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虚满月,银灰撒落一地,玉盘高挂苍穹,照的大地亮堂堂的。连不远处荷叶上的水珠都依稀可见。

  抬轿移步到院里,背负着手凝望天空,低喃道“他怕是有点冷了”

  过了片刻转背欲走却被搂紧了一个冰冷的怀抱,他真的很冷,犹如一块寒冰。她知道是他,身上还带着风尘的气息!

  从他怀抱里抽离,注视着他寒峭的脸上。以前稚嫩的少年已经棱角分明成长为如今的偏偏好儿郎,剑眉星目,璀璨双眸,面如冠玉。丹凤双眸带着绝情绝欲的气息,于他那身严寒相辅相成。他气息内敛,薄唇微珉让人看不清在想什么。

  丁墨感到怀中人儿离去,仿佛心空了一块,她的眼中依然似乎不掺杂质。他对她表达的爱恋她依旧看不懂。

  再次将她拥抱在怀中,见她挣扎依旧,在她耳边道“念君,我冷!”才见她安分下来。

  念君听他这样说眉目微皱担忧更甚“我们进屋!”为何每次都这般冷,这般煎熬。

  丁墨闻言依旧搂着她,脚步蹒跚,依靠在她身上,她体贴的撑着他的身体进了屋里。

  月亮泻下一地光华,不远处的树荫下一人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霄凡眼神呆滞,他未曾见过她戾气消散,对人温言细语的模样。

  她在他眼里一直都是暴戾而生人勿进的。对他!常是面带讥讽,奚落与他。未曾想过她对人也会如此温柔,那一幕生生镶在他的心间!

  他其实并不是她说的不染纤尘,他亦有所求,只不过是他强迫自己埋葬在心间。但此刻那双眸子,他似乎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渴望。

  念君将丁墨扶进房间,叫来了热水让他洗浴。浴桶上烟雾缭绕,丁墨面上此刻已带上了冰霜,薄唇惨白。

  念君心里一紧“你到底做了什么?往日可没这么严重!”眸子微敛,盯着窗外“是他又做了什么吗?”缥缈的话语却夹杂着危险。

  他感受的到她对他的关怀,这让他有点淡淡的喜悦,尽管这不是出于男女之情。丁墨摇了摇头“不是师父,是我出谷那日误闯了冰蚁皇后的老巢”

  “我们在哪里生活了七年,你怎么去惹那东西?”念君气恼,如今他寒毒加中,他的身体越发孱弱。

  她本想多说几句,却看见他越来越惨白的脸道“前去沐浴吧!我会叫人不停地送来热水的。”

  b,看W正%W版3S章.节7p上酷^匠C网e

  丁墨感受着她在他身上留下若有若无的药香答道“好”

  转身进入浴室背对着念君脱衣入桶,念君也不回避,他的肌肤好似美玉,发着盈盈的光泽。肩宽腰窄,腹背有力。一头青丝被散落在背,黑白相间不管怎么看都是神最美好的杰作。

  待丁墨入桶,浴桶里的水似乎瞬间凉透,并且还结了一层寒霜。念君疾步上前瞧了瞧桶内,再看他眉头紧皱似乎承受了极大的痛苦。疾呼唤人前来“起火”

  但那水却怎样也烧不热,念君越来越焦急,挽起一只手的袖口,露出藕臂将手附于丁墨后背运送着内力。但效果依然微乎其微,这次来的如此迅猛。看来平常方法已经不行了,必须到阴阳谭去方可解了他这次危机。

  念君将丁墨从水中捞了起来,随手扯来衣服裹在他身上。叫小厮备好马车,抱起丁墨就前往。

  苍穹上挂着一轮银盘,漫天繁星遍布。疾驰间风刮着衣衫哗哗作响,念君一脸肃然,直奔马车而去。

  而月银正驾着一辆马车等候着,他已经见惯了这样的情况,待念君上了车,他就驾起马车,疾驶中却平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来来,大家推荐票啦!

  投挖挖啦!

  未完待续,下章更精彩!

  哦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