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又是一幕幕,辰峰抱着还是婴儿的自己在四处躲避着追杀!

  每每父亲在腥风血雨中护住自己的宽大身影,辰炎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酸到极点的苦涩,这股酸涩之下,一股滔天的愤怒正在被压抑、酝酿,只不过现在这酸涩太过浓烈,遮盖了这愤怒,待这愤怒爆发之时,定会让世人震惊。

  辰峰将自己抱回辰家,甚至是嘱咐辰山的话辰炎都清晰的听到了,这时的他才明白爷爷辰山为何希望自己平凡的生活下去,这是父亲辰峰的愿望啊!

  明白一切的辰炎恍若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洗礼,眼中的深邃让人惊异。

  这时的辰炎平静的可怕,其心中还有着一个未解的谜题,那便是自己的母亲现在身处何方,之前的画面没有提及这一点。

  陡然睁开双目,辰炎瞳孔骤缩,“族公爷爷还请帮助我探知我的母亲现在是否还活着,又是在哪里,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身在阵印之外的风扬神色微变,这孩子好生的毅力!能够强行脱离岁月运转之术,还出声,这可就不关修为了,这是心神的强大!

  风扬眸中光芒大盛,现在的他更加认定辰炎能够带领堕天一族重生!在其心底更加疯狂的念头狂涌而出!

  “好!你且以自身精血为引,我运转阵印带你寻你母亲!若是她神魂还残留在这世间,我就能够找到!不过你也许会付出不小的代价!”风扬出言道。

  辰炎冷然一笑,沉声道:“这代价我不在意!族公爷爷你就放手做吧!”

  精血的代价毫不在意!即便是风扬看透了人性也不由得对身在阵中的辰炎心生敬意,精血若是处理不当,那可是有着死亡的危险,然而这般大的孩子却毫无畏惧。

  “好!”风扬随即手捏法决,向着阵印之中打入一道道符籇。

  辰炎亦是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顿时,辰炎的面色便一阵苍白,但是辰炎的眸子却更加的闪亮。

  这是执着,辰炎的执着,他长久以来的精神执着!

  他一定要寻到他的母亲!

  精血与符籇转眼间便交融在一起,辰炎的思绪亦是在漫长的旅程中缓缓飘荡,宛若无根的浮萍在寻找这自己的落根之地,而他辰炎的根便是他母亲的所在。

  记忆中那熟悉的气息愈发的接近,辰炎的心情也不禁激动起来。

  突然间,一道漆黑的屏障阻隔住辰炎的思绪蔓延。

  辰炎能够肯定这屏障之内有他寻找的答案!

  然而任他如何敲打也不能够打破这漆黑的屏障,辰炎欲疯欲吼,不计后果的辰炎双眸赤红,气息中含着一种暴虐。

  外界的风扬亦是感受到一种阵印运转受阻的滞涩感,显然这是有外物在阻止他的探测!

  听着其内辰炎的嘶吼,风扬狠狠一咬舌根,狂吐出一口精血!这一口精血乃是消耗他的寿元啊!这一刻他才真的动了根本,此后他所剩时日也就不多了。

  但是他真的不后悔,因为辰炎的嘶吼中他感悟颇多,更是开始怜爱起辰炎这个孩子。

  不管是辰炎的年龄还是这份孝心,又或是对于堕天一族的帮助,都必须这么做!

  风扬的这口精血转眼便融入到阵印之中,阵印散发着浓浓的血腥之色。

  在这一刻,原本有些运行有些阻涩的阵印忽的发出一声爆响,声如雷,撼动人心。

  同时,辰炎的思绪之力猛然大涨!

  砰然一声便撞入到漆黑屏障之中,而后,阵印中的辰炎身子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颤抖。

  那道魂牵梦绕的身影此时就在他的眼前!

  紧接着辰炎的身子便爆发出一股惊人的煞气!

  煞气浓重入魔,这股煞气甚至惊动了末道和紫痕!以辰炎的修为原本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但是,这股来自灵魂的恨意催化下,更有着阵印的帮助,辰炎心中的煞气便得到了千百倍的扩大!

