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就算他在不受宠那也是主子,况且他们大少爷也是武林中的一代英豪。

  小厮们一路通传,府里渐渐热闹了起来,莫丹枫搂着季朱丹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他下床唤来洗漱丫头,季朱丹接过递来的衣裳体贴的为他穿戴好。

  他问站在一旁的禄伯道“怎么了?”

  禄伯不动声色的看了季朱丹一眼,想来她怕是早就知道了“大少爷回来了!”

  莫丹枫手一顿,转瞬将帕子摔在脸盆里,他极为愤怒,鼓着双眼“那个逆子也敢回来”惊得端盆的小丫鬟连忙跪下。“他不在外面避祸,竟带到家里来了。”

  季朱丹使了个眼色,遣退了仆人。禄伯也躬着身退下,方在门外才叹了口气,怎么两父子如今怎么走到了这个地步了。

  她上前道“老爷,别生气了,气着老爷妾身可要心疼的!”她千娇百媚的摆动了一下腰肢,芊芊玉手覆上了他的背为他顺气,脸上带着担忧“想来无非在外面也是不容易”

  他看了面前的佳人一眼,觉得失了仪态,放轻了语气“你不用为他说话,他在外面做了些什么蠢事我都是知道的!”似乎还是觉得气不过“他都跑去给人家当男宠了,如今竟还有颜面大摇大摆的回来,我都替他丢脸!”她垂下脸庞底叹一声,露出纤细的脖颈拉了拉他的衣袖劝解道“想来也是他一时失错,现在他回来了,你也好歹去看看他”

  他冷哼一声,季朱丹依旧一脸祈求的望着他拉长了语调“老爷”

  他气闷的看一眼终是起身,季朱丹是欢快的跟随在身后,不动声色的笑了,他还真竟敢回来。

  莫无非已经在大厅做了两个时辰,刚才不知道从哪里奔出来一个少年扑在他脚下只叫少爷,哭得稀里哗啦的说他在外面受了多少的苦。

  一路走来处处亭台楼阁,曲径通幽,假石林立。可他总觉得更喜欢月落山庄低调奢华的格调,大厅里四角点缀着人高玉屏,金银玉器处处诉说着富贵,丫鬟小厮俱都埋头,静默不语。

  最J新%c章节Qb上酷匠网‘

  直到厅外突然喧嚣起来,地下跪着的莫霖才起身立在莫无非后面。

  “不愧是我儿!”一个中年男子带着笑容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满意的笑容,锦纹华服,紫金腰带显示着通身的气派,一旁伴着一位巧笑嫣然的美妇和一个因为被夸而神色骄傲的俊美少年。

  妇人娇笑道“当然是老爷教导的好”在莫丹枫看见莫无非的那一刻突然收敛了笑意,冷哼一声,季朱丹顺眼看去笑道“无非回来了”

  他见到那个少年脸上也看过来,脸上的骄傲不减说道“大哥回来就好”又嗤笑一声“外面终是不如家里。”

  他脑中放空了片刻,那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从小时候粉雕玉琢的婴孩抱着他的腿叫哥哥的喜悦,道丰神俊朗的少年将无人时讥讽愤恨的对他道“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哥哥”

  还有他的父亲,在他的继母进门以前对他疼爱有加的父亲,脑海猛然胀痛,大片的记忆涌现。

  眼中突然有些酸涩复杂的看他一眼,他站立起来躬下腰身“父亲”他想他以前真的做错了,不然也不会沦落道这个地步。

  看着对他不加颜色的父亲和傲然的兄弟,以及看似对他慈爱的继母。那个女人,他将眼底的恨意压下,他的容忍真是让她变得越发贪婪了。

  莫丹峰坐上首座,季朱丹袅袅的站在他旁边,而莫无钰落做在一旁,脸上竟是轻蔑的神色,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似乎怕污了眼睛一样。

  莫丹枫瞥了一眼厅中的人,端起一旁的茶盏喝了一口“跪下”

  一声爆喝打断了他的沉思,他缓缓拂起衣摆沉沉的跪下。

  “你可知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