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甚好”

  静谧了片刻,莫无非见一旁的念君静默的站在一旁也不说话觉得有些奇怪,不是她主张来看他的吗?

  念君余光一瞥竟笑了起来,他手掌青黑分明是中毒之兆,皮下凸起像有什么蠕动,分明是中了她为暗杀阁研制的‘迟杀’。

  这药本来是为控制一些不听话的人研制,所以毒性极为刁钻,三十日内必须解毒,并且不能用内力催毒,不然筋脉寸断爆体而亡。但却有不少人花重金来求,便买了一些出去。

  没想到竟用到他身上了!

  她心中频频称奇,“竟中了这毒”这毒不但不好解,还及其折磨人。

  不过她自然能解,不过身上没有现成的解药,她本身百毒不侵,其实她的血是天下间最好的解药,可是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不过她想着看在以前的情面上还是勉为其难为他解毒。

  见两人狐疑的盯着她“清风师从毒医老道,乃其座下二弟子。”

  莫无非失去了记忆倒是什么都不知道,景殇却闻言一惊,听闻七年前毒医老道收了两个徒弟,但最近才传扬开来,但也只闻其人,大多数人没见过。然而这些都不重要。要知道毒医老道可谓是玩毒的祖宗了,其弟子想来也不差。

  “这毒你难道能解?”景殇试探道“自然能解!”

  他看着念君似正经眼中却含有挑衅的目光,一阵气闷,差点绷不住满含冰霜的脸,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如此小肚鸡肠。他起先不过是指责了她几句,没想到现在倒是记上了。

  他本来是在知道中了什么毒之后连忙派人去求药,但世事难料,心中难免有些忐忑,怕一个不小心命便折在这里了。如今她这个样子自然是想让他求她了。

  念君看他已经恼怒却又强制压住的模样,心底竟有些伤感,而在记忆中的少年已经渐渐模糊了。

  她将蝶骨扇从袖中摸出来打开,闪着金红色流光。轻轻煽动着,脸颊上的青丝飞舞着,一明一暗间竟有些颓废的消沉“即刻启程吧!待到了季云县我便为你配置!现如今我身上没有现成的解药!”原计划也是在季云县停驻一天,念君也因此才有所打算。

  这是她的底线了,她百毒不侵,而且多年的经历更是让她意识到人与人之间信任的薄弱,她的血解百毒这个世上也只有丁墨和毒医老道知道,因此其他的便是死人了。

  念君于莫无非又回了车里,地上的鲜血呈现出诡异的暗红。

  没过多久,马车在夜风中徐徐前进。

  季云县虽然是个县,却比城还大了很多,县外还临着云泊。炼鸿派位于季云县和云泊之间。

  5最新,{章节8…上*酷h匠网0

  当车队进入季云县已经微微亮了,天空泛着鱼肚白。县丞恭候在县外,恭恭敬敬的将车队引入驿站。

  在驿站收拾妥当后,念君写了一张药单让月檀拿着去购药了,带着莫无非便去看了看景殇,却见他处于昏迷当中。全身密密麻麻蠕动着,看上去十分骇人。

  俊逸得脸庞已经显得扭曲,眉头紧蹙着,没了平日了的刚毅竟显得脆弱。

  念君和莫无非静静的退出门外,便见一个身材消瘦的老者躬身满脸掐媚的迎了上来“月侍郎,莫公子,将军可有好些?”

  念君眉头一蹙,见他一身官袍罩在身上松松垮垮,显的不伦不类老者向内里一看,似有些悲痛的神情“可要我将县里的大夫请来?”

  “不用了”说完就带着莫无非出来驿站,也不管那人跟在后面追赶还一边说着“月侍郎还有什么需要吗?下官好马上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今日就道这里,下回更精彩,亲们!

  喜欢我的书的就投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