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她的口中的知自己是他的一名男宠,名月青松。他因于另一男子争宠打了起来摔伤了头部导致失忆,他还询问了另一个男子的情况,他告诉他已经将那人打发了,现在只留他一人在身边。他总觉得事情并不该是他说的那样,但他却无法反驳念君给他编了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故事,看着他任然迷茫的脸心中暗自道,看来他确实是失忆了。

  不然这漏洞百出的谎言不然怎么会不识破,但她心中却也越发后悔,这可是个不知道好久才能送走的麻烦呀!

  而且现如今她多了个男宠,她该怎么宠他?

  霄凡待夜幕降临,心中不知为何有些烦躁还夹杂着失落。

  他早就知晓她已经回来了,他等待了她一日,却也等到那人,可是此刻他却已经等不了了,师父曾在他下山交于了任务,此时紫书早已到了云鹤国,已经休书几封的前来催促他,就等他前去救治那人,可他却还想在离别前见她一面。

  他曾无数次告诫自己,她是个男人,可却心中却又将她铭刻一分。

  如今那人病气紧急,却没法在纵容自己等下去了。

  第二日,念君正处于书房翻看账本,一阵叩门声响起“进来”念君无一丝分神,绿腰将食盅放于案前,”“主子,这是红缨专门为你熬制的玉莲羹,你一早都未进食,吃点吧!”用勺子盛了一小碗端在念君面前。

  念君无奈道“放下吧!我待会会吃的”但是绿腰却还未走,往日这时她该走了。念君道“你还有何事?”

  “主子,霄公子向你辞别,要去送送吗?”

  念君眉头一皱,要走了,也该是时候了“不用,你下去吧!”

  月落山庄门前绿腰对着霄凡盈盈一拜“主子说他便不来送公子了,望霄公子见谅”

  霄凡立于马车前,依旧一身青衣加身,却不掩盖光华,眼望着身前大门,好似透过他能看到他昨日纠结整夜的男子,回转身来上了马车只得无奈道“无碍”

  待马车徐徐的上路,心中微伤,连见一面都不肯吗?她到底有多厌恶他呀!可是他!

  念君本以为待师兄回来之前,日子本该风平浪尽的过,可事实并非如此!他派人给莫家庄送信,可明明信已近送到,可却毫无回音。

  念君觉得这就值得玩味了,他继母竟然将信叩了下来了,这是典型的后母!

  看着一旁的莫无非!一边是穷凶极恶的继母和继弟,一边愚不可及的父亲。他如今记忆全失,回家怕是如同羊入虎口!

  如今下落不明却没有人寻找,她不由猜测到他爹难道是害怕受他连累!而这最近接二连三来的刺客她也查到竟有他继母的手笔!

  她呵呵一笑。真惨呀!如此亲人却还不如我啊!!!

  莫无非见念君莫名的看着他笑着,心里一阵别扭,偏过头去,耳垂都快红的滴血。“有什么好笑吗?”还不时偷偷看她。

  念君感觉这男宠倒真有些秀色可餐,忍不住上前添了一添他的耳垂,引得他全身一颤,更变本加厉的含在口中用牙齿摩擦轻轻吸了起来。

  i更Y,新B¤最^:快上酷匠Wq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青涩的莫无非!

  谁喜欢!抱走!

  请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