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一个身形略显佝偻的老者,老者满头银发,身披素色长袍,脸上的皱纹如一道道沟壑纵横交错,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眸子。

  其中的深邃令人沉浸,睿智而沧桑,让人一见之下便不由得心生敬意。

  老者缓缓走出木屋,步伐矫健,不见老态,这与其表面看上去的年迈极不相符。

  老者每踏出一步,都仿佛踩在辰炎的心头上,含着一股莫名的魔力。

  转眼间便来到辰炎的身前,老者的双目在辰炎与紫痕之间徘徊,却丝毫不见恐惧之心,那种平静堪称可怕。

  “这个老者……果然……真是麻烦,这是凑巧还是注定啊。”末道轻声心下无奈道。

  此时辰炎去不知道摸到心中的想法,他的目光紧紧的留在老者的身上,在老者身上,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静,这种安静如顽石巨柱立于山巅,任山风暴雨刮过也不动摇。

  同时,老者也在暗暗地打量着辰炎,是随着目光的深探,老者的面色先是惊惧而后讶异最后更是在惊喜与震撼之间变幻,那双眼睛中流露出的复杂情绪直至最后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双方在这对峙中似乎均是看到了些什么。

  最终老者打破了沉静,躬身致歉道:“方才之事还请三位不要介意。”

  三位?

  辰炎闻言,眼皮猛地一跳,这三人自然不包括巫煌,定然是他紫痕和末道的存在!

  这老者竟然发现了末道的存在,这种目光的穿透力或者是说对于未知的把握可以说骇人听闻。

  随即,末道眸光闪烁,沉声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

  老者微微一笑,那满脸的皱纹似乎被赋予了生命,刹那间便让人感觉到老者由心的笑意,“自然是祖训,而你的回应也让我肯定了祖训的正确性,我堕天一族也将成功再生!”

  说着老者不由的激动起来,那是一种等待已久而后即将重生的激动之情。

  辰炎此时在一旁微微蹙眉的看着老者,现在的他只需要静静的听便可。

  “祖训,堕天一族,果然我没有猜错,那些老家伙也让我有机会来找你们一趟,现在当年答应你们的事情我想能够实现了。”末道身形一闪,走出戒指。

  “真的么?我堕天部族真的能够重生么?”老者双目火热的看着末道,几乎难以控制住内心的激动之情。

  末道此时脸上没有往常的那抹笑容,有的只是浓浓的严肃,点了点头,“之前确实没有办法,但是现在确是可以了。”

  老者得到肯定的答复,虽然眼中还是有着不少激动之情,但是已经刻意的收敛住了。

  “难道和这位少年有关?”老者眼睛微眯,再次惊奇的打量起辰炎。

  这次末道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默认。

  辰炎此时再也忍受不住了,这两人之间的交谈他几乎难以理解,旋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说的祖训还有堕天部族以及老师你口中的老家伙又是些什么?”

  如果不能将辰炎的疑惑解开,他绝对不会罢休。

  末道无奈地说道:“堕天族公,现在你就给他解释下吧,这是我的弟子自然也是那些老家伙的弟子,而且你想要的也只有他才能帮到忙。”

  说完身形再次消散,显然又是进入到了戒指之中,对末道而言,它不具备肉身仅剩下神魂,在这大陆上没有载体的话,他的力量将会缓缓的消散,多数情况下,他还是愿意待在戒指中,方才的出现也只是为了让老者证实他的身份罢了,这老者的能力就算是他也有些顾忌。

  老者将辰炎引领到木屋之内,而后切了一壶茶,倒出一杯,随即示意辰炎品尝。

  老者的屋子中很简朴,一如屋子的的外表,只有两个座位和一张茶几以及一个坐垫。

  “小子,这茶可是好茶,就连我都想喝点呢,你可别老牛嚼花,慢慢品尝对你的好处很大!”末道懒懒的说道。

  辰炎神色一亮,这杯茶在老者端到他面前之时,他便发现了这杯茶的不凡。

  只是淡淡的闻到茶香,他体内的元力便一阵鼓动,举起杯,辰炎微抿一口,而后一瞬间便发觉自身的元力厚实了不少,原本因为晋级过快的虚浮元力被夯实了不少。

  除此之外,一些记忆深处被掩藏了许久的画面也是如翻开的画卷彻底的展现在辰炎的面前。

  一个高大的青年的正嘴角含笑的看着他,旁边还有一个容貌如谪仙般的女子正慈祥的看着他,仅仅一幕辰炎便能够确定,这一幕没有半点虚假!和巫煌的幻术绝对不同!那种真实的仿若近在咫尺的感觉告诉辰炎,这就是他的父母!

  画面一转,辰炎再次回过神来,神色震惊的看着老者。

  “我这返神茶,如何?”老者自斟自酌,笑着问道。

  “返神茶,返神?果然是好名字。”辰炎沉吟道。

  “这是对于之前巫煌不敬的赔礼,返神茶第一杯能够令你回想起记忆深处最执着的身影,而第二杯却是没有这等奇效,下面我想你的心中对于之前定然有着不少疑虑,那么我便为你解释吧。”老者说道。

  老者的思绪恍若在不经意间跨越了时间长河,富含沧桑的说道:“堕天部族是我们族群的名字,为天所堕弃,一个被大陆所抛弃的种族。”

  老者稍作停顿而后接着道:“想必你也看出来来了,我们一族天生便是后天武者,但是这确实一个上天的枷锁,令我等的修为止步于后天巅峰,所给的天赋自然也不能称之为天赋。”

  “没有灵根的体质?”辰炎出声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而后接着道:“相反,我一族的灵根虽说不是绝顶但也绝不会差,就算如此也无人能突破先天,若是强行突破,必遭雷劫!”

  “我们一族的体质最终被人熟知,人的本性本就是贪婪,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竟然用我族族人的身子直接炼丹,成为改变体质的人药!”说到此处,老者身上忽然冒出惊天煞气,这是一种穿越时空的部族仇怨。

  眨眼间,老者便将身上散发出的煞气收入体内,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最终我族逃离大陆的追杀,离开历史的记忆,躲在这莽莽深山之中,以万千族人的血祭为代价,成功的逆天而行,得出一条祖训!

  “逆行天,代道伐苍生,深幽王者,塑族脉,拨开云雾,斩破星云,堕天转战天!”

  辰炎皱眉,这些话他并未理解,随即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老者我微微一笑,解释道:“来自深渊的王者会助我族成功重生,不在苍天的恐惧下生存,带领我族征战苍天!”

  '(酷t匠网/m永久免费s0看C.小说

  “这需要我的帮助?”辰炎眼睛一眯,缓缓问道。

  “不错,你不具灵根却晋入先天,已为战天者,自然便是我族苦等万年岁月之人!而且你的老师……”

  “先别告诉这小子,我的身份还不到时机告诉他。”末道逼音成线,向着老者说道。

  “你的老师也能够出一份力,若是能够成功,我堕天一族定然会塑象供奉万古!”老者不着痕迹的接着道。

  辰炎瞳孔骤缩,神色有些炙热,试探性的问道:“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族当年那等逆天还能否再施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