间命令他们跑十圈,还不能够停歇!

  "快点!辰效!你跑的最慢!给我快点!"管仲已经来到队伍的最后一名少年身边,大声在其耳边叫道。

  "我不行了,我不跑了!"名叫辰效的少年面色苍白,一下子坐在地面上。

  "起来继续跑!!"管仲单手拎起少年,看着他的脸,低沉道。

  "我不继续了!我不跑!我要回家,你放开我!我爷爷是长老!"少年显然被激的怕了,所有的委屈都在这句话中叫了出来!

  。更I新最快4上%r酷匠网6m

  管仲闻言,未曾多言,单手一甩,名叫辰效的少年便被其甩到数十米之外的水池中,水池的水不深,但却充满着恶臭的污泥。

  旋即,管仲看着还在跑着的其他人,"我说了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身份,在这里你必须遵从命令!不能完成修习,你就是废人!就算是家主来了,都不行!再有妄想退出者,和他一个待遇!"说完,管仲深深的看了一眼辰炎所在的方位,似乎感受到管仲若有所指,辰炎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倔劲,"废人?!我还要进入有灵组,怎么能在这里有放弃的念头!?"这样的念头几乎在众人心头的闪现,再加之管仲方才的威慑,几乎所有人的步速都在瞬间提高了。

  辰炎咬着牙,看着面前的人与自己的差距越来越大,想要更加迅速的追上去,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完全不受控制,意识渐渐的感到模糊,那种被扼住喉咙的感觉让辰炎感到窒息。

  "你们记住,你们的每一步都决定了你们的人生,要么迎难而上,要么一辈子报废而终!因为,你们不具灵根!!"管仲喝道。

  原本已经力乏即将倒下的辰炎听见这句话,不由得又恢复一丝清醒,"人生?母亲!!对!我不能这样,我要进前十!我怎么能够在这里停下脚步?"忽然大叫的辰炎,速度竟然有提高了几丝,已经是第九圈了,辰炎此时陡然爆发的速度在众人间显得极其明显。

  见到这一幕的管仲也不由眼神一亮,"炎少爷底子一般,没想到到最后竟然能突破极限!这股意志在这些少年中应该极佳!可惜了,不具灵根光有心终究走不远啊……"十圈是管仲考量过后的决定,这些少年的极限大约在八圈,十圈却是有些勉强了,但第一天为了锻炼这些少年的心性,管仲才添加了两圈。

  第十圈。

  此时已经有三五名少年跑完全程,这都是有着出色体质的少年,十圈对他们来说虽然也算困难,但毕竟不是极限。辰炎面前还有七八个少年,但此时他的眼里已经不见他们的身影,唯一支撑他进行下去的便是终点。

  终于,辰炎到达了十圈终点,十四名的成绩着实出乎管仲的预料。而到了终点后,辰炎便眼前一黑,倒地大口的呼气。多数人和辰炎的情形近似,不过直接倒地,短暂的丧失意识的却少有。

  管仲见到众人一个个的喘着气,也不多言,毕竟这还是一群孩子,艰苦的修习还需循序渐进。

  半刻之后,"下面进行上身力量训练——倒立支撑!时间限制半个时辰!"辰炎已经恢复了些体力,然而当他准备站立之时,依旧感到一阵不支,经历了十圈的历练,辰炎对于修习名次的渴望更甚,只有强大才能实现他日思夜想的目标!去寻找母亲!咬着牙,辰炎便走到一根木桩旁,倒立!

  接下来又进行了深蹲五十和俯卧五十,每个项目之后,管仲给小半个时辰休整,第一天便这么过去了。

  回到屋舍之内,辰山为辰炎准备了药浴,这是辰山动用家主特权才为辰炎弄到的,效用极佳。

  辰炎此时已是疲惫无比,体内提不起一丝气力,连衣衫都懒得褪就躺了进去,紧接着,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药液精华自辰炎的毛孔中流入辰炎的筋骨之中,辰炎的身体此刻宛如一块干燥的海绵,药液中的养分正被其迅速的吸收着。

  次日清晨,辰炎缓缓睁开双目。

  原本浓稠熏人的药液此时已经化作清水,辰炎呼出一口浊气,发现身子轻盈了不少,昨日的疲劳似乎全部消失了,整个身体的状态已经调节到最佳,着实奇妙。

  "爷爷还真是有心,我一定会更努力地!"辰炎眼神闪过一丝坚定。辰炎哪里知道这些药液乃是辰山花去极大的代价才弄来的,对于后天武者的身体有着巩固滋润之效,尤其是对辰炎这般毫无根基的少年,效用更是显著。

  管仲每天都会换不同的方式来训练这些少年,力量、灵敏度、搏击招数等,辰炎的进步也极大。

  ……

  如此循环往复一年之后,无灵组的少年们与未经训练之前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此时辰炎才充分感受到药液的所带来的益处之大,一年的苦训令辰炎的身体素质有了全面提高,此时的他绝对有着冲击无灵组前十的实力!

  清晨的阳光还带着一丝清凉,辰炎早早的便来到练武场。刚刚步入练武场内,辰炎便敏锐的感受到今日练武场内出奇的静,气氛隐隐有些不对劲。

  就在辰炎心中怀有疑问之时,入场口两边突然走出数道身影。

  而后竟是将入场口堵住了。

  辰炎眉头微皱,淡淡说道:“请……让开!”居中之人向前踏出一步,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容,“我们就是想和炎少爷随便玩玩,仅此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