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天云台上,各大门派纷纷到齐,观看和参加最后的十强争夺大会,浩浩荡荡五六千人,姜暮雨站在紫凡的身后,火舞面容憔悴的站在姜暮雨的身边,好像是一晚没有睡觉的样子。

  紫云后山,绝情门数百名仙师级以上的弟子埋伏在四周,等待山上的信号,然后杀上山去灭了仙门,从此再绝情门一统天下的日子指日可待了,想到这里一旁的绝情师太,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个计划整整进行了十年,有了火舞的情报,他们对于紫云山了如反掌,紫云山地势险要,除了绝云梯外,后山还有一条十分隐蔽的山洞,山洞通往山顶,原来是个水道,被流水冲刷而成,后水道被火舞改道,就变成了一个可以让人秘密通行的秘道。从这上到山顶神不知鬼不觉,然后再冲山顶杀到天云,等紫云门反应过来也来不及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那几个可恶的老头子,但又绝情风在手,任他神仙也难逃,这也多亏了火舞这个好徒儿,数年来经培养了数万只,任老头子再厉害也抵不过这术万的绝情蜂。现在剩下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另一边,紫云山的悬崖峭壁下,数十个身穿黑衣的黑衣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个葫芦,还背着一个风筝一样的东西,个个修为也都在仙师以上。不一会就从悬崖上,垂下了数条看不见尽头的绳子,几个人相互看了看,一个个接着爬了上去,这些人正是唐门的人,曾屡次刺杀五大门首却都未成功,他们想借此机会将紫云门灭掉,新仇旧怨一块报了。

  天云之上,姜暮雨和其他几个弟子抽完签,姜暮雨对战的是玄字门的叫子柔的姑娘,姜暮雨隐隐的觉得这个姑娘好像在哪见过,那叫子柔的姑娘,也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甚至比火舞看他的表情都冷,让他有种如入冰窖的那种感觉,看他的实力也在仙灵境界,不可小视。

  火舞的对手也是玄字门的叫子青,实力在仙师境界,听说是紫云真人的得意门生,比火舞还稍大一些,看到姜暮雨又看着别的女的发呆,心里就不痛快,暗骂这个该死的,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成亲了。还有没有把她放眼里了。

  姜暮雨正看着那女孩,就觉头突然疼了起来,如同被无数白蚁啃食一样,刺痛无比,姜暮雨气愤的看向火舞,火舞冷冷白了他一眼,姜暮雨无语,心说我又怎么了?

  姜云凡抽到的是逍遥门的柳志,那柳志仅次于王良,修为稍逊于他,但不知实力怎么样,玄通就和那长风是是一组,至于无尘则单在一边等待下一轮的抽签,四组人分别走到各自的擂台上,台下鸦雀无声,几大门派的长老看着这最后的几场比赛,这才是仙门最顶级的比赛,而且到最后会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精彩。

  姜暮雨看着对面的女孩拱手道“在下姜暮雨。”

  女孩冷冷的看着姜暮雨道:“还真是你这个你逆臣贼子。当年占我便宜,我真应该杀了你。”

  姜暮雨不解:“师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女孩被没好气的道:“你少装蒜了,连本宫都不记得了吗。”

  “本宫”姜暮雨嘀咕道,一下想了起“纳兰,纳兰柔儿。”

  “闭嘴,本宫的名字是你叫的吗。”纳兰柔儿骂道姜暮雨笑笑,挠了挠头,想想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纳兰柔儿看他一脸得意的样子,登时大怒:“你还笑,我杀了你。”

  纳兰柔儿一剑像姜暮雨劈了过来,以下躲开,笑笑道:“你脾气还是这么火爆啊,不过样子道可爱了。”

  住嘴本公主,还轮不到你来品头论足。”纳兰柔儿骂道“紫云仙剑术”一把紫云长带着凌厉的紫气,像姜暮雨斩了过来。姜暮雨一躲开跃到纳兰柔儿色身后道:“公主殿下,你这又是何必呢。'纳兰柔儿一惊,回头就见姜暮雨手持被红布包着的暮雨剑放到了她的哪白皙修长的玉颈上。“公主殿下,你输了。”

  JO更新最/3快n上+酷v《匠z!网x

  纳兰柔儿一下退开:“你这无耻之徒居然偷袭本宫,仙风云体术。”竟变出两个虚幻的分身来。

  姜暮雨不由一惊心说这紫云仙法确实厉害,看来在外门学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练气和剑术的功法而已,最精湛的还是在这些内门里,正想着三个将他围了起来,一下三股剑气同时向他劈了过来,力量叠加,把他把他逼到了角落,当真是厉害。

  姜暮雨抽身一跃,三道剑气扑了个空,纳兰柔儿皱着黛眉誓不杀了姜暮雨暮雨不罢休。姜暮雨运起紫云功法,手上紫色仙气凝聚,形成一个榴莲大小的仙气球,向纳兰柔儿打了过去,纳兰柔儿,心说这是什么招术,连忙躲开,只见那凝聚着无匹仙气的紫球,砸地上“轰”的一声将石台炸出了一个大坑,更是波及了整个台面,纳兰柔儿一下跃到空中,姜暮雨落到地上,在此凝聚起一个紫气仙球,此时纳兰柔儿正在半空往下坠落,一拳向她打了过去,纳兰柔儿赶紧躲闪,暗骂这个混蛋,居然这么用紫云决,太难缠了,不过真没看出来三年他竟会有这样的造诣是在不可小视。

  接着姜暮雨大喝一声“爆”只见那紫球,紫光一闪几乎照亮了全场,在纳兰柔儿身边就爆裂开来,“呼”强大的仙气波将纳兰柔儿阵飞了出去,口吐鲜血,仿如花瓣翩然飘落下来。

  紫云真人在一边看的大吃一惊,看着自己的爱徒竟被一个外门,好像是一夜间崛起的野小子给打败了。看向紫凡,紫凡看着台上的得意的笑了笑,紫云大为不爽,脸黑的都快赶上锅底了。

  姜暮雨一把接住纳兰柔儿,纳兰柔儿身子经柔弱的好像没有骨头,皮肤柔滑细腻的好像都能捏出水来,姜暮雨故意的捏了她一把,纳兰柔儿几乎都想要叫出来了,但他已经没有哪个力气了,在这个英俊强壮的男子胸前是那么的舒服,但又是那么的让人讨厌,两人久久对望着,纳兰柔儿身上感觉涌入一股电流让她浑身麻麻的,甚至不想离开,她脸上不禁泛起了潮红。

  嘴上骂道:“死淫贼,我要杀了你”

  姜暮雨笑笑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做一会淫贼吧。”说着又在她的腿上捏了一把,纳兰柔儿气急败坏,狠狠的咬了他胳膊一口,姜暮雨“啊”的一声把她放到台上“你属狗的啊。”

  纳兰柔儿冷冷的瞪着他,一气,急火攻心昏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