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她的最后一次任务,只要完成这次任务,她就可以离开那个住了十二年的地方。十二年,一生才多长啊。十二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她要带着爷爷离开那个满是血腥与弑杀的地方,她不想一生都做杀手,不想一生都在刀尖上讨生活。

  当初,她为了爷爷来到了罗刹谷,现在,她也要为了爷爷离开罗刹谷。

  她是罗刹谷罗刹邦榜上前几名的杀手,外界传言她无情,残忍,冷酷!每次出手,不取目标决不罢休,就算自己遍体鳞伤!

  这次的任务是刺杀七王爷。七王爷——莫楚岚,当今皇上的胞弟。刺杀七王爷是江湖猎金榜榜的榜首任务,江湖杀手无人敢接。于是罗刹谷谷主发布了罗刹令,只要罗刹谷有人敢接这个任务,完成之后便可脱离罗刹谷!

  她心动了,为了爷爷,她接了这个任务!江湖开始沸腾——蝶刹出手了!

  蝶刹,让江湖人闻之战栗的名字。之所以叫蝶刹,是因为她每次接任务,都会带一个蝶形的面具,右眼角也有一只黑色的蝶。她的剑鞘也有镂空的蝶,栩栩如生。她每次的任务都是一等一的难,而她每次都要求自己必须完成。久而久之,蝶刹的名声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敬畏!

  她来到七王爷府,王府上下一片寂静,如同沉睡的困兽。花园池塘里蛙声一片,给王府增添了些许生机。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她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七王爷的房间,今晚的王府似乎有些松懈,难道七王爷不知道江湖上的猎金任务?杀手的直觉让她觉得有点不安,可是她不能退缩。能否带爷爷离开罗刹谷就在于今晚了!

  莫楚岚安静的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这王爷这么没有戒心?还是。。。她没有迟疑,剑直取咽喉!就在剑接触到咽喉的那一刹那,床上的男子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眸子,让人不自觉的溺入其中。

  莫楚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开口:“难不成令江湖人战栗的蝶刹只会趁人之危?”“我趁人之危?难不成我还要敲锣打鼓来告诉你七王爷我来刺杀你了?”“安落苒,原来你就这么点实力啊。”

  她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江湖人都只知道她叫蝶刹,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而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空灵的声音。莫楚岚从床上下来,直视她的眼眸,“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处理你呢?”“处理我?看你的本事了!”刺杀莫楚岚的任务之所以没有人敢接,就是因为传言莫楚岚武功高强,没有几个人能与他匹敌。

  她虽然嘴上说看他的本事,但心里却没底。她能感受到他的气场有多强大!可是箭在弦上,她不能表示出一丁点的畏惧。她先发制人,剑直指他的胸口,他一个闪身便躲过了!天,他居然能躲过她的剑!她的剑,素以快、准、狠闻名江湖,可现在却被他轻而易举的躲过,他的身手是有多快!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折扇与她对战。渐渐的,她落了下风,她开始招架不住。可是她感觉得到,他还没有用尽全力,他没有要置她于死地的意思。

  她再厉害,也是个女子,力气与耐力怎么敌得过一个习武多年的男子!何况是她!她绝望了……她放下了剑,问:“你又不杀我,你到底想怎样!”虽是妥协的话语,可是语气却没有丝毫的退让。这就是她,蝶刹安落苒!

  “安落苒,如果我让你待着我身边你会愿意吗?”出人意料的话让安落苒猝不及防。也不管莫楚岚是何用意,安落苒毫不犹豫的出口拒绝,“我不愿意!”莫楚岚似乎有些许落寞,但眉起眉落之间,他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又变成了那个自信而又高傲的七王爷,还有一点狡黠。“那好,今晚我放你走,不过,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待在我身边的!”

  看正Pd版/Z章^h节;上{酷#&匠~…网_'

  安落苒不禁对莫楚岚的话感到困惑,这个叫莫楚岚的王爷,不仅知道她的名字,还想要她留在他身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安落苒回到了罗刹谷,罗刹谷位于罗刹森林里面,罗刹森林阵法广布,一般人进不了。

  安落苒回到罗刹谷,尊上已经在大殿上等着她了。她不知道在等着她的,将会是什么。罗刹谷有罗刹谷的规矩,凡事接了罗刹令的杀手,没有完成任务的都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而处罚视任务难易而定。任务越难,处罚越重。所以罗刹谷的杀手们接罗刹令都会三思而行。

  尊上依然带着黑色斗篷,用同样的黑色纱巾遮住了脸。没有人见过尊上的真容,只知道尊上是个女子。对,掌管着大半个江湖杀手的尊上是个女子!

  “蝶刹,你知道罗刹谷的规矩。”冷冷的声音让人觉得冷酷无情,但安落苒觉得,尊上肯定经历过许多,不是她本来就无情,而且现实逼得她不得不无情。安落苒立在大殿中央,“我没有完成任务,全凭尊上处罚!”“蝶刹,我本来也不想罚你罚的太重,但是这次,雇主特地要求我……”安落苒听着尊上欲言又止的话,心里燃起不好的预感“尊上,要用命来偿还任务的话,蝶刹绝无二话,但请尊上不要伤害我爷爷!”

  尊上看着大殿中央的女孩子,倔强的身躯依然笔直的站立着。“蝶刹,你也知道,我是个惜才的人,况且你这么多年为罗刹谷做的,我实在不忍心……而你爷爷……”尊上顿了顿,“听到你任务失败的消息,就请求我不要杀你,他……”

  爷爷!安落苒大慌!不会的!不会的!“马上来吧。”只见大殿外面有人捧着一个盒子走进来。安落苒身形不稳,那人将盒子递给安落苒,似乎还有一丝不忍。安落苒抱着盒子瘫坐在的地上,眼泪不停地流出。嘴里喃喃地叫着“爷爷……爷爷……苒苒对不起您,苒苒对不起您啊!”

  大殿上的人何曾见过这样的蝶刹,安落苒和爷爷的关系,他们都看在眼里。其实他们也曾羡慕安落苒,还有一个如此疼她的爷爷。现在……蝶刹,似乎要走了……

  “尊上,我没有完成任务,但我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我是否可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