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见钟情的开始

  许琳言遇到段斯遇的一刹那,她瞬间觉得,阳光美好的愈发刺眼。

  可是,仅仅是很美好而已。

  美国,亚特兰大。

  淡粉色的中长款西装式的马甲外套,里面穿着白色的v领长袖T恤,露出膝盖的淡粉色百褶裙,从背影来看,真像个高中生。

  她坐在路边茂盛的树荫下的白色原木的靠椅上,桌子上放着一杯白咖啡。

  墨绿色的眼瞳饶有兴趣的看着地上一旁的不远处一群蚂蚁爬来爬去。

  许琳言天生的深棕褐色头发,但她的眼睛,与亚洲人不同的颜色,她的眼睛,随她母亲的颜色----墨绿色。

  许琳言皮肤像欧洲人一样白,有时候会让人觉得白的太过于透明。

  不得不说,亚特兰大是个是个适合度假的地方,太温暖了,许琳言觉得。

  许琳言每年的六月会待在这里,待上一个月的时间,来怀念她的........她的老师,恩,可以这么称呼他,许琳言这么认为。

  毕竟,他照顾了自己八年的时间,从出生到八岁的八年时光。如果,不是在她八岁那年,许琳言的父亲许雄铭突然现身出现在她的面前,许琳言会真的认为他是自己的父亲。在许琳言八岁的时候,她回到了亲生父亲----许雄铭的身边。

  酷匠K网》+首发y"

  许琳言的老师,她一直称呼他G,G从不肯告诉她他真实的名字,周围也没人知道,G是地地道道的英国人,但他从没在许琳言面前说过英文,从许琳言懂事起,G一直都用中文教导许琳言,交给她知识和道理。

  许琳言唯一一次见到G说中文是在G的书房,她偷偷的趴在窗口,G背对着她,手里拿着什么,嘴里说着流利的英文,许琳言觉得G很悲伤,他看起来很痛苦。

  G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密码箱里,许琳言看到了一点,那是一张照片,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

  G教育许琳言一直都是英国贵族式的礼仪和思想,许琳言从G的身上总能感受到他的不平凡的气质,但是,G却心甘情愿的把时光浪费在她的身上,后来回到许家,看到妈妈的照片,印象与之前G拿着照片伤心的记忆重叠,许琳言顿时明白,可能是因为她的妈妈。

  自从她离开了G之后,G就再也没有找过她,刚开始的时候,她有想过查G的消息,但都以失败而告终,以前的她不明白,明明G还在亚特兰大,为什么就是不肯出来见她,后来她清楚了,G照顾她,原因不是因为她,而是她的母亲,G想见的永远都不是她,所以,才不想见她。

  她问过许雄铭,为什么在她小的时候把她交给G照看,许雄铭许久没说话,在许琳言转身离开的时候,许雄铭这样说:等他愿意告诉你的时候让他告诉你吧,那是属于我和他....和你妈妈之间的事情,他不说,我不能告诉你,小言。

  许琳言理解的点点头。

  许琳言问过许雄铭,她的母亲在哪儿?许雄铭只简短的说去世了,许雄铭在许琳言和许幕的母亲去世后,一直未娶。

  许雄铭的家庭世代从商,产业发展的极其壮大,难得可贵的是许雄铭的家族很是低调做事,从不张扬,从不轻易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许氏家族旗下的公司,是金融界津津乐道的话题,没有人敢小看这个家族,他们是外界不可小觑的家族。

  许雄铭告诉许琳言,她的母亲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德国女人,她生前很爱她和她的弟弟。

  许琳言的弟弟---许幕,是许琳言的双胞胎弟弟,比许琳言晚出生十分钟,但两人却很明显的不一样。

  许琳言的头发是棕褐色的颜色,许幕是黑色的发,许琳言是墨绿色的眼睛,许幕是黑色的,许幕看不出是混血儿,但许琳言就很明显,许雄铭告诉许琳言,她像极了她的母亲,她的母亲,也是墨绿色的眼睛,很美的墨绿色。

  许琳言起初特别不相信许幕是她的弟弟,但是血缘是个奇妙的东西,它总是引导着许琳言不由自主的亲近许幕和许雄铭,只觉得对他们,是莫名的亲近,靠近他们,会很安心。

  许琳言站起身,轻轻跺脚,坐的时间有些长,脚有些麻。

  走在绿荫布满的街道上,慢悠悠的走着,温和而耀眼的阳光透过绿叶的缝隙照在许琳言的眼睛上。

  许琳言耳朵里塞着耳机,放着慢摇的英文歌,双手插在马甲外套的口袋里。

  diiiiii.........

  手机响起来。

  “哈喽。”许琳言按了一下耳机接听键。

  “那里天气怎么样?”电话那边是好听的男声。

  “嗯~~~~~你知道的,亚特兰大一年四季都很温暖。”许琳言耸耸肩。

  “芒果想你了。”男生话里带有笑意。

  许琳言轻勾唇角:“它又不吃饭了?”

