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转告老大的。”

  “走吧!”女生微微一笑。

  “是。”

  男子离开。

  夏十七,许琳言在美国度假时遇到的人。

  一个脾性相投的人。

  一个张扬到无法无天的人。

  限量版的跑车内。

  “回许家。”许琳言坐在后面对开车的司机说。

  “好的小姐。”

  司机掉头。

  本来许琳言打算要去公司,想了想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许家。

  许琳言的房内。

  许琳言摘掉帽子,有些累的微眯着眼,走进浴室。

  许琳言穿着浴衣出来的时候,许幕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已经打开了许琳言拿回来的礼盒,看着。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许琳言的长发还有些湿。

  “你走进浴室后的十分钟后。”许幕回答许琳言的问题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礼盒里的东西。

  “看到了什么?”许琳言问。

  “你找的私家侦探找到的?”许幕拿着照片反问。

  “嗯哼。”许琳言靠在梳妆台上。

  “我们家不是有私人侦探?何必这么大费周章?”许幕状似无意的说。

  “避免打草惊蛇喽。”许琳言双手环胸。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许幕抬起头问。

  许琳言听到这个问题,想了一下,不确定的说:“不久之前?”

  接着又摇摇头,说:“或许在很早之前就感觉到了。”

  她低头看着地面,接着缓缓的又说:“或许,我从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意去知道?”许幕的话一针见血。

  许琳言抿下嘴,开口:“你说得对,是我不愿意去知道。”

  许幕放下手中的照片,坐下。

  他没说话,因为他知道他的姐姐还有话要说。

  “我告诉我自己,再给她一次机会,也是再给我一次机会,可是......。”许琳言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

  “我在试图弥补,许幕。”许琳言表情是无可奈何。

  “可是你并没有什么错。”许幕告诉许琳言。

  “她遇到我,好像就一直是处于不快乐之中。”

  “就算没有你,这样她也没有感到多少快乐。”许幕开导许琳言。

  许琳言不解的看着许幕。

  许幕出口气,说:“她心理不健康,这不是你能拯救的,她的快乐,是建立在要你痛苦之上的,她整个人其实是对这个世界是扭曲的。”

  许琳言有些意外。

  她缓过神,说:“你别安慰我了。”

  “你说如果她和你没有交集,她就会开心,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是你,她根本不可能会活到现在,虽然她的身份是你的佣人,可是,她比一般家庭过得好太多了。”许幕一口气说了很多。

  许琳言看着许幕的眼睛,有些明白,“我知道了。”

  许幕露出笑容。

  莫斐,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呢?

  许琳言走向阳台,天色已经昏暗。

  +j酷匠}X网唯一}正3《版L_,其他都S是7●盗版。L

  -----

  莫斐还记得得知简稚家里出事后的样子。

  在那之后的许琳言的样子。

  那是许琳言最疯狂的一次。

  许琳言失去了理智,但莫斐却觉得莫名的开心,看到许琳言痛苦慌张的样子,莫斐没理由的痛快。

  她就是要看到许琳言堕落的样子。

  莫斐认为,她自己都已经身处黑暗之中,不拉下许琳言,她不甘心。

  许琳言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叫做恨的东西。

  莫斐内心大笑,许琳言,你也下来陪我吧!

  许琳言把与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送进了监狱,但却没保住老人和他的女儿。

  老人和他的女儿在小混混出狱后的第三天被报复的。

  说是出狱,实则是因为阿K被人花重金保释了出来,就是阿K入狱的一个月后。

  这个时间,和许氏公司资金被挪动的时间相吻合。

  没有凑巧的事情。

  这就是刻意而为之。

  在阿K入狱的一个星期以后,简稚的爷爷已经醒过来,办理了出院手续。

  老少两人回家修养。

  当许琳言接收到消息的时候,警察已经快处理完后续工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