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疑他是俊美的,可最吸引人的是他身上围绕着一种让人安心的气质,宫中大大小小无时无刻的勾心斗角,让人惶惶不可终日,这样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无疑就是生命的救赎。

  她也自然深陷其中。

  她一直希望她嫁的夫君是他,虽然希望渺茫,但总归有个期盼。当她接到圣旨的那一刻就如同落入绝望的深渊,她无疑是被父皇抛弃的公主,所以她连反抗的资格也没有。

  可她却还是难免心存奢望,她只是想将心中的爱恋告诉他,也或许有其他吧!

  她的眸子不由带上了期盼“景大哥,第一次见面时你或许根本没有注意过我,可是在那一刻我却知道我已经心悦·····”

  景殇闻言心中怒不可遏连忙呵斥一声“公主请慎言!”

  轻语被下他一抖,杏眼波光粼粼,楚楚可怜“景大哥,我,我心悦于你!”

  景殇眼光一冷“公主,此言我就当不曾听过,以后不要在说”

  轻语心中一痛,难到真的不可能了吗?她向他靠近一步,却见他后退两步。此刻黑暗在也不可怕!心中却升起了绝望,她牙关一咬,迅速扑上前去踮起脚尖想要吻他。

  却见他头一偏,吻在了唇角,好不怜香惜玉的把她推倒在地,他却猛地跳开,眼含怒火冷哼一声“公主,请洁身自好!此事如有下次,后果自负!”话落只见他已经离开。

  这一刻轻语终于死心,但心中却是难言的疼痛,她忍不住匍匐在地上低低啜泣,就如同她在深宫之中最终的绝望。

  琪儿闻声而去,遇见景殇想要问问公主的情况,却见他全身散发着冷意如同没看见她走了,心中嘀咕着,原以为公主喜欢的是个好人,如今看来也是个不正常的。

  莫无非对念君疑惑的眨了眨大眼“那个公主为什么哭了?”

  念君内力深厚把全部对话都听了去,那人刚才简直莫名其妙,现如今心中不由开始幸灾乐祸起来,嗤笑一声“还能为什么?遇到个薄情浪荡子呗!”

  莫无非嘴角一抽,那人如何看起来像一个薄情浪荡子呀!其实他心底更认为她才像些!

  念君从他身上起来拍了拍手,眉目中带着笑意道“走吧!吃饱喝足,该是与美人同眠的时候了!”如若那些人沉不住气,今晚怕是会动手,她对远处的月檀和月弥使了个眼色,两人皆点头示意,便见几道黑影偷偷隐藏在草丛间。

  莫无非闻言红了脸庞,白皙的皮肤显得娇艳欲滴,念君拉上他进了马车。

  “你也要睡这里吗”

  “当然,我可没有备多余的马车!在说不和男宠睡和谁睡?难道你想我去和他们睡”念君指了指围坐在火旁的士兵。

  …☆更(新最~快n上酷+/匠网

  莫无非连忙摇头“当然不!”

  念君见他一脸紧张的样子,轻笑两声,她怎么感觉他傻的很合她心意。

  夜里,念君猛地睁开了双眼随后又闭上,嘴角划出冰冷的幅度。她一向浅眠,外面传来窸窸窣窣在草间的摩擦声,虽然细小,可却逃不过她的耳朵。

  不过片刻,就听见一声闷哼倒地声,随后打斗便猛烈起来,士兵的厮杀声,女子恐慌的尖叫声。莫无非皱了皱眉,爬起来想要出去看看。

  念君闭着眼将他拉了回来,咚的一声将他撞的头晕眼花。眼里蒙上一层水雾,控诉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妖娆少年。

  她薄唇轻启“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喜欢就追书哦!看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