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之中,老树盘根交错,苍劲古树高耸入云,虎吼鸟鸣不绝于耳,随处可见一片片嶙峋的山石。

  山林深处漫布着股股诡异的气氛,虽是烈阳高悬,却充斥着阴冷的杀机,让人不禁产生一股头皮发麻的冲动。

  若是瞳力极佳,便可发现一道朦胧身影在其中迅速的穿梭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半刻之后,那道身影终于停滞下来,整片森林也似乎这一刻平静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着黑袍青年人,浓眉炯目,棱角分明的面容显得刚毅无比,但此刻面容却流露出些许疲乏之色。

  其黑袍之上已有多处破损,隐约间可见其上斑驳的暗红印记,竟是血液干涸后的痕迹!一股若有若无的强横气息自其体内散发而出,叫周遭的兽类纷纷躲避开来,他们的本能告诉他们,面前的这个生物很危险。

  青年人眸光闪烁,环顾四周,而后不由微微吐出一口浊气。

  青年人低头发现襁褓之中的孩子正凝视着他,小孩黑亮如星辰的眸子透露出一种发自血脉的亲近让青年人的面容略微的柔和了不少。

  也只有在面对怀中的儿子之时,辰峰才能压抑住内心那狂乱如草的心潮。

  “炎儿,父亲没有保护好你母子二人,我恨啊!”辰峰悲愤。

  “心儿,你等我,待我将炎儿送至族中,我便去寻你,那些家伙,我会让他付出代价!我辰峰对天道起誓:此仇不报……神魂尽散!”眼中流露的狠戾之色令那刚毅的面容看上去都有些扭曲。

  “噗!”

  下一刹,辰峰猛地喷出一口黑色血块,血块散发着阵阵白色寒气,而后在阳光之下瞬间消融蒸散,最令人震惊的是这黑血所触及之处,植草尽皆萎败,数秒钟内便风化散去,诡异之极。且其脸色也在一瞬间苍白了不少。

  望着黑血,辰峰浓眉紧蹙,心道:“这该死的冰忌之毒,若是两日内不赶回族中,怕是想报仇也难了!”

  “炎儿,再等下,父亲马上就带你回家!”望着怀中的辰炎,辰峰难得的流露出一抹柔情。

  “回辰家?你来得及么?!”

  一声厉啸陡然传出,瞬间将这温情的一幕打破。

  辰峰眼睛大睁,猛然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虎目微眯,全身的元力澎湃鼓动,一瞬间便将自身的气势凝集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点。

  那般声势绝对赶得上八转帝阶!

  “看样子是真的走不了了!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

  辰峰那越发狰狞的面容此刻渐渐攀上出一抹疯狂之色。

  咻!咻!咻!

  下一刹,三道身影自天而降,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青色劲装的青年人,其散发出的雄浑气息将数里之内的幻兽尽皆吓散逃离。

  甚至一些低级的兽类直接就大小失禁,匍匐在地,不敢妄动丝毫,那般气势之下,威慑惊人。

  这青年人……帝阶九转甚至是帝阶巅峰!

  看着面前之人,辰峰却出奇的镇定。

  感受到辰峰山上散发出的气息,青衣人身后的两人眼神一滞,一个受伤之人还能这般淡定么?再想到辰峰的种种传闻,这二人心下已然有些颤动。

  “辰峰,交出这孩子!自废修为,我饶你一命!否则,死!”青衣男子轻声启口,道出这番话之时甚至不曾正视辰峰一眼。

  他亦是有这个资本,帝阶九转巅峰的修为足以令其傲视同辈,即使面前的辰峰也是皇阶修士,但此时辰峰那孱弱的八转帝阶气息在其眼里只不过是一只大点的蚂蚱,信手便可覆灭。

  且身旁随从的二人也是帝阶七转,这般阵容足以灭一个帝阶八转数次!

  “没想到你们竟然也参与了!真是……该死啊!”辰峰单手抱着孩子,瞳孔骤缩,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三人,一股胆寒的煞气正在其身上不断的暴涨。

  对于辰峰的疑问,青衣人并未作答,显然是默认了。

  /最)新章WH节上酷k匠网p(

  “这么说,你是自己找死了?他现在是强弩之末,八转帝阶只是表面的假象!动手!”嘲讽的瞥了一眼辰峰,随即其身旁的二人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显然相较于他们自身的判断力,他更愿意相信青衣人,瞬间陡然掠出。

  不过青衣人却没有一点动手的迹象,静静看着一个天才于艰难中凋零败落,这向来是他所乐见的,即使他也是个天才!

  在他眼里这是一种艺术,属于天才的艺术!

