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孙本厚,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只有妈,没有爸。

  我觉得我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们学校的李伟也是单亲家庭,不过他是有爸没妈,性子不错,不过我们同学经常取笑他,有娘生没娘养。就是这句话,让一直比较老实的李伟暴怒起来,和那个同学打了起来。说来也好笑,我们班同学竟然没有一个人帮李伟,而是去帮那个同学打李伟。

  事后,那个同学又恶人先告状般的自己先跑去告老师了。装作一个可怜兮兮的样子。于是老师就把李伟叫到办公室,问他问什么打架。李伟就把事发前后说了一遍,可是谁又知道老师竟然说:“难道这位同学说的不对吗?说的不是实话吗?你有娘养吗?”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李伟哭。之前,李伟被同学欺负成那个样子他没哭,被打成那样子也没哭,现在因为老师的一句话就哭了。我没觉得李伟不像男人,反而因为他哭了我觉得他更像是个男人!

  很多时候,我好奇,好奇什么呢?好奇我爸是怎么样死的?我爸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我身边的人没几个提起我爸的,就好像我爸这个人本身就不存在一样。所以,这让我更好奇。

  我一直问我妈这几个问题,我妈一直不说直到那年,那天…

  我是一名初三的初中生,临近中考。所以时间非常紧,恨不得学老舍先生那样“一日当三日”。

  临近考试,不光时间紧张,学习更紧张。班级里的每个同学就像时间不够用一样,生怕比别人少学了一点,一个个的都趴在那一动不动的学习,看起来现在我们班的学习状况比临近高考的都要紧张。

  我们学习是一所住宿学校,每个星期的周末两天回家一次。平时就在学校内的宿舍住,当然也可以走读。

  都说,住去学校是有非常多的灵异事件的,可是我们学校不然。一件都没有,不过我们学校的传闻怪多…什么刚建校的时候有一名女生殉情而死了,什么我们学校是在一片乱坟岗上建的啦,诸如此类,谣言十分的多。

  不过在我看来…瞎扯什么几把蛋!十几岁的小姑娘还殉情?现在的青少年有这么早熟?还有就是乱坟岗,就算是又怎么样?我们男生宿舍这么多的血气阳刚的童子还怕他几个孤魂野鬼?一泡尿下去就灭的差不多了!不过要说奇怪的事也不是一件没有,比如我们的学校一楼不让走算不算?

  ……………………

  “好的,同学们。我们需要注意的事项就是这几件,一定要记住放学的第一时间要回家给家长报个到。千万不能私自外出。”

  我们的级部主任人模狗样的站在高高在上的主席台上说着。

  我们级部主任,刘伟。也是学校的安全办的主任,我们送他一个亲切的外号,大炮!大炮…呸,刘老师平时咋咋呼呼,不过处理正事时是非常严肃的,为人不错。不过只是对自己的班不错,这在我们这叫做典型的“护犊子”!不过他自己却不觉得,甚至偶尔还在主席台上说我们家长护犊子,这让我们非常尴尬。

  “大家听清楚没有?”级部主任大声的在主席台上喊到。

  “听清楚了!”

  刘伟哈哈一笑:“听清楚,那就放学!”

  “哦!解放咯!”同学们一哄而散。

  这是李伟贼惜惜的跑到我的面前:“猴哥,待会去哪耍去?”

  我看了他一下:“废话,当然回家了!”

  李伟笑到:“没看出来,猴哥还是妈妈的乖宝宝啊。”

  我踹了他一脚道:“滚犊子,你不回家不怕你爹担心啊?”

  李伟叹了口气:“那个死老头子根本不知道管我,天天就知道赌赌赌。”

  我安慰李伟道:“别这么想啊,父爱是啥?是爱的深沉啊!”

  李伟道:“得了吧,他根本就没有当父亲的样!”

  这里有一件事值得说一下,李伟自从上了初中,性格标的没有以前那么温和起来。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类型。不过你一旦触犯我的底线就和你玩命的类型。我就喜欢(此喜欢菲比喜欢)这种类型的人,所以我们俩很快的打成了一片。他因为自己长得比较黑,人送外号“黑子”,不过他到不觉得这有什么耻辱,反而高兴了就喊我句猴哥,我高兴了就喊他句黑哥。

  我劝李伟道:“那你也不能没事总往网吧跑啊,你看看你的成绩。这马上都中考了,你竟然还一直往下掉。”

  李伟笑道:“那我又不是没进过步!”

  我道“那是因为有人缺考没来!”

  李伟道:“嘿嘿,进步了就行,进步了就行。”

  说着,路过一个瓜摊,瓜摊上挤着的人还不少。我也觉得有些渴了,掏出十元钱递给李伟,去买几个瓜。

  李伟无动于衷道:“干你丫的,自己去。”

  我道:“买两个你一个我一个,剩下的给你上网!”

  李伟一听,眉毛一弯笑道:“哎呦,瞧你说的,咱俩关系这么铁就算什么都不给我也帮你买啊!”

  说完,从我的手里拽走了那十元钱,挤进买瓜的人堆。对着老板嘿嘿一笑道:“老板,这瓜怎么卖啊?”

  老板挖了下鼻孔道:“一块钱一斤。”

  李伟又笑道:“那你们是不是不甜不要钱啊?”

  刚说完,摊上买瓜的人以及老板都异样的看了李伟一眼。

  李伟接着道:“老板是不是啊?这么贵得给个保障啊,对不对?”

  酷匠U√网@首发

  我听李伟说的不错,可老板就是不说话。

  李伟一直在那儿和卖瓜的老板絮絮叨叨,我一直站在外围看着他。终于,那个卖瓜的老板终于忍不住了道:“小伙子,我卖的苦瓜。”

  听完,周围买瓜的人都在那捂着嘴笑,李伟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立马装作和李伟这货不认识的样子要走,刚要走就听李伟道:“孙本厚!干你丫的给老子回来!”

  我一听背好书包飞奔而去道:“那啥,黑哥啊,我忽然想起我有件事,得抓紧时间回家了,你自己先玩!”

  说完就飞奔到大马路,正巧有一个通往我们家的公交车开了过来,我赶紧跑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说书人说:

新人新书,希望各位多多打赏,现在情节正在展开,马上就到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