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阶魔兽相当于人类的皇阶强者!可以说这种等级的魔兽已经有了不下于人类的智慧,有些甚至已经可以口吐人言。

  这种等级的魔兽已经能够站在大陆的尖端,完全可以在一方成就霸主。

  远方飞来的庞大身影遮天蔽日,散发着强横的气息,一些村民家的家禽在这股气息下已经吓得屎尿横流,不过那些村名却没有什么异状,恍若对于这一幕早已熟悉。

  不过辰炎就不好受了,想要站直身子都极其费力。

  随着那身影的临近。辰炎也是终于看清了这庞然大物的样子。

  头如鹤,有犄角,一对眸子中猩红无比,双翅宽达数十丈,双足的尖锐闪耀着冰冷的寒光,拖着一条强健有力粗壮尾巴,全身覆盖着一层厚重的黑色鳞甲,整体看去,声威让人心神俱裂。

  “六阶的飞行魔兽,咦…这六阶魔兽…有点意思,看来还是低估了这村子里的能耐呢,没想到啊,小子接下来就靠你了,我说了不到生死时刻我不会出手,你自求多福吧。”末道依旧是那玩味的口吻说道。

  辰炎翻了个白眼,显然有末道这句话,辰炎就放心了不少。

  既然后盾够强硬了,辰炎便没什么顾虑,虽然那股气势极强,但辰炎倒是还能够挺住,当然,这并非是说辰炎能够承受六阶魔兽的威势,仅是六阶魔兽没有全部散发声势罢了。

  若是这六阶魔兽气息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怕是这部落也不保了。

  “轰隆!”

  庞然大物般的身子自天空陡然坠落,大地爆发出一声轰动,辰炎的身子不禁摇晃的险些站不稳。

  以其坠落处为中心,一波泥屑随之如波浪般四溢散开。

  泥屑尘土渐渐消散,那道庞大的身影亦是渐渐的在尘土中向着辰炎走去。

  辰炎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庞然大物。

  “呼唤我来有什么事?”魔兽双翅轻挥,那片尘土便消散了。

  八丈高的身躯展露在辰炎的面前,只是轻轻的一瞥,辰炎便感觉自身的心跳刹那间慢了半拍。

  “巫煌,把你眼前的这个人类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抹去吧,他救了小凤的命,所以……我相信你能够办到的。”老者依旧在屋内不曾出来,向着外面的庞然大物说道,而且那说话的口气,显然这老者比这皇阶的魔兽要高!

  “没问题,这种小事很简单。”轰鸣般洪亮的声音自巫煌的口中传出,而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

  “人类的少年,看来你今日看不到日落的太阳了,我也不想杀生,所以,陷入无尽的梦魇,去享受你未来的惊喜吧。”巫煌的兽面流露出一丝怜悯,而后赤红的双目中闪动着一股暗红的光芒。

  浓郁暗红光芒在其硕大的双目中酝酿,其中包含着无尽的沧桑。

  辰炎看到这暗红光芒的一瞬间便目光一滞,虽然已经心生防备,但却是无可奈何。

  “睡去吧,这杀戮不适合你,去找你最喜欢的一切吧,去享受吧。”巫煌抑扬顿挫的缓缓念着,其中有一种奇异的节奏,让听闻的人不由便失神沉浸其中。

  一道细细的暗红光线骤然自巫煌的眼中射向辰炎的眼中,随即辰炎的脑海之中便多了一幅画。

  “炎儿,母亲等你很久了,你终于来了。”辰炎心中久久思念的身影以最为震撼的方式闪现在辰炎的脑海之中。

  这道身影与他意识之中构想的完全相似,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完美些。

  此时的辰炎欢喜的抱向那道身影,感受到那温柔,久久不能自已。

  从外界看,辰炎的双眸紧闭,两行清泪不绝,身子因为极度激动而不断的颤抖着。

  巫煌戏谑的看着这一幕,这是他的天赋能力,可以让人瞬间陷入梦魇,最终沉沦致死,可以说是百试不爽。

  他能够见到人性深处最薄弱的地方,从而挖掘,有些时候也能看到一些人的记忆。

  “咦,这个少年我竟然看不到他一点记忆,这是什么回事?”巫煌心生奇异,于是便加大暗红光线的输出。

  他一定要逃打探出眼前的少年身份和记忆,这对他而言,是最赏心悦目的事情,相较于那些打打杀杀,他还是更喜欢戏弄的快感。

  而且他的外形也是一种幻象,只要修为不超过他都会被糊弄过去。

  暗红的光线更加鲜艳夺目,巫煌已经将自己的本命精血融入其中,这会使他的天赋能力更加强大,而本命精血流出体外都是具有一定的风险的,但是辰炎的修为太弱,他完全没有顾忌。

