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没了。

  阿K因杀人坐了牢。

  判了无期徒刑。

  许琳言直接去的地方,是医院。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

  有时会有护士走过。

  许琳言拉住一个护士,问:“你好,我想问一下,不久之前送过来的一个老人和一个和我一样年纪左右的姑娘都在里面抢救吗?”

  护士想了一下,说:“你是他们的家属吗?”

  许琳言摇摇头,“不是,我是他们的朋友。”

  护士还是说了出来,“那个女孩在里面抢救,那个老头......”

  护士停下,叹了声气,“唉......,别提了,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停止心跳了。”

  许琳言拉着护士的手松开,怔住。

  护士理解的拍拍许琳言的肩膀以示安慰,走开。

  许幕也赶了过来。

  许琳言用力握住许幕的手。

  仿佛想抓住什么。

  许幕心惊,炎热的夏天,许琳言的手像冰一样凉。

  “我要去看看老人。”许琳言呢喃。

  许幕心疼的拍拍许琳言的背,“我陪你去。”

  许琳言点点头。

  太平间。

  老人的身上盖着白布。

  B酷oo匠:网l正:(版4☆首p发

  血渗透白布,冲击着许琳言的眼睛。

  许琳言捂住嘴,走过去。

  她蹲在老人的一侧。

  压抑着情绪。

  老人的手露在白布外面。

  许琳言轻轻地握住老人的手。

  眼睛,终于不听话的流出了眼泪。

  许琳言很自责,老人和简稚都是因为她才出事的。

  许幕俯身抱住许琳言。

  许琳言握着老人的手,像是发誓一样,“我保证,我会让您放心的.”

  “好了,我们出去。”许幕抱起许琳言,半强制性的离开。

  半夜十二点。

  许幕看看一直都是呆呆的许琳言,很担心。

  手术室的灯灭了。

  许琳言像是一下子醒过来一样,紧盯着手术室的门。

  医生走出来,摘掉手术帽和口罩。

  许琳言看着医生一步一步走向她。

  医生停在许琳言面前,开口。

  许琳言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惋惜。

  简稚被救回了一条命,却成了植物人。

  许琳言是被许幕抱出医院的。

  因为,她已经麻木僵硬的走不动了。

  许琳言环着许幕的脖子,靠在许幕的胸膛,眼睛没有焦距。

  等到回到了许家,许幕抱着她上楼时。

  “我要报复。”

  许琳言说的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给许幕说话。

  许幕看着这样的许琳言,止不住的心疼。

  第二天。

  许琳言异常的安静。

  莫斐看到许琳言时,看到许琳言眼睛里的狠,有些害怕。

  是她激发了许琳言的这一面,她却有些无法承受。

  “一起去个地方吧!”

  许琳言和莫斐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眼里却泛着冷意。

  莫斐瞬间有种不敢说话的冲动。

  一言不发的跟在许琳言身后。

  莫斐忘不掉这次许琳言周身散发的狠,是那么的摄人心魄。

  莫斐有种直觉,她觉得许琳言好像知道这件事情也有她的份,但许琳言却闭口不提。

  莫斐不知道许琳言什么意思,不过,这样也好,莫斐心里变态的快乐。

  ......

  回忆结束。

  莫斐依旧投身寻找莫喜欢。

  设计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