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风景与往日不同,可她依旧无数次回想那日,大雪漫天,她最重要的人便逝去在那里,心也无数次被凌迟,痛不欲生。

  但她还有一个执念,支撑起她在这个世间肆意快活,找到她爹,这是她的期盼。甚至她也开始以为是真的找到那个叫父亲的人,自己才能够再一次感到幸福。

  她一直在寻找,甚至常常午夜梦回那个叫做父亲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近,却又追赶不到。

  霄凡看她笑的肆意,眸中却又沉寂着哀伤,她迎光而走,背影拖着极长。

  他徒然的伸出了手,想要抓住她,想要感受一下她到底是温暖还是寒冷,但只有清晨微凉的光透过他的指尖。

  祈天国皇宫之内,亭台楼阁,蜿蜒曲折,屋檐层层叠叠不见分晓。四处更是高墙红砖绿瓦,金碧辉煌。

  腾云殿内,白玉珠帘响动,纱帘飘动。内间榻上一绝色少年全身赤裸跪于榻上,隐喻见那少年眉眼与念君含有三分相似。

  沐沉铭此时跪伏与他身上,颗颗汗水顺着精壮的胸膛滴落,臂膀强劲有力握在少年纤细的腰肢上,并且猛烈的撞击。

  少年任凭他为所欲为,但仍然时不时传来一两声痛苦的呻吟,惹得沐沉铭更是激动,反反复复的折腾着他。

  宫人皆退避殿外,恭敬候职。对殿内断断续续传来的暧昧声音充耳不闻。

  不多时,太子宠臣刘素前来腾云殿恰巧碰见那少年被抬走,人却已经变得奄奄一息。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刘素越过少年跪在沐沉铭面前“微臣叩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沐沉铭此刻已经着装完好,身着黑色银线麒麟袍。望着那少年被抬离得方向,微微愣神,眼前闪过的却都是武林大会上那一身红衣惊鸿一瞥的男子。

  刘素久不闻太子的声音,抬头见太子正看着门口,珠帘晃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不得不清嗓子似的咳了咳!

  沐沉铭才回过神来,见刘素还未起,暗衬道他定是又来劝慰他不要沾染男色,多多照顾后宫佳人,但他就是觉得那些女子实在没趣。此人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就这一点让他非常不喜,淡淡一瞥“刘总管前来何事呀?”

  刘素知道自己又惹了主子不喜,但有些话却又不得不说“太子殿下应当顾全大局多去陪陪太子妃,切莫于太傅大人生了间隙。如今皇上龙体抱恙,隐有衰竭之势。太子应当为将来好好谋划。昨日听闻同州一带遭遇蝗灾,百姓颗粒无收,同州刺史已上报朝廷,皇上已经同意拨粮,却还缺个押运的人员,三皇子此次正好昨日离京,这正是赢得民心的大好机会,请太子务必好好把握才是!”

  一连串的话让沐沉铭眉头一皱眼神阴霾感到愈加不耐道“刘总管所说之事孤已知晓,如此还有什么事吗?”还不待刘素回答便已道“没有就下去吧!”

  刘素本张口欲言,闻言生生的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甚是难受,被冰冷的双眸锁住身上瑟然一抖。最后无奈只道“臣告退”起身恭敬的缓缓退了出去。

  沐沉铭也并不是昏庸之人,刘素所言他也明白,因而吩咐了人备轿到云秀宫,沐沉铭佛起衣摆上了轿,小奇子亦步亦趋的跟在轿旁。

  轿子摇摇晃晃,红色轿帘摇曳,不由想起那红色轿撵中那惹人怜而又千娇百媚的妖媚少年,那样的风骨当真世间罕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太子是炮灰,大家不要误会了哈!

求推荐!

嗷!

求打赏!

来吧!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