  ~酷c2匠v网永久免(费d\看X“小V说

  巫煌的本命精血顺着辰炎的双目进入辰炎的脑海之中,这时辰炎的脑海中突然闪动一道紫金色的光纹,辰炎的眉心处亦是闪动出一枚紫金印记。

  印记一出,巫煌便是突然感觉到自身的精血与其失去了联系!

  而看到辰炎额头的那道紫色印记后,他整个庞大的身子陡然间崩溃,显现出原形。

  身形宛若狐狸,眉心处有着一道血色长纹,通身雪白,而此时的他眼底却没有了之前的不屑甚至是戏谑,以他皇阶的实力竟然在阵阵簌簌发抖,一种惊骇失色的感觉在那张兽面显露出来。

  巫煌的精血在紫金印记的上方缭绕,妄图挣扎离开,但是却无法挣脱。

  随着紫金印记的出现,丹田内的紫痕亦是双眸刹那开阖,一道凌厉的紫光自其中闪烁而出。

  随即那原本漂浮在紫金印记上方的巫煌精血便被其所吞噬!

  刷!

  一道紫光闪烁,紫痕瞬间便来到外界,看着还沉浸在梦中的辰炎,紫痕眼中的暴虐毫不掩饰。

  向着辰炎大声鸣叫了一声,随即还沉浸在梦中的辰炎瞬间便醒悟过来,而那些美好的画面则是瞬间崩溃。

  睁开眼的辰炎便感觉到脸上有些凉,再联想到方才的一幕,他自然便明悟了一切,一瞬间,辰炎便将其皇阶的实力扔到九霄云外。

  深沉到极致的气息在辰炎的身上出现,“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做到这些,我是应该感谢你让我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呢,还是应该让你为戏弄我的母亲而付出代价呢?”

  自小到大,辰炎的母亲一直都是辰炎的逆鳞,触者,必须付出代价!

  “哥哥,需要我灭了他么?”紫痕感受到辰炎的愤怒,心中的愤怒亦是随之升腾,竟然玩弄他的哥哥,这也已经触及到紫痕的底线。

  “请大人放过我,我不敢了。”巫煌连忙扑身求情。

  辰炎原本升腾的怒火此时忽然消散了些,神色一怔,这是方才狰狞的六阶魔兽?虽然样貌变了,但是那气息却不是作假的,绝对的皇阶实力,捏死他们不费吹灰之力,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副软蛋样?

  似乎察觉到辰炎心底的疑惑,紫痕解释道:“方才他自己将精血渗入到灵魂契约中,现在已经成了契约之奴,只要我们一个念头便能让他身死魂消。”

  辰炎眨了眨眼,这反差也太大了,这就多了个六阶魔兽的奴役?

  “我愿意奉献一切成为王的奴仆,还请王上看在我修为的份上宽恕了我。”巫煌请求道,那诺诺弱弱的神情和六阶魔兽的威势完全没有一点关系。

  对于巫煌称谓的王,紫痕没有阻止,此时的紫痕的确宛若一个王者一般,居高俯瞰着巫煌,双眸审视着巫煌,在这目光下,巫煌的身子在颤抖。

  此时的巫煌可谓是心里怨恨到极点了,惹什么人不好,惹到了辰炎,方才紫色印记出来之时,巫煌便感受到一种身为幻兽王者才具备的气息。

  偏偏他还自作孽的把精血给输了出去,这完全就是自掘了坑,然后在毅然决然的往里跳啊。

  就在此时,嘎吱嘎吱……

  那木质屋子的门打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