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死亡阵法失效,念君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又杀两人,其余人也皆负伤。他们有愤恨的目光看着她,念君笑了几声“你们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杀我,我也许会给你们个痛快!”

  一男子向她袭来,嗤笑一声“大言不惭!”

  念君却摇晃着蝶骨扇立在原地,那个男子却砰然倒地。念君眼角似嘲讽似戏谑“和玩毒的人比武艺,简直没有比这更蠢的了!”

  她又似笑非笑的看着的余下三人,奇迹般的他们脸上并没有怒容。额上浮出薄汗一脸惊恐,他们现在才想起她可是毒出家的,因她残暴弑杀的名头越来越响,倒是将这件事给掩盖了。

  在此刻为兄弟报仇也似乎不如自己的命重要了,他们相看一眼将轻功运到极致,念君紧随其后。

  最$q新章节上酷P匠I&网)

  突然一人发出哨声,念君心中一堵便知道遭了。

  天空突然破风而来一只巨大的青碧色鸾鸟,几人拽着脚被带上了天际,最后消失不见。

  她看着天空,清风浮动着发丝,有几丝跌落在朱红的唇瓣上,嘴角翘起,周身却凌冽道“珍禽”

  珍禽是奇珍异兽,珍禽大多有灵性,比较通人性。居于深山野林,却也倨傲难以驯服。所以出现于世也是极少的,她手腕上卷成一个晶莹剔透的镯子的寒冰蛇也属于其中一类。其中还有极少数珍禽会有特殊的能力。

  在天烬国皇室就有一只玲珑赤虎身燃烈焰,口吐赤火被尊为皇室守护神,据说已经守护皇室上百年。

  她往日也只是耳闻,如今得见心中亦是蠢蠢欲动,但遇见珍禽需要机缘。

  她的发丝有些散乱,眼神冷漠,洁白如玉的脸庞还垂下一两缕在行走间微荡着,蝶骨扇头还凝结着一层鲜红的血。

  莫无非看到的便是这个样子,急忙上前,不明白一会不见她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

  念君看着眼前的人和他担忧的面孔,拂开他在身上摸索的手,神情冷淡“为什么不走?”

  莫无非垂下双手,有些落寞,她是希望他走“你知道了!”

  念君点点头,不在理会他,想起此刻还有一个在病榻上的人还在等待她的解药,转身回了房。

  狂竹瑶想了想又觉得火大,不明白那个传说中吃人肉喝人血的大魔头有什么好的,拦也拦不住的要回去,现在让她在这里闹心费力,早知道就算把他打晕了也要带回来。

  转眼看见黑笛子老儿醉醺醺的摇头晃脑,一脸享受。突然觉得不但火大还头疼了,一巴掌拍在桌上,酒坛晃了几圈震得黑笛子老儿一个机灵,胡子都抖了抖。

  他看着桌上撒了一片的酒水,心疼到不行,对着狂竹瑶吼道“拍什么拍,还让不让老儿好好喝个酒”见狂竹瑶只是瞟了他一眼又在继续来来回回的走,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走什么走,看到都心烦”

  见她依旧不理他,又重新到了一杯酒,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别走来走去的,那小子回去有什么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