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君待徐泽清离开,坐上了一棵及腰桃花树上假寐,但不知是重伤未愈还是刚才动用了内力,朦胧中意识越发模糊竟睡了过去。

  蝶骨扇从手中悄悄跌落在花海里,睫毛扑闪,不见了平日里张扬嚣张气场,眉头紧皱反而带着脆弱。一条笔直的腿掉在树下,火红衣袍和墨发飘荡在树间,宛如桃花妖精。

  裘无双见到的便是此番景象,他不过是无意那盟主之位而好山水,曾闻杨家堡的桃花极美便闲来无事想来看看。

  不想却遇到了这迷人心魄的花妖少年。

  他不禁蔽敛鼻息,缓步到树前,脚下一把蝶骨扇,便明白了此人身份。不由惊奇,不知传言是真是假,但他此般脆弱的模样确实不像传说嗜血凶狠的人,止不住的向他靠近一些,清朗的药香便已侵袭,眼睛变得深邃起来。

  那少年水润的唇瓣为何特别诱人。

  他本就是个不拘之人!心中竟狂跳起来,蜜色的脸颊竟升起了薄暮。

  缓缓亲了上去,小心翼翼就怕惊醒他,她唇瓣柔软的不可思议,心神荡漾间。撬开她的贝齿刚尝到一丝甘甜,突然舌尖传来剧痛,血腥味瞬间弥漫口腔,美目盼兮,里面燃烧着愤怒杀意,就连如此裘无双也觉得迷人心智。

  恍然间,尝到了口中腥甜,她的脸仿佛早在几世之前便映入了他脑海。

  一阵劲风从腹下袭来,裘无双连忙跳开立在不远处,念君从树上跳了下来,捡起蝶骨扇,浑身暴戾气息弥漫,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杀意更是不加掩饰。

  嘴里的血腥味让念君忍不住想吐,向周边吐了一口吐沫。扬起蝶骨扇一甩,重扇骨中射出三根银针对着裘无双潭中,元阳、死穴飞掠而去,裘无双忙险险躲开,银针扎在了桃花树上,桃花树瞬间枯萎凋零。

  裘无双心中一凉,原来真是带刺的美人,脸上嬉笑“真是一时一个样,刚才还是对我不设防的小模样,如今却要杀我了,当真善变的很呀!”

  他忍不住耍了一下嘴皮子,想看看她什么样!却没想激的她越发暴戾。

  念君见状不成功,看他的武功身法一流,如今偷袭不成已失先机,她如今重伤未愈,表面光鲜却已是强弓之弩,付出一掷决意一战显然并不理智。

  将蝶骨扇收在胸前,满脸嘲讽“没想到无双公子竟是个短袖,铸剑山庄如今只有你一个独苗,我看前途堪忧呀!”

  裘无双呼吸一滞,他从未像今日这般调戏人,他看她一眼,分明是一个暴戾绝色的少年。

  可是,竟是少年!

  他刚才到底是怎样被迷了心智,做出这般大逆不道之事!

  甚至猥亵了一个少年!

  心中品味着刚才心中美妙滋味,感觉却越发浓厚。

  他笑的如旭日暖阳,心中却复杂。

  他从未有过心动的女子,也不知喜欢一个女子是何种滋味,如今到底怎么了?

  白眉来时就见得这诡异情景,公子暴戾之气充满全身,杀气外漏,看得出来是处于狂怒之中。而对面站着一个如旭日暖阳的男子,俊美温和,但却透着不拘随性。一边燃烧着熊熊火焰,一边骄阳和煦,当真诡异。

  裘无双见有人来便运起轻功离开了,甚至还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4)最v新cx章J9节“O上%酷匠8/网

  念君看着那人背影暴戾之气更甚,心中为他记下一笔,誓要报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这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套!

  求推荐!

  投挖掘机!

  恶魔果我也奢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