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沉羽亦不防,气血紊乱嘴角流出血丝,心中更是大惊,他武功比他高出这么多,为何昨晚却走了,心中不解,其实他不知念君昨日晋级失败,深受重伤,连那女子都不敌,和他出手也极有可能输的,何况念君并不想于他交手。

  沐沉铭也暗自吃惊,薄唇被鲜血染红带上了迤逦的色彩,面色不明,心中感叹此人武功高强,性格张扬。他所想之事恐怕难以成功!却面上嗤笑一声,如此那他更要得到这个少年。

  众人心思复杂,但念君却一曲终了,她暗自将内力混与轻音中,唯有修为高深者方能感受这天人之曲的不凡之处,其余人便如魔音绕耳,气血沸腾。

  而霄凡用淡淡的眼神看她一眼,不过多时。“你受伤了!”他声音似从九天而来,虚无缥缈。

  念君狐狸眼微敛,勾起一个魅惑弧度,但心中却惊涛骇浪。

  她自以为控制的很好,却没想到还是被他看出。

  她纤长的手指轻抚着银亮的琴弦,底埋着头带着戏谑道“霄师兄可是担心师弟我了!”乌黑柔顺的发丝垂落一两缕在脸颊,白皙的肌肤相印成雪。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嫣红的唇角勾起轻笑两声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意味深长的道“也不知师兄是何种意味的关怀啊!”

  霄凡闻言身子似乎僵了一僵,随着念君越凑越近,一阵清朗药香袭入鼻腔,混杂着他自己的药香似乎变得暧昧,妖媚容颜在面前晃动,心猛地漏跳一拍。眼神挣扎然后越发迷茫。

  她为何却是少年!

  念君见状张狂一笑,“没想到师伯肯放你下山,师弟我可是高兴的很。也不知是否有幸邀师兄到我月落山庄做客,师弟我定当好好招待与你,以尽地主之谊。”

  L酷匠网首发g

  声罢也不听他回答便已毅然离去。

  霄凡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神识又开始飘远。

  他与她相识是在六年前。

  他站在门外,而她小小的身形拖拽着一身繁复的红袍,师傅脸上带着带着不忍轻轻揭开了她的衣物,各种青黑的伤痕纵横在她小小的身躯之上。

  她抿唇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像一排羽扇扑闪着,投下一道暗影。

  他惊异于那一身妖异的红也惊异于她满身伤痕,却见她微微睁开了眸子,眼神淡漠的扫视了他一眼。

  他知道她的师傅,毒医,一个痴迷毒药行事毒辣的疯子!师傅曾叹道,他怎么如此的狠,竟连徒儿都拿来试药。

  以往他不过在脑海中勾勒,如今亲见才知道是怎样的残忍。

  那一幕震惊了他,在心中生出怜悯!

  甚至在她面前活的如此肆意都感觉成了一种罪过。

  他总是不经意间想起她,甚至曾让她离开那个疯子。

  可是,她的眼光对他不再淡漠,却开始毫不露骨的开始憎恨。

  时光淡淡逝去,溪水涓涓,他看见她转眼已经成了少年。

  师傅站在他面前无奈的对他摇摇头说“你莫在去帮她了!”

  为何?

  却听师傅道“你这不过是增加她的磨难!”

  心猛的一滞,他怎么忘了!他们的师傅本就不和,又怎么会让他容忍他的所作所为!

  师傅说的对,其实他也不过是在伤害她!

  后来,他让自己眼睛去学着淡漠她的一切,却不知心却总是向她偏离。

  而此时人群丐帮长老徐泽清悄悄退出人群也不知所踪。而只有丐帮中人发现。

  在杨家堡后山桃花林中,多了一抹火红的身影,正背对着身后那位穿着破烂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恭敬的立在念君身后,而眸子里精光闪烁。“公子,叫属下前来,所为何事?”

  念君也不转身“三皇子曾对我有恩!因此我想助他一助,徐叔以为如何?”徐泽清依旧恭敬“既然是公子的恩人,自然应当相帮。”

  念君道“那就多谢徐叔了!还请徐叔唤白眉前来”

   她话落便不再言语。

  徐泽清见状退下,寻了白眉告知,然后回到擂台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好看不!

  哎呦!我都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