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墨和念君闻言大惊失色,嘱咐车夫快走。车夫也被那凶神气煞的样子吓得惊慌失措奋力的扬起马鞭,驱赶马匹。

  念君被跌的一阵不稳,抓住车壁掀开车帘走了出去。马上四人见到念君出来一阵振奋“云姬,还不快快随我们回去,妈妈那么疼你,定不会责罚与你,快叫马车停下。

  想叫我到魔窟了去还真是想的美,马车一颠簸,念君险些被抛出车外,不得不趴在车辕上,一咬牙“大伯,你再快些,他们是坏人想将我和哥哥卖到妓院了去。”

  车夫闻言更是加快马车,心里暗骂这群丧尽天良的混蛋居然把孩子卖到妓院里去,这不是要毁了孩子呀!

  后面人见马车疯狂疾驶,溅起漫天黄沙。一阵怒骂,尽全力追赶。

  最前面之人将马鞭一扬,卷住车夫腰身用力一扯,车夫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跌落在地没来声息,念君看着车夫被践踏在马蹄之下,肝胆欲裂,双眼充血,是她白白害了他一条性命。

  丁墨见形势不对想要出到车外,念君一阵愤怒的嘶吼“把包里的匕首给我,丁墨急忙的递给了她,念君将刀拿到手里,挣扎着站立起来。

  马匹因无人驾驶满满放慢了脚步,一男子见机跳上马车还未站定,念君发了狠,猛地一脚将他踢倒在车上,想要挣扎起来,念君见机拼着狠劲扑在男子胸前将刀扎在男子心口,一股热血喷洒在脸上,她满面狰狞扭曲,血红的血在白皙的肌肤上尤为明显,双目赤红犹如地狱修罗。

  手掌震得发麻,男子满脸惊恐眼瞪得滚圆,还想挣扎一番,念君咬牙在下一寸,见周围男子似乎跃跃欲试也想跳上马车。大呼到“丁墨!出来驾车!!!”

  身下男子费力的一直挣扎不休,念君将匕首在他的血肉里绞了绞,直到身下男子断了气才扒出匕首,费力的将男子的尸体掀下马车。

  念君不由松了口气,怔怔的忘着男子跌落的地方,杀人的感觉意外的让她欢畅淋漓,翻腾的血液似乎在体内蠢蠢欲动。

  丁墨看见的便是一幅血狱修罗嗜血的景象,心中绞痛,他居然如此无能,让她一个孩子为他做这么多!!

  上前拉起马车的缰绳胡乱着赶着马车,马车左冲右撞反而使那些男子不敢靠近了,车子慢慢偏离官道,驶向山上。

  `T更新《r最快上%6酷匠网-;

  念君看后面人越追越近对着丁墨一咬牙“进去”丁墨还在努力赶车满脸焦急看着念君,却见她脸上的坚持,见他进了车内念君把匕首用力插进马臀,随着一声嘶鸣,马儿吃痛疯魔的跑。

  颠簸中她奋力的抓住车辕,丁墨在马车里被震得左右碰撞。

  在归云山上一辆马车横冲直撞,惊得飞鸟四散。马车上有一满身鲜血的男孩正险险的抓在车辕边上,满面苍白,一口银牙咬紧费力支撑。马车无人驾驶渐渐驶向迷雾林的悬崖边,而车上主人并不知道。

  念君眼前景色飞快转变,渐渐起来浓雾遮天蔽日的五尺不见人,马匹依旧在奋力奔跑,念君觉得不能再等着马匹停下了。

  “丁墨,出来我们跳车,现在什么都看不见,我怕到时候撞上什么东西到时候车子被毁,要跑也来不及了”

  丁墨闻言从车内挣扎着爬了出来,厚重的白雾遮住了双眼,连近在咫尺的念君都只隐隐约约见个轮廓,在近一点见念君险险的趴在车的边缘,心内大骇连忙把她拉了过来,身子柔弱无骨。

  念君此时早已没了力气,浑身发软,她在和大汉搏斗时占得不过是个时机,拼着一股狠劲,神经紧绷的早已透支了,而且又一日未食,早已是强弓之弩了。被丁墨抱在怀里才方有一丝放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求推荐!撒花!

  女主杀人了,真腻害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