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殇眼神微微一变,刚才他竟看不清她是如何出的手“够了,你我的职责是保护好公主安全到达鶴伏国,途中莫要生事,否则军法处置。”

  轻语的望着景殇,闻言心中一痛,眸子里的光几乎黯淡下去。

  不下多时,士兵已经备好了吃食,莫无非接过一只烤兔,将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递给了念君,见念君似乎喜欢,又小心翼翼的剔了起来,那俊朗的五官如同绽放一般连眉眼都带上了笑意。

  念君见他不吃取了一小块兔肉递在他嘴边,莫无非缓缓凑近用嘴接下,少年似乎柔若无骨般靠在他身上,她如同猎豹高贵慵懒随意,但却散发着淡漠间不容忽视的上位者的孤傲威严。

  景殇总看着那副场面总觉得自己手中一样的兔肉变得索然无味起来,猛然间站起来将手中的兔肉甩了出去,高大魁梧的影子被映在身后,刀削般俊美的面容暗藏讥讽“不知廉耻”

  话落,便见他大刀阔斧般走了。

  轻语将手中的东西塞在琪儿怀中便急忙追赶了上去,轻纱在飞舞间划出优美的幅度,精致的眉眼间怀揣着忐忑道“景大哥你到哪里去,等等我!我也和你一起去”

  琪儿见转眼间两人就不见身影,愤愤然对念君和莫无非呵斥道“都怪你们,你们这两个下······”

  }l酷A匠网)首…发B

  她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却见念君眼中的狠戾,犹如毒蛇般阴冷。感觉到脸上依旧火辣辣的肿痛,身体禁不由自主得颤抖起来,在也说不了半个字。

  这个人太让人胆寒,她慌忙间向刚刚两人离去的方向追去,她感觉身上还依旧抖个不停,心中却依旧谩骂道,不过就是一个下流卑贱的男伶,靠着皮相得了官,有什么了不起。

  月光朦朦胧胧照在树间,风吹过沙沙作响,树影晃动间如同鬼魅。

  轻语是第一次没有人跟随独走,不由有几分害怕,见前面的人影终于停下,心中松了口气,小跑上前拉住他的手臂,盈盈水眸弥漫着水雾“景大哥,你刚才怎么了?”

  景殇不经意间将手臂收走,他也觉得奇怪,刚才是有些莫名的失控,觉得那人实在败坏伦风,胸腔如同燃烧起一把火。可能是觉得为双弟不值吧!

  “公主,夜深了!属下送你回去吧!”

  “不,景大哥,我们可以晚点回去吗?”轻语的杏眼中含满了期盼朱唇轻启“我有话对你说”

  “现在很晚了,公主有什么话明日在说吧!”依旧是强硬的语气,冷硬的表情没有半点柔化。

  “不,我一定要现在说?”她看着面前身材精壮美的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从三年前第一次见他开始就一直未有过半点柔情,但她却一直将他的样子填满心间,梦里梦外全是他的硬挺的眉眼。

  宫里的斗争大多都是肮脏的,就连她一个不是很受宠的公主也不能幸免。

  那日,她被众姐妹围堵,起因却不过是她娘突然得到的一晚父皇的恩宠,她以为这次也逃不过了,被欺辱是在所难免。她想,咬牙挺过去就好了。

  可突然不远处出现一个男子,她不知道是谁!可是众姐妹却弃她而去,俱都脸含娇羞的向他走过去。

  她暗中松了口气,好奇的看向那个无意间救了她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最近都不热终要打赏什么的了,因为根本没有!

  请允许我哭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