  一个看上去略显虚幻的紫色身影正被锁在一个莫名的幽暗空间之内,一条条符籇所形成的链条贯穿其身子,一道道紫色光华在链锁间流动,空间压抑无比。

  看着那近在眼前的憔悴身影,辰炎的思绪中弥漫着一股沉重的忧伤凄凉。

  同一时刻,那看上去饱经苦痛的秀丽身影亦是在这一刻睁开双目,双目中流露着浓浓的震惊之色,眼神中蕴含着复杂的情感,还有一种不敢置信。

  炎心儿颤抖着看着眼前的虚无,方才的一瞬间他便感受到一种熟悉牵动神魂的波动,随着波动的剧烈程度,她的心也产生奇妙的变化。

  “娘亲!我是炎儿啊!娘亲!”辰炎的心神在思绪中放声的嘶吼着,但是,这空间之中却传不出他的声音。

  他怒他疯,他无可奈何!

  也许世间真的有母子连心一说,几乎在瞬间,炎心儿便判断出这是自己那心中想念数十年的亲子!

  “炎儿,是炎儿么?”炎心儿在空间内四处张望着,轻声的呼唤着。

  @t酷&:匠I网正q版g首7S发

  "是的!我是炎儿啊!”辰炎怒目嘶声裂肺的嚎叫着。

  思绪中传透出来的感情虽然没有言语,但却令炎心儿充分的感受到了辰炎的心情。

  炎心儿身为神魂,已经没有了身体,心中的激动之情至深,悲伤到极致也不能流下泪水。

  看着面前的虚无,炎心儿苦苦的摇了摇头,而后道:“炎儿啊,这应该是你用某些大能的秘术进来的吧,我在这里很好,不用思念我。”说着还强逼着流露出一丝微笑。

  辰炎的心神在狂虐,那是一种毁灭一切也不惜的执念。

  “我一定要救你出去!娘亲,你等我!”辰炎也不顾炎心儿是否能够听见,喝的叫道。

  炎心儿摇了摇头,“没办法了,我已经被困在这里,你不要来寻我,记住好好的生存下去!不要荒废我和你父亲的苦心啊,孩子,娘亲是多么想看着你长大啊,现在你能够将心神飘忽来到这里,娘亲对你的能耐很放心也很开心,但是记住不要来寻找我,千万不要。”

  “怎么回事,竟然发生暴动?赶紧回去禀报宗主!”一声惊异之声在漆黑屏障之外陡然响起。

  “快离开,炎儿快走!”炎心儿神色一阵慌张。

  “你的心神现在在这空间之内,要是待会被那些人发现了,你可就离不开了,到时甚至会记忆丧失啊!快离开!”

  辰炎脸上挂着的泪水已将上半身的衣袍打湿了大半。

  现在他不甘心走啊!这道身影的它多么想再看一眼,哪怕是一眼也足以。

  漆黑空间之外的脚步声愈发接近。

  炎心儿银牙一咬,全身爆发出强盛的紫色气浪,将辰炎的心神猛地赶出了漆黑空间!

  “母亲,你等我!我一定要救你出去!谁阻我我就灭!我要让他们付出无尽的代价!以我的命起誓!!”辰炎怒吼,这一瞬间,炎心儿恍若全部听懂了辰炎的话。

  这是辰炎的执念,在阵印的辅助下,他的声音穿透了时空的阻隔,来到了炎心儿的心神中!

  这世间思念最为质朴,当思念转变为执念之时,他的质朴也将化成利器,强行破开一切!

  母子心连心,炎心儿感受着辰炎所在,双目的柔光与祥和让辰炎的心一阵刺痛。

  身为人子,却不能与生母相见,这种生生剥离血骨般的苦楚,不能言。

  思绪渐渐回归身体,辰炎没有擦拭眼角的泪水,虽然一切还没有明白的展现在他的面前,但是他也终于知晓了不少事。

  “赤炼门,还有母亲族人叛族,追杀!这几点足够了,一切只需要到了大荒暗界、天凤山,便彻底的彻底的知晓!而且母亲现在没有危险!母亲!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不惜一切!”

  辰炎眼底深处一种残虐与血红在蔓延酝酿,他日这抹血红再现,定会让那些人颤栗!

  现在的辰炎看上去虽然面庞依旧平凡但是却透着一股邪异的气息,让人咋看之下不由的心中多注意几眼。

  辰炎,看到那些血腥的追杀,他的心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蜕变,只是这蜕变他自己还不曾知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