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君看着红缨清亮的眼眸,却什么也看不透,她知道世上最看不清的便是人心,她看不透,也不想看透。脑海中却突然闪过小姚那单纯的眸子,如水般清澈透明不含杂质,她的心如今越是污秽却越是渴望纯净了。

  “我素来最纵容的便是你,你可知为何?”

  红樱抬头看向念君看见她的眸光变得晦暗不明幽幽。“红樱不知!”

  “那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便做作起来,失去味道。

  念君呵呵的笑两声,紫衣暗中松了口气。

  是夜,往日圆月不见踪影,伸手不见五指,天幕一片漆黑,。

  念君今夜感觉到体内真气翻涌,万物聚一是一部速成的内功心法之宝,她修炼到第八层现如今隐有突破的迹象,不禁心内大喜。

  她静静坐在床上归息吐纳,等着突破,心里一阵可惜,如果在玄冰床上突破得到的益处会更大,奈何回去也来不及了。

  她将体内真气牵引着顺着经脉流动,一次又一次在丹田经过,每经过一次真气就增加一分,渐渐的,真气流动越来越快,她全身滚烫,满头青丝飞舞,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感觉身体要爆裂开来,紧咬银牙,成败在此一举了。

  突然,念君听到一阵细微的破空声,三根银针向她直射而来,念君不得不闪,体内真气却一泄。

  “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突破已然失败。

  她心内怒火焚天,到底是哪个贼子偷袭于她,今日坏了我了大事!!不到片刻一阵阴冷的掌风袭来,只闻一女子大喝“还我哥哥命来?”

  她闻言抓起蝶骨扇一闪,觉得这女子愚蠢至极,将自己暴露在敌人手下,脚尖一点,身形如鬼魅移至女子身后,‘刷’的将扇子打开暗藏劲风向女子扇去,击中女子后背。

  只听女子传来一阵闷哼,喷出一口热血,背对着念君软倒在地上,一阵抽搐。这一掌念君用了八成功力,想女子就算现在不死也活不成了。

  心中冷哼一声,蝼蚁也敢妄想撼动大象,真是不知死活。

  她心下一阵放松,谁知触不及防之下那女子悄悄塞了什么丹药进嘴里,瞬间身形暴起从窗户急射而出,逃了。

  念君见状忙跟了上去,心中暴怒,今日竟然无名杂碎手里吃了暗亏,想要加快脚步逮着那个杂碎,可突然发现体内真气不足,想来是突破失败的缘故,如今只能落着一个丢不了,落不下的结局。

  真是大意了呀!!!!

  夜里,正万籁寂静之时,两道身影在黑暗中穿梭,一前一后。沐沉羽正拿着属下呈上的密函静静思索,灯火摇曳。

  突然,碰的一声,一人影破窗滚落在地,飞快的奔向他。

  沐沉羽闻声迅速闪向床边抄起御龙剑“是谁?”

  烛光闪烁,一女子身穿夜行衣正卷缩在地,一张惨白的小脸上的盈盈水眸正看着他,嘴角有一丝血迹,显得楚楚可怜,心下也略有怜惜。

  花琳见状心里一喜,再逼出一口鲜血“有人要杀我。公子,救命!”

  沐沉羽不忍,只听门口碰的一声巨响门倒了下来,出现一人影在黑暗之中看不清容貌,沐沉羽挪步到女子身前,按剑站立。

  *酷)匠《。网正版首发

  来人慢慢显出身形,只见一身火红色衣袍,金丝祥云加袖,未着腰带,红袍松松垮垮。手握一把寒铁蝶骨扇打开斜在身旁,周身杀气腾腾。

  她容貌被隐藏在夜幕之下,犹如暗夜修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推荐!推荐!

你的打赏将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