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君暗自打量着,当真是处处雕梁画柱,美不胜收。虽然来过皇宫,可在毕竟是在夜里做那梁上君子,那里会有心思观赏游玩。

  待在皇宫左右穿梭,进了金龙门,过了护城河,再经过祭祀台,终于来到金銮殿外。金銮殿后高台之上设有龙椅,此时正无人,百官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待听得殿外太监通传高呼“吏部侍郎到”

  众人便纷纷翘首以盼望着殿门,显然对那传说中的太子男宠极为好奇。

  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双红金丝勾勒的祥云官靴,衣袍颤动间一个妖冶美艳的少年徐徐走了进来,身姿傲然挺立,邪魅的狐狸眼眸风情万种,妖娆勾人。

  但他神情却淡淡,浑身寂冷无情,让人不敢靠近。

  沐沉铭早在听到宫人通传的时候便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那个自己终日魂牵慕绕的少年,忙不慌的急急迎了上去“清风,你可识得我?”

  念君淡淡撇了他一眼对他行了官礼“太子殿下,清风自然识得”

  沐沉铭心中闻言心中暗喜不由上前一步,想要拉住念君。念君不着痕迹的躲过“清风得以入朝为官,全依仗殿下,如何能不识得殿下?”

  沐沉铭见自己空落落的手,脸上有些讪讪,也有些恼怒,不过见眼前美若谛仙的少年,眼里又显现出痴迷“清风如此绝代风华,不入朝为官实在可惜,所以本宫便自做了主张,还望清风莫怪?”

  且不说沐沉铭的话满朝惊华,景殇打量着那个双弟只见一面就被勾了魂魄的男子,那样的姿容确实世间少有,一举一动都流露满身张扬贵气,尽管眼睛幽暗深邃犹如古谭,可他却看到他眼里时不时冒出戾气,显然是一个杀伐极重之人,心中不解双弟到底为何会喜欢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沐沉羽见景殇盯着月清风出神,对念君露出轻蔑的微笑道“此子徒有光辉外表,却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人,第一次见他时便见他满身杀气的追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没想的如今身为一个男儿居然靠沦为他人玩物获得权势,当真让人不耻。”

  景殇怪异的看了沐沉羽一眼“你似乎对他很有成见,你可从没如此对一个人看不上眼!以我来看,就那少年的一身傲骨就不像是一个委身人下的人!”

  沐沉羽静默的许久“或许你说的很对,可不管如何他既然站在太子那边,我们就毅然形成了对立!”

  念君早就看见了沐沉羽,在看见他旁边的男子时,一股惊涛骇浪的狂喜几乎将念君淹没。

  他一身劲装,剑眉星目,目光炯炯有神,暗藏凌厉的打量着她。

  酷1☆匠1网0正1版_Z首UW发$

  七年未见,昔日侠肝义胆的热血青年,那黑白分明的眸子依然不存在了,一望而深不可测。

  面容只依稀有原来的影子,可她依然确定他就是他。

  不多时,身着一身明黄龙袍体态臃肿的男子从殿后上了龙椅,那模糊的轮廓依稀还能看见往日的俊美,双眼有些呆滞无神,眼睑青黑,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可长久积累的帝王霸气依然存在,顺着他入座百官都一致的静默起来。

  无事官员皆垂首低眉,有事的皆有序的上前呈奏,念君被沐沉铭带着身后,虽然被淹没在人群中,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深深逼退了周围人半步。念君一直缄默不言,甚至当有上前斥责她无才无德企图收回她的官职时也未说半句话,似乎完全一副局外人的姿态,让众人觉得莫名其妙。

  祈天帝似乎对念君来了兴趣,唤念君上前,眼中晦暗不明,面前的少年面容俊美,气质非凡。他其实是知道太子的荒诞的,可第一次作为人父免不了对他多些疼爱,儿子做了错事认为他终会改,可一次又一次心中却免不了失望。

  “月侍郎,你可看见很多官员对你不服,你可有方法证明自己的才能可任命吏部侍郎一职。”凌然的语气中透着审视。

  “并无!”低沉的语调透着黯哑,淡淡的语气却掀起波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实在坚持不住了,也要求个推荐,打赏!

  不然心血就白费了!

  求打赏唉!求推荐!

  唉!明天眼睛又要肿了!难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