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迈出辰家的第一步后,辰炎便告知自己定是要突破先天,要么生的进入修炼界,要么死!

  两年对辰炎而言并不算长,但是在族中众人鄙夷羞辱的目光中,这两年显得那么漫长,多少个夜晚他都盼望着突破先天啊。

  而此刻,进入修炼界的机遇便摆在他的面前!

  他那份被压抑已久的心情隐隐有些控制不住,他很确信这不是梦,这种激动他不想去压抑,也不能去压抑。

  末道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辰炎,在感受到辰炎的极度不稳的情绪后,眸子中流露出一抹轻柔之色,“这小子看样子之前经历了不少,不过这样也好,忆苦思甜,日后修炼上应该不会太浮躁。”

  辰炎闭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的呼出,如此反复数次后,辰炎的心情渐渐平复,再次睁开双目,辰炎的双眼中虽然还是能够看出些许激动之色,但相对于方才,现在的他已经相当冷静了。

  对于辰炎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平复心情,末道的脸上也不由的流露出一抹诧异。

  “准备好了么?”末道淡淡的问道。

  辰炎神情略带凝重的点了点头,轻轻应了声。

  “我现在还需要告诉你一些事,首先,你现在只是我的记名弟子,至于成为正式弟子那就得看你的努力了,其次,便是我先前所说的,助你突破先天,这门功法乃是我……嗯,应该算是独创的,但是他却是有着一个前提:不具灵根、先天境界,符合这两点方可修炼,而且从未有人修练过,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那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功法,要不是遇上你这个‘天才’,他估计就是一个鸡肋,听了这么多,你还愿意修炼么?”末道耐心的问道。

  辰炎听到记名弟子并没有什么不快,他亦是知晓有些特殊的宗门和传承只有达到一定的实力才会被认可。

  “当然愿意。”辰炎回道。

  危险与机遇是并列的,这一点辰炎在受到重创从而突破到后天境界之时便是明白了。

  “现在我便将他的行功脉络传入你的脑海之中,其信息量极大,你且守住心神,不然还没修炼你就变成了白痴。”末道淡淡的说道。

  辰炎点了点头,注意力在这一瞬间提高到最佳。

  末道伸出略显虚幻的右手,轻轻伸出一指点在辰炎的额头上。

  紧接着辰炎便感觉到一股猛烈的冲击直奔脑海,整个意识不由的一阵恍惚,然而凭借辰炎的意志力这股冲击半刻后便被他所适应,随即辰炎便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大量的信息。

  造灵!

  修炼者需为先天境界之上且不具灵根,若是强行修炼,定会经脉寸断甚至丹田碎裂。

  以具备强大灵性之物塑造灵根,夺取天地造化,逆天修身,迈入修炼一道,所造之灵根可晋升。

  短短的几句介绍便令辰炎深深的震撼了,不论是其修炼的条件或是修炼成功后的益处,都可以称之为无价之宝!

  接下来辰炎继续感受,亦是不由的感叹这功法的繁杂之深,但看到最后一行注解,辰炎的瞳孔骤缩。

  ‘此乃吾等修士潜心所创,后继者若是修炼定要注意雷劫!切记!’末道也不着急,这本功法的特殊他极为清楚,对于辰炎的修炼他甚至有些期待,这可是那些老家伙所创,一旦辰炎修炼成功想必就算是那些老家伙也得承认辰炎的身份。

  好半晌后,辰炎渐渐睁开双目,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

  “下面便是造灵的第一步塑造灵根,我可以告诉你这种造灵极为危险,一旦开始就是我也不能将其停止,一切都需要看你的身体和意志,若是成功,你的修为必定会有一个极大的飞跃,以幽冥之精为根基,且在这幽冥深渊中对你而言应该更加有利。”末道看着辰炎,缓缓说道。

  “那便开始吧。”说完辰炎便盘膝而坐,双目缓缓闭合。

  造灵之初需要外界将含着天地精粹之力的灵物输入修炼者体内,而所谓的外界自然是指末道的辅助。

  末道本来还想说些注意的事项,但看着辰炎这已经入定的模样,再一想,似乎那些话也没什么用。

  末道的右掌紧握着根状的幽冥之精,幽冥之精似乎感知到自己的命运,不由的发出一阵阵轻颤。

  “呼呲!”

  末道右掌陡然爆发出一阵巨力,在这股力量下,幽冥之精瞬间便化为精纯的黑色能量,而后在末道的牵引下,顺着辰炎的四肢百骸流入他的身体之中。

  这股力量一进入辰炎的体内,辰炎便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和元力皆是在刹那间运行缓慢,一种沁入灵魂的冰寒令辰炎的身子不由的一颤。

  在这股森寒的气流流转中,又夹杂着一股强盛的生命力,截然不同的两种气息在进入辰炎的体内后竟然缓缓的分离,最后竟然交织碰撞在一起!

  一股股闷响忽的自辰炎的体内传出。

  “小子,还在等什么?快点运行元力引动这两股气息。”看着闭目的辰炎没有丝毫的反应,末道随即出声说道。

  闻言,辰炎这才醒过神来,之前他的心神全部被两股气息给吸引住了,那是一种不自觉便会陷入其中的感觉。

  想到此处,辰炎不觉一阵后怕,对于这已经没有灵性的幽冥之精再也不敢心生小觑之心。

  费力的从丹田运行处调出一丝元力,辰炎缓缓的将其运行至散发着漆黑之色的冰寒气息处。

  √酷匠8‘网唯#“一i:正rr版(,其s他)x都z/是盗s?版,

  此时的漆黑气息从本质上来说,正是没有意识的幽冥之精,而另一道略显柏青之色的气息更是幽冥之精吞噬了多年的大地生机!

  一感受到元力的波动,那股幽冥之力便猛地一颤,而后向着元力呼啸而去。

  那种猛烈的冲击下,辰炎的经脉不由的被冲刷出一道道裂痕。

  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痛忽的在辰炎的身体各处传来,辰炎的脸色也在此时变得苍白无比。

  豆粒大的汗珠自额头股股留下,微皱的双眉无一不显露着辰炎此时正经历着巨大的痛苦。

  “这幽冥之力乃是出于本能的吞噬元力,另一道生机之力你赶紧将其引导至丹田,否则以幽冥之力的霸道,你的丹田还没造灵成功便会崩溃!”看到这一幕,末道眼中不禁掠过一丝紧张,急忙道。

  幽冥之力的狂暴远超过辰炎的想象,末道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但关键在于,他根本做不到去引动那生机之力!

  短短的半刻内,肆掠的幽冥之力已是将辰炎近半的经脉给摧毁!

  眼看着幽冥之力愈发的狂暴,在辰炎丹田内沉眠不久的紫痕竟然忽的睁开双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