  “炼元阵!”二人双手猛然捏印,刹那间,一道土山般大小的元力巨印呼啸着向辰峰奔去。

  那般声势已然到达了皇阶八转的境界,这是一种合击之术,能将他二人的元力产生共鸣,从而产生质一般的变化,威力绝非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望着迎面而来的翻天巨印,辰峰怡然不惧,此时的他只剩下三成实力,对付这二人只能速战速决,后面的青衣人带给他的压力远非面前二人可比。

  双手凝为爪状,一道道带着锋锐气息的元力利刃在空中化作一个无形兽爪,携着赫赫威势与那巨印直接相交。

  顷刻间,两者砰然相撞,在空中产生一股股冲击波,周遭的参天古树更是被这股冲击波拦腰斩断。

  吱吱!!

  辰峰看着场中发生之景,眼神忽然一亮,冷喝道:“破!”

  .随即,便可看到那道翻天巨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碎。

  辰峰身形如深海巨柱般伫立在原地,而另外两人在巨印合击之术被破之时已经被震退数步,孰高孰低,一瞬间便分辨了出来。

  “啪啪啪!”

  “果然不愧是九星宗门的天才弟子,看样子我这两个没用的属下是拿你没办法了,我只能亲自动手了!不过在此之前,先给你看个东西,我想你会喜欢的。”

  那张俊逸的面上忽的扬起一抹微笑,那笑容之下的深意让辰峰突感一阵不妙。

  隐约间,一种熟悉的气息从青衣人身上传出。

  嗤嗤、嗤嗤!

  一团摇曳着的紫金火焰自青衣人指尖缓缓升起,高崇而尊荣的火焰之色显的神秘而诡异。

  看到紫金火焰的一瞬间,辰峰的目光便为之一滞,随即浑身的气息开始疯狂鼓动,一种不稳定的情绪在其元力的混乱中体现出来。

  “你们将心儿怎么了?!”辰峰眼瞳赤红充斥着一道道血丝,心中隐约升起一种难以言明的悲伤,咬着牙狠戾的问道。

  看着辰峰狰狞的面色,青衣人嘴角的笑意更浓,随即淡淡道:“还能如何?自然便是你想的那样啊!”

  “啊!!!”辰峰仰天长啸,吼声凄厉。

  “你们都该死!”

  辰峰怒目相视,原本冷静的心境彻底破碎,一头凌乱的长发此时无风狂舞,一股慑人的气势陡然间自辰峰体内呼啸传出。一股强盛的气浪随之散开。

  砰砰砰!

  一连串爆响以辰峰为中心传出,几乎每半息辰峰的气势便呈现出一个暴涨。

  感受到辰峰气息瞬间变强,青衣人不敢大意,顺势便拍出一掌,帝阶巅峰的元力何等强势。

  几乎凝为实体的元力巨掌,散发着令人惊悸的破坏之势,迅猛而出。

  与此同时,辰峰的面容亦是产生了极大地变化,一头赤红之色的乱发,面色之上有着道道符籇,眼瞳呈现白色,全身散发着一股股冷厉灰蒙血气,这片古林的半空也渐渐升腾起一中诡异的尸气,且尸气所过之处,万物俱寂,显得有些阴森而可怖。

  此时的辰峰宛若魔神附体,透着无尽的煞气。

  “九冥神变!斩!”

  辰峰一声大喝,一道凝实的灰色巨刃随之甩出,所过之处,空气被割裂出一道道雷光。

  嘭!

  两者轰然相撞。

  但出乎青衣人意料的是,其元力所化的巨掌竟然只是支撑了数息便被摧枯拉朽的斩碎散去。

  灰色巨刃的去势稍稍减缓,但威势仍不可小觑。

  方才青衣人并未使用任何武技,现在见识到辰峰陡然提升的实力,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

  “强行提升实力只是小道,我就让你见识下帝阶巅峰的实力吧!赤炼九重!”

  青衣人旋即接连拍出九掌,每一道都夹杂着雄浑元力,携着极热之气,化作九道元力赤龙,九龙合一,化作数十百长的巨龙。

  巨龙气焰大涨,张开巨口,试图将那灰色巨刃吞噬炼化。

  巨龙吞噬成功后,青衣人脸上的自信之色忽然大变。

  “你竟然得到了远古传承!!心火去!”

