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后-------------碧空无云,夜凉如水,一轮玉盘高挂苍穹,莹莹月光泻在世间,夜来香极尽绽放,悠悠清香沁人心脾。

  祈天国京都清水湖畔坐落着月落山庄,月光洒在青砖绿瓦上,朱漆大门上渡了一层荧光,便看见门上的赤金雕花,室内的白玉地砖,沉香桌椅,皆是极尽奢华。

  一室内有一虎皮软榻,上面躺着着一身红衣十七八岁的慵懒少年,她的髻若裁,眉如画,朱唇似血,如锦缎的墨发散开在榻上。

  灯火摇曳,她手上握着一把赤红蝶骨扇轻轻晃动,突然她狭长狐狸眼眸瞳孔微敛,勾唇一笑,绝美却嗜血。

  而她旁边站立一冷峭男子,周身笼罩着孤寂,仿佛黑暗要将他淹没,少年看他一眼,齿间轻笑。

  突然一道黑影闪进屋内,对着少年恭敬的低头跪下“主子,属下已查明此次武林大会掺杂了许多朝廷中人,此次太子和三皇子也要前往。”

  少年待来人说完挥了挥手,那人识相的身形一闪就不见了踪迹。

  少年思索片刻,抬手将男子的下颚捏在手里,将男子拖拽在自己面前“月弥,我父亲可有消息!”

  她喉结上下滚动,醇厚低糜的声音发出,表情虽然不耐,但在别人眼中却充满了诱惑。

  月弥见状挣开少年的手,推知三步之外,恭敬的低下头跪下“并无消息,属下失职,请公子责罚。”

  他的声音极为清冷,让人感觉不出情绪。

  少年看着空无一物的手,眸子下敛,唇角微勾“哦!责罚!”

  “你想要责罚”向男子摆了摆手温润道“过来”少年带着不容抵抗的语气。

  看。‘正版章节TI上酷.匠:+网/@

  可月弥依然跪在地上不动,她轻笑两声道“可真是不乖,竟敢不听主子的话了!”月弥不得已移到少年跟前,猝不及防被少年压在榻上,他的冷眸里映着少年的绝色容颜,心颤了颤,呼吸变得紊乱。

  念君脸上终于有了满意的神色,她喜欢听话的人。

  七年时间,以前那个瘦弱的小女孩的模样已经记不清楚,五年前以自己的弱小之躯开始创建势力,虽然艰难。但结果却是可喜的,现在她的势力几乎涉及四国,这也得都亏了她的好师父的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武功秘籍,她以此更是疯狂广收子弟,扩展门徒,更是暗中组建暗杀阁,悄悄在各国的军中朝廷暗藏势力。她手下的产业也涉及到酒楼客栈,银楼妓院,古玩私盐,粮草兵器各个地方。

  她隐在幕后,她知道已经开始引起了各方势力的好奇,但她为了寻找父亲却是依然不遗余力的,甚至不惜暴露自己。

  念君虽在毒医哪里吃尽了苦头,但她依然并不后悔,这个世界如此现实,强者为尊,身为弱者就会被欺凌。

  武林盟主杨黎是杭州人士,为杨家堡堡主,因此次武林大会在杨家堡召开,各番武林人士接连来到杭州城,此时城内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正人声鼎沸,喧闹非凡,处处正议论着此次是武林盟主十年一度新武林盟主的选拔,有志之士皆摩拳擦掌,等待能夺盟主施展一番抱负。

  念君此时正在听雨楼的黄字包间内,除了她还有三位气质各异的绝色美人,念君用蝶骨扇抵着头颅慵懒的躺着贵妃榻上,注意着街上千种姿态来来往往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开第二卷了,大家快来捧场啊!

  请让女主安静的装会逼!

  投票啦!

  快来!排队,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