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有些许幽冥之力流入辰炎的丹田之中,正是这一丝冰寒之极的幽冥气息将刚刚陷入沉睡的紫痕再度惊醒。

  紫色的双眸中流露着一股火热,一道幽冥之力闪动着漆黑的光芒,然而其冰寒刺骨的气息对于紫痕来说,却宛若无物。

  紫痕的身影在辰炎的丹田内四处攒动,那流入的幽冥之力竟然皆是为紫痕所吞食入体,而且看紫痕那人性之极的意犹未尽的脸色,显然是对占据自己地盘的外来入侵者很喜欢。

  与此同时,辰炎也是感觉到了这一幕,在那道幽冥之力进入丹田之时,辰炎便发觉自己的丹田难以承受这股冰冷且狂躁无比的力量,那种丹田即将撕裂的感觉令辰炎几近晕厥。

  然而就在此时,辰炎惊诧的发现,沉睡的紫痕竟然有了反应,而后紫痕吞食幽冥之力他也不曾去阻止,因为紫痕的行为正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丹田乃是一个修炼者最为强大的所在,亦是最脆弱的,一旦丹田破裂,那么辰炎的修为便会直接消散,那么到时便会成为一个普通人。

  以幽冥之力的狂暴,在一个普通人的体内肆掠的话,可以预料,辰炎的身子定会承受不住,从而被撑爆!

  而紫痕的出现可谓是救了辰炎一命。

  在紫痕吞食了那一道幽冥之力后,经脉中的幽冥之力竟然在此刻平静了不少,而且辰炎隐约间还有种错觉,那些磅礴的幽冥之力在感受到紫痕能够吞蚀他们后,竟然升起一股胆怯之意。

  虽然看上去不可置信,但配上幽冥之力那隐隐后撤的迹象,辰炎便是真切得知,他的猜测完全正确。

  一旁的末道自然能够感觉到这一瞬间的变化,同时他那颗为辰炎悬吊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看来那小家伙还真是……呵呵,有这小东西估摸着这小子想不成功造灵都难了,真是没想到,当初那些老家伙说这门功法多么难修炼,现在对这小子来说,倒是简单得很,不过受点苦还是要得,至于灵根的品质还得看这小子怎么去悟彻。”末道凝视着辰炎的身子,轻声念道。

  辰炎哪里知道末道心中所想,现在的他正在琢磨如何才能将幽冥之力引入丹田,他已经多次伸出元力之丝去诱导幽冥之力,但皆是无果。

  “幽冥之力有着极大的毁灭之力,先不说怎么将其引入丹田,估计就算真的将他引入体内,即便是有着紫痕的帮助,我估计也不能承受那股庞大的力量,可是不将他凝聚在丹田,塑造灵根的第一步便是不能够成功,而且这幽冥之力待在经脉之中也会对经脉有着极大的伤损,伤损、伤损……”

  想到此处,辰炎忽的忽的发现,方才那些受创的经脉竟在急速的恢复之中,诱得甚至已经完好如初,而且那恢复后的经脉似乎相较之前有着更大的韧性,一些残留的幽冥之力流过他也只是感觉到微微的刺痛,和之前相比,这种程度的痛楚他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辰炎的心头微微一喜,“这生机之力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若是能够将其引入丹田,在丹田壁垒上添上一层的话,那应该可以阻止丹田破损的速度,而且有着紫痕的帮助,应该可以控制住这幽冥之力!”

  然而接下来一个问题便令辰炎头疼了,该怎么将这股生机之力引入丹田呢?

  要知道,通向丹田的脉络只有一条,且已经被幽冥之力给占据了,而幽冥之力与生机之力相互间又是互斥的局面。

  贸然行动之下,估计经脉会承受不了从而直接破裂,甚至经脉寸断!

  辰炎的思维陷入长久的权衡之中。

  酷1A匠网e;永I久免!费看“0小说V

  然而现实留给辰炎思考的时间可不多,那幽冥之力在发觉难以进入辰炎的丹田之后,渐渐的向着生机之力涌去,此时它的目标已经改为吞噬生机之力!

  “轰轰轰!”

  一声声轰鸣在辰炎的四肢中传出,随即辰炎便是感觉到自身的经脉在不断的破裂,而破裂之后在生机之力的流转下又再次恢复。

  那种循环的痛楚让辰炎的心绪渐渐打乱。

  从外界看,辰炎的皮肤表面甚至浮现了一道道血痕,有几处的皮肤依然爆裂,流出丝丝血迹,不过转眼间拿出伤口便结痂,使得辰炎看上极为惨烈。

  随着生机之力的恢复,辰炎体内的经脉对于幽冥之力的抗衡能力也大大的提高了,同时,幽冥之力与生机之力爆发出的相撞也更大了。

  而这愈演愈烈的局势也终于将辰炎最后一丝等待燃尽,此时的他已经临近疯狂!

  辰炎猛地将自身的元力全部输出,而对象正是幽冥之力与生机之力交织碰撞所在!

  有了元力的加入,这战斗的旋窝瞬间扩大!

  元力进入旋窝之中,转眼间便被幽冥之力吞噬近半,可这并不是关键,令辰炎最欣喜的是,自己的元力触碰到了生机之力!

  而且,这生机之力与他竟然在此时产生了一股联系,这意味着,辰炎可以引导这股生机之力!

  几乎在此同时,辰炎便做出了反应,此时幽冥之力还分出些许力量在吞噬元力,生机之力有着些许缝隙通向丹田!

  冲!

  辰炎竭尽心神将那股颇为庞大的生机之力猛地牵引而出,而此时的幽冥之力也发现了生机之力的动向,顷刻间便做出了反映。

  之前生机之力已经消耗了不少,而幽冥之力随着不断的吞噬,已经壮硕了不少,此时透出的气息相较生机之力,强横了两倍不止!

  呈包夹之势欲将生机之力给拦住。

  幽冥之力此时在经脉间穿梭,已经对辰炎产生了极大的破损,有几处甚至已经断裂,然而幽冥之力还在不断的追着生机之力!

  且丹田近前还有着一股幽冥之力守在那里,这股生机之力若是想突破幽冥之力的封锁,那付出的代价辰炎隐隐不敢想下去。

  “我一定要冲过去!”辰炎牙关紧咬,心下一沉,脸庞上也不觉得流露出一丝决绝之色。

  急速穿梭的生机之力猛地便向那阻碍其行转的幽冥之力狂涌撞去!

  “轰!”

  一股远胜之前的激烈撞击声忽的自辰炎的胸膛处传出。

  这股撞击之下,辰炎嘴角不禁留下一缕鲜红血液,显然已经受了重创,而他的体内经脉更是在这一击之下破裂了三分之二。

  其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也在不觉间虚弱了不少,尽管遭受了这么重的伤势,辰炎的嘴角却渐渐上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辰炎在笑,而且笑的是那么明显。

  因为,那股生机之力在此时已然融入到丹田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