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暮雨以惊世骇俗之力顺利晋级,火舞接着毫无悬念的晋级,眼下整个仙门大会就剩下三个人了,姜暮雨,姜云凡,火舞,三人,到了仙武大会最后的一场比试了。

  对于姜暮雨来说走到这里已经够了,他也不想拿什么第一,但只想和姜云凡好好地打一场,之后他打算离开这里去找小白,不管找不找的到他都要去试试。

  抽签开始,三个人里面只有一个人能抽,这个人最合适的还是姜暮雨,姜暮雨抽的是火舞,对于别人来说这还有什么比的,的确如此因为两人名义上是夫妻,两人肯定会有一人让步。但没想到的是两个人竟然都没有让步。

  擂台上姜暮雨和火舞静静地看着对方,衣带随着微风飘舞,姜暮雨沉默着,火舞也沉默着,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你站到了这个台上吗。我想和你谈谈”

  姜暮雨淡淡的道:“你说吧。”

  火舞问道:“那天你对我做了什么?”

  姜暮雨道:“那天你昏迷后,我就把你抱到了屋里,当时天很黑,我并看不清楚你的样子,所以才给你穿了衣服,除了你的胳膊我那也没动。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我句句属实。”

  火舞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姜暮雨沉默起来,想想三年来朝夕相处,说一丝喜欢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他这又怎么说得出来呢,他怕他一说出来就会忘了‘她”但他也不想骗骗自己也不想骗她。“有过。”

  火舞道。“你过来我给你除去那绝情咒”

  姜暮雨缓缓走了过去,火舞轻轻吻了他一下,姜暮雨直觉嘴上一冰,幽香袭来,姜暮雨不禁愣了,片刻火舞笑笑道:“看来我还是认输吧”接着火舞向裁判提出弃权,看着火舞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他觉得他负她。

  最后终于轮到姜暮雨和姜云凡的比赛,全场的气氛无比的凝重,各大门派的长老们期待着这两个仙门中堪称顶级的弟子的决战,而两个人早已想想好好领教一下对方的实力了,所为求战若渴正是此意。

  姜云凡露出一个微笑:“狗蛋,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定要和你好好的打一场。”

  姜暮雨笑笑道:“好,我定当权力奉陪。”

  姜云凡拔出剑来大喝一声:“看剑,我来也。”

  s酷匠f网,y正i版g首AE发m

  姜暮雨运起火灵之力:“火手”一张巨大的火焰手掌出现铺天盖地的姜云凡拍了过去,姜云凡一连忙抵挡,但巨大的力量袭来,他一下被拍飞了出去,姜云凡口吐鲜血心说这小子果然厉害,但在厉害也厉害不过我的剑阵,待会我就让你唱一下午剑阵的厉害,姜暮雨是出火手相他抓了过来,姜云凡一跃跳到半空冷笑一下大喝:“紫云仙剑阵”寄出飞剑化分出无数的气剑,向天罗地网一样的将姜暮雨围了过来。

  姜暮雨暗道倒不好,连忙使出火手想要冲出去,只听轰的一声,火手一下溃散,但那剑阵竟然完好无损,姜暮雨楞了一下,心说连火手都不管用了这可怎么办呢?

  姜暮雨脑子飞转起来,想起暮雨剑来,当初他的血滴在剑上,暮雨剑竟然奇异的解封了,好像自己的血能唤醒这剑一样,当下便再次使出暮雨剑,在自己手上哗啦一下,顿时鲜血直流。

  姜暮雨把血滴在剑上,顿时暮雨剑震动了起来,一股庞大的血红气息就涌了出来,姜暮雨握着暮雨剑就感觉好像是血脉相连一般,接着那血红之气,就奔用了起来,比上一次的力量都更胜。而且感觉只凭暮雨剑案的力量就足冲开这紫云仙剑阵了。

  紫凡看着自己的弟子,身陷剑阵之中脸色一下变了,作为外门能坚持到如此,已经让人不可小视了,他可不想就此夭折了一个上好的弟子,而且钱三强已经有他两个弟子了,对此他应经很满足了。

  想到这他回头看了一下,发现火舞竟然没在,问后面的几个弟子道:“你们师姐到哪去了”

  一个弟子道:“师姐所不舒服,好像是到后面休息去了。”紫凡也没多想继续看向台商,火舞一个人偷偷来到天台一个僻静的地方,见四周没有人注意,取出笛子就轻轻的吹奏起来,声音清幽婉转,回音缭绕随风散去,他做的只需要耐心的等待而已。

  这时天地出现了异象,只见阴风四起,乌云笼罩,日月无光,周围竟然奇异的变成了血红色,好像是有什么大灾难要降到了紫云门上,众人皆是惊恐不已。温度好像都要降下来了紫空紫凡,紫玄和逍遥尊者几乎都做不住了,接着无数的阴魂飘荡而来,成千上万,发出阵阵的哀嚎,让人听了毛骨悚然,整个紫云门好像变成了修罗地狱一般。

  断头的恶鬼,断臂参值的幽灵,只剩下下半边脑袋的妖魔,恐怖无比,他们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召唤来的一般,接着地面裂开了无数的裂缝,如铜攀蛇一般,向众人脚下蜿蜒,渐渐扩大,让人胆战心惊。站起来哦纷纷躲避。

  接着一一群黑压压的东西饿就飞了过来,密密麻麻的一会飞到了众人的面前,竟然是巴掌大的黑色马蜂,冲人就蛰了起来,接着有人就看到,一个光点从空中落下,正是火舞的信号。

  几个黑衣人在后山,潜入道天云之上,在上风口的地方拿出身后的后里打开,从葫芦里冒出一屡白烟随风向天台飘去,正是唐门无色无味的毒咽麒麟烟。

  接着一大片的仙门第子都被撂倒了,紫凡紫空紫玄看着自己的弟子们竟这么一个一个的倒在地上,都傻了,接着他们也感到云一阵头疼,逍遥尊者对众人喊道:“空气里有毒大家并住呼吸”

  所有人闻言并住呼吸,但那毒蜂也不好惹,整整五六千弟子现在竟然还剩了,几百个人,而这几百个人眼看也要撑不住了,谁也没想到紫云门竟会造次大难,这下紫云门是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剑阵翻出一道光芒,吸收完天地间浓厚灵气,无比的强盛吗,姜暮雨胳膊伸到身后,暮雨剑上血杀之气直冲天际,遮天蔽日,抹杀了我书生灵的仙剑此刻显得恐怖无比。

  姜暮雨大喝一声“破”。极大无匹的力量涌出,剑阵无数的利剑发一下飞来,力量恐怖至极,只见一时间风起云涌,天地失色,接着就是震耳欲聋,宛如霹雳的一声声响“轰”。

  天云一片血红,剑阵别破,无数人到飞出去,大地开裂,山河倒流,仙境般的紫云山瞬间变成了地狱一般,这一天就是他们的地狱,纳兰柔儿口吐献血倒在一边,只见报炸的中心血气弥漫,走出一个人来,那人双眼通红,红发票票,眉间还燃烧着一缕狭长的火焰,浑身破烂,手上滴着鲜血,宛若杀神一般,正是姜暮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