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竹瑶闻言停了下来,坐在了黑笛子老儿对面有些气急败坏“你知道收留他的是什么人吗?那可是传闻中杀人不见眼的魔头”

  黑笛子将腰间的墨玉长笛转了一个方向,不让它横在身前“你也知是传闻!在说了如果是在苍梧派还好说,如今你我二人如何能保他周全”

  她知道他说的话有道理,她这次又是偷偷跑出来的,瞒着众人,与师兄也失了联络,虽然已经放出消息,可短时间也来不了。

  她哀叹一声,有些无奈。不由想如果此刻师兄在就好了,脸上漫上一层淡淡的柔情。“话虽是这样说!如今他能得那人庇护便知道传闻有些不竟然”但她心中还有另外担心的事,那人还有养男宠的传闻。

  黑笛子老儿见她依旧忧心忡忡“人各有命,担心又有什么用,明日跟在车队后面如果他有危险老儿我也会护他周全的”

  黑笛子老儿的武功也是极高的,她深吸一口气,现在也只有这样了。

  经过半月的养护景殇已经完全好了,一身戎装骑在马上英武非凡。他看了一眼后面跟着的马车,朴实的外表,里面却铺着厚厚的火狐地毯,镶金的玉几。挂着琉璃灯盏,众多暗格各藏玄机,无一不是彰显着舒适奢华。心中似乎堵着一口气,他能想象那人拥着男宠躺在马车上一脸慵懒闲适的模样。

  他哼笑两声,真是白费了她那张好皮囊。

  越往北走,绿林也变得越来越多,连冷冽的寒风也逐渐被暖意取代。

  念君除了出国都时与景殇一同在队前骑马,其他的都是与莫无非待在马车里,念君最近刚刚得知红翡的一些消息,是关于隐世花家有一些关联,可也断在此处。据她所知隐世家族向来避世,行为低调,但却不容人侵犯权威。虽然她已经极小心了,可依然好几拨人都被灭了口。

  纵使莫无非在迷惘,莫家庄依旧近了,想起狂竹瑶对他说的话,却丝毫想不起过往,但还是难免近乡情怯。

  {酷/*匠8+网Q永久@免oM费看“●小BL说

  在傍晚的时候,由于车队不再莫家庄停歇,念君下了马车,让它带着莫无非脱队离开。

  莫无非知道自己没有理由留下,可看着车外没有丝毫犹豫就转背离去的人依旧不舍。

  他放下车幕,脸上的光随着车晃荡,一明一暗间他的表情有些暗沉。

  在第二日凌晨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莫家庄大门外,门外耸立着两座狮子,大门恢弘大气。此时门还未开,车幕被拉开,一个身材挺拔,面目俊逸的男子下了车。他望着大门站定了片刻,月际躬身上前道“公子,请稍等片刻,待我前去叫门”

  莫无非点了点头,却有些失神。这人是她留在他身边的,也是他与她依然还有牵连的证据。

  大门被敲开,一个青衣小厮伸出一个头,睡眼惺忪的打了一个哈欠,柔了揉眼,脾气不甚好的道“这谁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月际见他如此连忙道歉,心中却觉得这小厮真不知理“你们大少爷回府,还不迎接”

  小厮似觉得听错了“什么?”却见外面还立了一人,仔细一看。这不就是他们大少爷哟!瞬间脾气也没了,动作迅速的开了大门点头哈腰的迎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