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琳言想要推开他,他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没完没了的吻她,他的舌头勾着她的舌头,许琳言的头靠着墙壁,承受着他有力地吻。

  段斯遇觉得他越来越不想松开她,他的手在许琳言的腰间游走,他想要的更多。

  段斯遇放松了戒备,他吻得深而投入,好像她一直都是他的一样。

  许琳言狠狠心,嘴上一用力,段斯遇闷哼一声,吃痛离开她的唇。

  就是这个时候,许琳言用力推开段斯遇,拧开门锁,急急忙忙跌跌撞撞的跑掉。

  段斯遇没有追上去,摸摸被咬破的唇角,忽然觉得有些意思。

  望着许琳言慌乱的背影-----

  段斯遇前所未有的兴奋。

  很好,许琳言,我对你感兴趣极了。

  许幕处理完事情回到座位上,没看到许琳言,顿时有些急,向一旁的莫斐问:“她呢?”

  莫斐之前沉浸在自己嫉妒的情绪里,根本没发现许琳言不见了,此时的她也有些慌了,她语气慌乱而无头绪,说:“我没注意。”

  许幕看着莫斐,有些狠厉的说:“听着,如果她找不到了,你就去死吧。反正你存在的意义就是她。”

  莫斐听到许幕没有一丝感情的话语,难过得要哭了,双眼通红的看着他。

  她从小的时候受G的训练的时候都没这么难过。

  许幕看着一动不动的莫斐,怒气冲冲的吼:“还不去找。”

  莫斐望着许幕,跑开。

  许幕也给许琳言打着电话,四处找着。

  许琳言扑进许幕怀里。

  “你去哪儿了?”许幕着急的问。

  “我们回家吧!”许琳言语气不稳的说。

  “嗯。”许幕眼神很深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唇良久。

  许琳言不明所以的看着许幕。许幕大力的拉住许琳言离开。

  许琳言被突如其来的大力被扯进许幕怀里,踉跄的走了出去。

  宴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许幕心里万分后悔,他不该带她参加什么狗屁宴会的,不该的。

  段家。

  灯火辉煌的欧洲古典别墅前,停着一辆限量版的豪华跑车。

  管家笑眯眯的打开门,佣人排成两排,鞠躬,恭敬地张口,“少爷。”

  白色的拉布拉多犬从车上跳下来,摇摇脑袋。

  段老爷子表情不好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段斯遇有些累,金色的发有些乱,拉布拉多犬听话的跟在男生身边,慢慢的走着。

  H看V正S版\b章`i节K上酷:匠$网::

  走进大厅看到正襟危坐的自家爷爷,坐在了段老爷子的对面。

  拉布拉多犬听话的卧在沙发边,轻摇尾巴。

  “你又去哪儿鬼混了?”段老爷子没好气的开口。

  段斯遇懒懒的窝在沙发里,声音很轻很轻,“和你在一个地方。”

  “胡说。”段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家仆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找到。”

  “那是因为他们笨。”段斯遇毫不客气的吐槽。

  “你......”段老爷子无话可说。

  “下个星期六,你给我去见一个姑娘。”段老爷子知道在继续刚才那个话题没有意思,就换了一个话题。

  “又干嘛?”段斯遇烦问。

  “是许家那丫头,你去见见,听见没?”段老爷子看着径自走上楼的孙子。

  段斯遇微微思索,脱口而出,“无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