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天帝看着不卑不亢垂首而立的少年,仗着太子触怒龙颜,他到是敢“月侍郎可莫要谦虚,还是你真的就如所说的无能任职!”

  酷1匠网9t首g发@j

  沐沉铭见祈天帝依然发怒急忙上前“父皇息怒,月侍郎少年冲动,定是一时冲动,他肯定是愿意证明的”

  户部尚书王浩见机上前“少年冲动那岂不是小孩子脾性,怎能够担任吏部侍郎一职”三皇子一派纷纷附和。

  而后太子一派又上前维护,虽然他们也是愤愤然这个半路杀出的陈咬金抢走了吏部侍郎一职,吏部掌管任免,考核,升降可谓是掌握着官员晋升的新血。落入太子男宠手中也好过三皇子一派手中好。

  两派在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但念君这个当事人却并不关心。

  祈天帝见朝堂一片混杂,不由怒火中烧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手敲击着案台震耳欲聋呵斥道。“够了!你们把朝堂当成了什么地方!一个个如同地痞泼妇一般争得面红耳赤!你们还把朕放在眼里吗??”

  百官不由吓得一抖连忙跪下纷纷道“陛下息怒,微臣不敢!”

  祈天帝冷笑连连“不敢,你们真当朕老了看不清了吗?”百官不由冷汗连连道“陛下息怒”

  祈天帝拂袖一甩话语阴冷而强势“月清风代吏部侍郎一职尚有争议,前不久鹤伏国使者穆王爷求娶轻语公主以结两国之好,我欣然同意。特命月清风任两国使者护送轻语公主前往鹤伏国。待月清风回来在议”念君看着祈天帝渐渐远离的身影缓缓跪下“草民接旨”

  丁墨盯着跪着念君眼中带着探究,她真的太过傲气凌人,稍加掩饰都不曾,不过也愚蠢至极,可她当真是这样的人吗?如果是,那双弟还真是看走了眼!

  念君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施施然出了大殿。沐沉铭急忙跟随,还带着一大堆党臣。“清风,现下无事,我刚得一批云烟茶,去本宫的腾云殿做客如何?”念君看着几乎要贴上自己的沐沉铭一阵恶心,气息也越发阴沉了起来“太子殿下的美意清风心领了,可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太子殿下了”

  沐沉铭看着疾步离去的念君感觉被抚了脸面,可这也没什么!以前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不愿意的人。可后来怎么了?还不是乖乖躺在他身下辗转承欢,依她这样的姿色他愿意多陪他玩玩。

  莫无非在门外一直踟蹰着,几日里他都一直躲着她,可她也并未来找他,心里不知怎么的渐渐升起无限落寞,他其实觉得他在她心目中其实并没多少位置,可这样想心中就蔓延起涩涩的滋味。

  今日他等了他一天,好不容易知道她回来的消息便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可又突然觉得见到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呆呆的站在门外,怎么也鼓不起勇气推开那扇门。

  月檀和月弥就站在不远处的凉亭,月弥背靠着漆着朱红色的圆柱直挺挺的望着那一直站在门前的男子,瞳孔里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月檀则惫懒的靠坐在亭栏上用手中的柳条逗弄着水中的鱼儿,是不是发出呵呵的笑声!

  月檀顺着月弥的眼光瞟了一眼“那人都在门外站了一个钟头了!也不知道在等什么?“说着扔了手中的柳条,水面贱起了涟漪惊散了鱼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唉!作者对权利斗争不是很熟,所以成这个咋样!

  今天不求推荐票和打赏!

  我求原谅!

  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