  “嗯。”

  “许幕,我在这里待得都不想回去了。”许琳言深吸口气。

  男生逗弄着毛茸茸的狗:“我和芒果会哭的。”

  “切~~~”许琳言肉麻的抖抖白皙纤细的的胳膊。

  “哈!”男生轻笑,想了想说:“嗯~~~我让莫斐去接你。”

  “算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过几天我就回去了,记得给芒果打扮得漂亮点迎接我。”许琳言轻踮脚尖摘下一片叶子。

  “了解。”男生挂断电话。

  芒果---白色的卷毛犬。

  许琳言回到许家的第一天,许幕送给许琳言的礼物。

  G在许琳言六岁的时候领回了一个同岁小女孩,G的思想在许琳言看来是两种极端,他教会许琳言平等待人,又教给许琳言主仆思想。

  莫斐是G送给许琳言的六岁生日礼物,简单点来说,就只是仆人而已。

  贴身仆人。

  许琳言无意的回头,一道绚丽的身影吸引住了她,是她喜欢的风格---的男生。

  许琳言想要看清楚他的脸,被匆忙走过的路人挡住,等许琳言的视线再次投向那边的时候,男生已经不在了。许琳言无奈的耸肩,然后走向一家咖啡店。

  G和许琳言一直生活在乡村庄园生活,就像优雅的英国贵族一样,优秀的管家,温柔美丽的家佣。

  许琳言从没上过学,她一直接受着私人教师的授课,由于她生活的世界与世无争,G把她与外界隔离开来,所以她一直没有压力的生活着,简单而安静的过着。

  回到了真正家庭里的时候,许琳言不适应起来,不过,一切还好,有许幕耐心的照顾着她。

  许琳言走进咖啡店,坐在靠窗的位子上。

  “Cappuccino,thankyou。”(卡布奇诺,谢谢。)许琳言对过来点单的年轻服务生说。

  “okey。”服务生退下。

  许琳言坐在玻璃窗前,眼睛无意识的看着外面。

  忽然,她的视线又被吸引了。

  许琳言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男孩,吸引到她的男孩。

  那个男孩金色的发,一举一动不经意地流露出优雅的贵族的腔调,痞痞的气息。把简单的衬衣和牛仔裤穿出了风格,过路的女生都忍不住回头频频望向他。

  勾人的男生往往不自知,却令人莫名的吸引。

  许琳言发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有些不受控制。

  第一次,想要认知一个异性,想要了解一个异性。

  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那么,好吧,她许琳言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的人一见钟情了。

  男孩在阳光的照耀下,美好的不真实。

  身旁站着一个柔美的女孩儿。

  他有女朋友了?许琳言微微有些失落。

  女孩表情有些犹豫不决,她跺跺脚,似乎下定了决心,踮起脚,吻上男孩,男孩下意识的偏头,女孩吻上男孩的嘴角。

  许琳言看不清男孩和女孩的面容,只依稀觉得男孩很不高兴,然后,男孩向后退了一步,说了些什么,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女孩表情很委屈,站在原地哭泣,看着男孩离去的背影。

  “她明明想追上去的。”

  “但为什么不追呢?”许琳言喃喃自语。

  许琳言轻轻摇摇头,喝了一口服务生送过来的卡布奇诺。

  不一会儿,就有美国男孩过来搭讪。

  许琳言指指自己的喉咙,摇了摇手。

  “Turnedouttobeamute。”(原来是个哑巴)男孩嘟囔着,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起身离开。

  许琳言听到搭讪男孩的话,不在意的一笑。

  许琳言脑海里回想着金发的男孩.

  一见钟情。

  很俗,但她喜欢。

  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

  许琳言在亚特兰大已经待了快一个月了,她穿着粉色的竖条纹连体装,露出光洁的腿,坐在阳台的米色的长椅上,晒着阳光浴,喝着果汁。

  在咖啡店以后,许琳言没有再见过那个金发的男生,但总忘不掉他,心,有些痒痒的。

  叮---

  信息。

  许琳言纤长的手指点开短信。

  八日晚,上流社会慈善晚宴。

  返程机票已定好。

  -----莫斐

  莫斐也跟着许琳言回到了许家,继续服侍许琳言的日常起居生活。

  许琳言将手机丢在一旁,看着远处蔚蓝的天空,轻碰直挺的鼻子,若有所思。

  一个月的时间,许琳言想明白了。没有谁离开了谁就不能活。

  再见了,G。

  我会怀念,不会回头。

  生活......不总是......要继续的吗?

  机场。

  许琳言今天走的是帅气简单风,棕灰色的宽大背心,散发着随性的味道,牛仔蓝的七分直筒裤,背心随意的塞进裤子少许,低跟尖头的名牌鞋,棕褐色的及腰的长发随意固定在脑后,干净的妆容,精致的五官,洒脱的气质,不得不称赞她很有品位,也很有风格。

  就像是,天生的名媛。

  机场的男男女女忍不住多看她几眼,还有人拿出手机偷偷拍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