  显然他之前低估了这道灰色巨刃的破坏力,不敢迟疑,弹指间便将掌中的紫金火焰射向巨龙体内。

  在得到那道火焰之后,巨龙竟然越发凝实,且浑身鳞甲更清晰,似乎还多了些灵性,威势更甚。

  辰峰早已陷入疯狂之中,看了一眼怀中的辰炎,深吸了一口气,旋即,面色竟然一下子沉静下来。

  “心儿!我不久便去陪你,可怜了炎儿啊!”一行血泪悄然自辰峰眼角流落。

  下一刹,辰峰的面色陡然狰狞。

  “明灭冥生,神变神消!我辰峰今日愿以自身之魂献祭,求!冥道加身!”

  随后一句句生涩的字句从辰峰的嘴中传出,随着辰峰的念道,其身上忽然漂浮出一个个诡异的字符,缓缓向着其眉心涌去,那种隐晦的符籇充斥着神异的气息,让人不由心生惊惧之心。

  轰!

  且其气势呈现出剧烈的暴增,转眼间似乎就超出了帝阶巅峰!

  “什么!尊阶!”青衣人原本还对辰峰得到的功法有抢夺之心,现在感受到辰峰给他带来的磅礴压力,已经顾不得其他,已然产生遁去之心。

  “你们都该死!”森冷如地狱般的沙哑嗓音自辰峰口中传出,其背后虚空隐约的浮现出一个诡异之极的身影,在那道身影下,一切似乎都显得渺小不堪。

  接连三道暗灰巨刃甩出,青衣人感受到实力上的差距,瞬间退后,将身边的两个下属甩出,不可谓不毒辣。

  几乎眨眼之间,那两人便被巨刃灭杀!

  秒杀!!

  但说来也怪,一道巨刃灭杀一人后便自然消失,现在只剩下一道巨刃向着青衣人而去。

  青衣人忽然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两物,一面盾牌,以及一个飞行器,竟然都是中品魂器!

  辰峰默默地望着青衣人,却并未有其他的动作。

  最后一道暗灰巨刃散发着阵阵寒意,径直的与那盾牌相交,那道盾牌在支撑半刻后,轰然崩碎,不过灰色巨刃的威力也耗去不少。

  身在飞行器上的青衣人并未能避开这一击,张开元力屏障,却也不能阻止这道暗灰巨刃。

  就在其快要支撑不住之时,忽然将元力屏障收回,身子陡然一侧,伸出右手,巨刃一斩而过,那条臂膀便悄然化作灰烬。

  青衣人吐出一口精血,疯狂催动元力架势飞船逃离而去,显然辰峰这最后一击是特地为青衣人准备的,但他却是未曾料及青衣人会这么果断狠辣,竟断臂求生!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青衣人定然重伤了!且那条胳膊也绝无再生的可能!

  毕竟那可是他耗尽神魂献祭得来的底牌!

  若不是他神魂早就达到尊阶,也使不出那般武技,不过此时的他也是油尽灯枯,施展越阶禁技透支的可是他的生命力,不然哪会在青衣人准备逃离时而无动于衷呢,若是青衣人坚持留下,他毫不怀疑,最终定然是两者皆亡!

  青衣人逃离,辰峰还保留着最后一口元力,毕竟,炎儿还在啊,他不能那么为了报仇而将自己与心儿的骨血给毁了啊……

  此时的辰峰依旧保持着尊阶修为,原本还需两日的路程,此时只需要半天便可到了。

  ……

  辰山正在书房,忽然感受到一股磅礴威势降临,且已经完全锁定了他,随即身形一闪,来到屋外。

  下一霎便发现了陡然出现的辰峰,此时辰峰怀中托着辰炎,而其自身却早已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随时可能倒下。

  “峰儿,你这是怎么了!?”看到辰峰身上密布的伤口和若有若无的气息,看惯风霜的辰山竟不知如何是好。

  辰峰抬手,呼出一口气,缓缓道:“父亲,不用多说,这是炎儿,您的孙子,我被仇人追杀,若是可能,我希望这孩子能够平凡的过完一生……若是不然,万不得已之时便将这枚玉简交给炎儿吧,其中有炎儿的身世!”说着,便掏出一块玉简交到辰山手上。

  看着辰峰面色苍白,气若游丝,若有若无,辰山不禁老泪纵横,一瞬间竟只得点头。

  噗!

  辰峰忽然吐出一口黑血,面色越发苍白,“峰儿不孝,望您和大哥替我——好好——照顾炎——儿——”看着襁褓中的稚嫩面庞,辰峰的心在痛。

  功法瞬间反噬,冰忌之毒顷刻爆发下,辰峰的意识渐渐模糊,身体渐渐冰冷……

  PS:新书在酷匠网正式上传,还请有能力的道友来酷匠支持小五!这本书水很深,诸位慢慢看……拜谢!o(∩_∩)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