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过不久,空气里都似乎带着冷冽,连绵春雨突然到来,打的让人措不及防,扑头盖脸的洒下,沾湿了衣物让人止不住浑身一哆嗦,官道也变得泥泞难走。

  在靠着郁南山的官道旁有一个小茅亭,此时正有两个汉子在那里避雨,一人浑身肌肉扎猛、脸上有一道刀痕至鼻梁划到颈上,满脸暴戾不耐。而另一人却枯瘦如柴如同一个人形骨架,让人很怀疑是否一碰就会散架,尖嘴猴腮眼神阴戾。

  这时彪形大汉满脸不耐对瘦子说道“大哥,这雨现在还不停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呀!都已经下了半个时辰了。今天又一个小崽子都没有抓到,真倒霉了喝凉水都要塞牙缝”

  瘦子很久后才答话“你急什么,不就下个雨而已,多等等又如何”彪形大汉闻言顿时激动的浑身发抖“还不急都好几天了一个人都没抓到,再这样下去都要喝西北风了”

  酷匠网唯一B1正版},x其A他)都ye是rt盗8版@T

  瘦子瞥了彪形大汉一眼“叫你平日了性子不要那么急,急也没有用处,我们吃的是老天爷的饭,看的是机缘,老天爷让我们有的吃就有的吃,没有也没有办法”顿了顿看向官道“说不定下一刻机缘就到了也说不定”彪形大汉闻言有些奇怪顺着瘦子的目光看去,只见官道上一个十五六岁少年拉着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向茅亭奔来,破破烂烂的衣服被淋湿贴在身上,雨水顺着头发跌落,近看来少年一双丹凤眼徐徐生辉、鼻梁高挺、薄唇紧珉,竟是一个绝色美少年。再看那个小女孩粉雕玉琢,虽有些瘦小但眼里波光流转、灵气逼人。

  彪形大汉顿时满脸狂喜“大哥,这是老天爷送的大礼来补偿我们这几天呀!,看他们打扮定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孩子,大哥,这是一对绝色呀。定能值不少银子”说着激动的想要向那对人儿走去,瘦子一把抓住了他“等他们过来,你这样容易打草惊蛇”彪形大汉只得停下脚步,等着他们过来。

  丁墨和念君已经行走了一个月,一路上走走停停,经过花县采过百花,路过祥州见过举世闻名的春楼,到过云泊吃过浅线鱼。

  在路上一边赶路一边寻找和红翡有关的东西,她发现这个国家似乎没有人认识这块红色的翡翠,只认得绿色的和白色,一路上她与丁墨相互扶持。

  丁墨是个十分聪明睿智的人,但是心事很重,心机也太沉,但对她却是真心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者乌龟说:

好累!

求推荐!

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