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雄铭刚处理完文件,他揉揉发痛的鬓角,摘下眼镜,闭目养神。回到家,许琳言也不想跟许幕解释那么多,回了自己的房间。许幕气坏了,站在大厅里,告诉自己冷静下来。

  他走进了许雄铭的书房。

  “回来了?怎么样?”许雄铭睁开眼睛问。

  “很成功,最起码都很惊讶。”

  “以后可能要麻烦些了。”

  “什么?”许幕挑眉。

  第二天。

  许家来了两位重要的.....老人。

  “小姐什么时候回来?”老人不怒而威。

  “这个.....:管家看看身后的佣人,擦了擦额前的细汗,说::小姐去锻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老人没再说什么。就这么一直等着。

  许琳言和莫斐在外面吃着早餐,许琳言习惯了早上吃华夫饼和一杯牛奶,就这么简单的早餐。莫斐坐在她对面,有些出神的看着早餐,许琳言觉得她怪怪的。

  “你怎么了?”许琳言问。

  “嗯?”莫斐惊了一下。

  许琳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墨绿色的眼睛盯得莫斐心发慌。

  莫斐慌乱的说了句没有,“没什么。”

  许琳言吃着早餐没说话。莫斐见许琳言没再追问,心里送了口气。

  两人吃完早餐,许琳言没有要走的意思,她靠在椅子上,语气轻而缓慢。

  她说的话轻轻地,却重重地落在莫斐心上。

  “我再看不透,就真的是傻子了。”

  许琳言别有所指,她没提莫斐,但莫斐觉得,许琳言,她什么都知道,只不过,她什么都不说。

  莫斐跟在许琳言身后,她内心的声音越来越大,凭什么你是大小姐,凭什么我服侍你,凭什么我要对你言听计从,凭什么许幕对你那么好,凭什么,凭什么........心里一旦失去了平衡,心就会倾向邪恶的一端,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莫斐的恨,终于发了芽。她的眼睛,被嫉妒蒙住了,她再也看不清那些美好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就是存在着不公平,有的人,化此为动力,有的人,化此为堕落。

  许琳言走进大门时,管家欲言又止。

  xQ酷o匠r网正◎版*5首)发…

  从大门到屋子还有一段路,许琳言停下脚步,问:“有事?”

  “小姐,您的太公和太婆等您了很长时间了。”管家战战兢兢的说。

  “你确定.....是在等我?”许琳言疑问。

  “是的,两位老人家问了很多遍了。”

  “噢,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许琳言抱怨。

  许琳言对她的祖父祖母没什么好印象,在她十岁刚回到许家的时候,就见识到了两位老人家的古板思想与教条,当初她绝食,可以说有他们二位的一半功劳,她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时的场面。

  难以忘记,忘不掉的过去。

  验过DNA了么?

  确定她是许家的孩子?

  她回来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脑海里回想着当时,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当时的许琳言之前被G保护的太好了,在十岁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做生气,她听出来了这不是什么好话,她只发觉她的手剧烈的抖动着,这是许琳言第一次生气,太生气的后果导致了她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