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终于到来,念君身穿男装,平日里她都是穿的男装出门,所以后面龟公并不觉得奇怪。念君带着丁墨出了桃花院,她感觉的到身后有人跟着把人带到市集,开开心心左逛右逛,她特意选了今日集会,人来人往的特别多。

  她注意着后面的龟公似有放松,立马拉着丁墨进入一个小巷,左拐右拐的出了市集,丁墨默然不语跟着念君,感觉到拉着他的小手满是坚定。

  出了市集走向城外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哪里,念君心了松了口气,成败在此一举了。念君放开丁墨到一个草丛边扒出一个包袱,这是她偷偷一点一点转移的银两还有景殇的一把匕首。

  丁墨在看到马车和她扒出包袱时吃了一惊,隐忍聪慧,心思周密、这个孩子太不简单。

  只怕不是因为他早就已经逃了,心不禁狂跳了起来,她是为了他呀!虽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可如今心中升起的温情不是假的。

  念君拉着丁墨疾步如飞上了马车,时间紧迫也不容她多说,急忙叫车夫赶车,念君看了看车后并没有人追来,心终于放了下来。

  车夫奋力的一扬马鞭,马儿吃痛跑了起来,疾步奔腾,马蹄带着滚滚黄沙,遮天蔽日。

  龟公发现念君和丁墨不见之时,急忙赶回桃花院向老鸨告知,老鸨心中怒火滔天将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面目狰狞道“好啊!好啊!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居然敢跑,马上派人去把他们给我抓回来,我要打断他们的腿,叫他们还敢在跑”

  /看Z.正d版y章\《节P#上io酷匠#w网uj

  烈日高挂在归云山头,蒸起一片水汽,层层叠叠的树一棵簇拥着一棵,万物复苏,一片生机勃勃,风轻轻抚过,绿叶抖动投下斑驳光影,树林了的空气要好的多,清清凉凉的,风带着这一缕清凉吹入官道,减缓了那炎炎暑气。

  马蹄声夹杂着漫天黄沙滚来,只见官道上驶来一辆马车,车夫猛一扬马鞭,车更快了三分,不知有什么急事,行驶着这般快。

  念君和丁墨都是第一次坐马车,只觉得颠簸的五脏六腑都要翻腾起来,车板更是要将他两骨头拆散了架。

  丁墨见念君脸色惨白,唇无血色。心中微疼,一把将念君捞在他身上,想让她不被颠簸的那么厉害,念君顺势趴在丁墨胸口,用头蹭了蹭,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躺好,鼻腔里传来男性冷冽清爽的味道,让人安心,不觉昏昏欲睡。

  丁墨感觉胸口被蹭了蹭,一股热热的鼻息喷洒在胸前,只觉的好似被传染了,全身变得滚烫,想要抱紧一些可又怕吓到她,只得僵硬着全身,盯着人儿的脸蛋,小脸一脸安详,小嘴微启娇娇软弱惹人心怜。

  车夫在外泰然自若的赶着马车,后面突然传来纷杂的马蹄声,只见四匹马上分别坐着袒露胸脯的煞气男子,最前方似领头男子奋力的甩着马鞭,打的霹雳直响“前面的人把马车停下”说着更是一阵猛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