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墨闻言只感觉心了一痛,手足无措的拍着念君的背,碰的一声把门关上。

  看=。正{版章节s6上酷{L匠网UJ

  老鸨被关在外面见状尴尬的走了。

  丁墨坐上椅子将念君放在腿上,用手想去擦她的眼泪,可被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他的心似羽毛般的撩拨了一下。

  念君在老鸨走了后早已熄了声,见丁墨直愣愣神游在外,不禁担忧他失忆也不知是伤了脑子还是怎么了,看这样子好像是伤了脑子,她又暗置在老鸨头上记上一笔。

  她用双手把丁墨脑袋固定着正对他满脸严肃“丁墨,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丁墨闻言震惊的看着念君“知道,我妹妹”然后又疑惑道“难道不是吗?”

  “我不是你妹妹!”念君简单的给他说了他们如今的处境,便问他“你愿不愿意和我离开”

  丁墨沉默了很久用那双睿智的睃子看着念君“愿意”

  她松了口气“那三日后午时在后院门口见”

  丁墨怀里一空隐约有些失落,望着门口久久沉思,眼神晦暗不明。

  念君下到三楼只觉的此刻热血沸腾,把红翡从脖子上取下来把玩,白嫩嫩的小脸激动着粉红,这半个月来她也不是在这白呆的,一切事宜都已经准备好了。

  而且在老鸨那顺了五百两银子,金银首饰也有一些大概值个二十两吧!狐狸眼了放光,越想越激动,明日终于可以逃离这个魔窟了,激动的一抖红翡就掉在地上,心里微急弯腰去捡。

  两男子围茶几而坐,一人身穿紫金蟒袍,身材壮硕,面容邪魅。另一人年龄直至弱冠,一袭白衣加身,面目儒雅俊逸,恍如神仙中人。

  “素闻祈天国三皇子温文儒雅、平易近人,翩翩君子宛如兰,今日得见果然不凡。”蟒袍男子移步走向窗边,见白衣男子只是温文儒雅的浅笑也不见回答,心里对他略有敬佩“我国北方连遭干旱,百姓颗粒无收,饥民怨声载道,北方不固,南方天烬国更是虎视眈眈要想来犯我鹤伏国,天烬国兵强彪悍,白莲国海运畅通,祈天国居三国之中贸易畅盛,而我国土地富饶”

  他叹息一声道“奈何天公却不作美,连年干旱,祈天国于我国相连,三皇子我想你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

  “哦”清冽明朗的声音传来,白衣男子端起一杯茶轻轻吹拂,水缓缓荡漾起阵阵涟漪。

  蟒袍男子闻言心里微感焦急,但面上不显“本王听说三皇子掌管粮运贸易,特来此借十万担谷粮,以解着燃眉之急,来日定双倍奉还”

  白衣男子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声音朗朗沁人心脾“穆王爷为何不像父皇借粮,单单找上我,你可知已至我于不义之地,怕是有人在王爷耳边说了什么吧!”蟒袍男子闻言大惊,思绪一闪明白过来“三皇子恕罪,是本王鲁莽了,听了小人谗言,那这借粮……”

  话还没说完只见白衣男子一阵风的掠过拉开大门“谁”

  沐沿羽拉开大门只见一个头梳双丫髻,身着粉红色纱衣,肩上垂落着两条红色丝带被门风吹起,眉目如画,宛如九天落下的小仙子,手上拿着一块红色物件拍着胸口,好似受了惊吓。红唇微启,狐狸眼瞪得滚圆看着他,眼里好似闪过一丝戾气,恍如幻觉。轩辕清心里闪过一丝尴尬,他好像误会什么了。

  念君吓了一跳,明白自己好像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了,心里有些恼怒,捡个玉佩也出祸事,如今只能装傻充愣了。面上惊恐道“你干什么?”说着小嘴一撇要哭出来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