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火舞再次来到后山山洞,只见山洞竟然被人封死,气的都想骂人,想想这是谁干的,除了唐门应该没人会知道这里,但唐门的人在不靠谱也应该不会干这种事啊,难道是有人发现了这里,幸好来检查一遍,看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火舞取出绝迹剑,一剑将洞口的碎石劈开,向四处观望了一下,发现没人跟踪便走进洞里,走到深处点燃支火把,里面还好没有什么异常,这些绝情蜂又叫弑仙蜂,厉害无比只要被蛰一下,就会身中剧毒,浑身溃烂,最后就会化为一谈脓水,是绝情门的看家秘术。

  火舞取出唤虫笛,幽幽吹了起来,一会无数密密麻麻的绝情蜂就爬了过来,每只都有人的手掌那么大,堪称毒蜂里的巨无霸。火舞吹着笛子将他们引出了山洞,这些东西见风就飞了起来,密密麻麻的好像乌云一般,接着火舞就让他们藏进了土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任谁也找不到了。

  火舞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明天我就让你们死无藏身之地。”

  这时一个人影一闪,火舞警觉起来,就见那丧家犬从一颗树上跃了下来;"别来无恙啊,绝情门的大圣女。'火舞看到他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就浑身不自在,冷冷的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丧家犬一笑道:“当然,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火舞不带正眼看他的道:“明天,他们都会聚集到云台之上,到时候我会把他们优秀的弟子们都解决掉,就只剩下那几个仙圣境界的老头子们,然后我会放绝情蜂,倒时数万绝情蜂涌来,我们趁乱攻山,蒋一举把紫云门给拿下,那几个老头子就交由你们处置了。”

  丧家犬色迷迷的看着火舞,在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和婀娜妩媚的身姿下,让他春心荡漾,心想若是在搞到这么个美人,岂不是一计双全,想到这他嘴角漏出一丝淫笑:“好的,希望明天合作愉快。”

  火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双宛如鬼魅的眼睛,就像是一条饿狼在她身上不知道打量了多少次,想想还是姜暮雨在身边会让他舒服些,也不想多和他再废话:“告辞了。”

  火舞转身离开,丧家犬看着火舞离去的那妙曼身影,长腿细腰,莲步微挪,翘臀扭动,聊骚的他心中一阵火热,若得到此女,也真乃人生中的一件快事。

  火舞回到房间,没想到姜暮雨竟然不在,现在都快深夜了,还不会来,想想今天可能就是两人的最后一天了,这三年她毕竟还是对这个平时傻呵呵的姜暮雨还是有点感情的,竟然就这么的还成了亲,对于一个绝情门的圣女来说这却是荒唐。但那晚......火舞想想就觉得十分气愤,恨不得杀了他,但为什么又却有一丝的不舍呢?她绝对不能跟人动情。

  “这么晚了还不睡啊?”姜暮雨突然走进来道火舞一个哆嗦被吓了一跳,骂道:“你进门怎么不打招呼啊。”

  姜暮雨一脸疑惑:“我会自己房间还用打招呼吗。”

  火舞闻言骂道:“胡说,这是我的房间。”

  姜暮雨懒得跟他争辩,走过来道:“这么晚了,你穿成这样是要出去吗?不对被子都没动过,你这是刚回来啊。”姜暮雨看了眼床上。

  火舞冷哼一声:“要你管。”坐到了床上,因为床上以及周围一丈的范围是她的安全区,姜暮雨不得入内。

  姜暮雨到也不介意,谁让她是大师姐呢,姜暮雨坐到椅子上:“你不说我也知道。”

  火舞闻言瞪大了眼睛,难道被发现了,一想自己若是这个表情那就不打自招了,转而冷冷的道:“你知道什么。”

  姜暮雨笑了笑,一想还是装傻吧,现在说明了,只会惹来杀身之祸,还有那什么破咒,根本就让他动弹不得啊:“我知道,你想出去透透气是吧。”

  火舞哑然,呵呵一笑道:“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刚才去哪了?”火舞故意转移话题。

  “去见了个朋友,师姐没想到你还关心我啊。”姜暮雨笑道。

  火舞冷哼一声:“少臭美了,谁关心你啊。自作多情。”

  姜暮雨俏皮的笑道:“我的好师姐,你把我这什么咒解了吧。”

  火舞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脸一下拉了下来:“你做梦。我要是给你解了,你不还得翻天了,下辈子吧。”

  姜暮雨心里大为恼火,但也不好发作,心说等你给我解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火舞看着姜暮雨冷着一张脸,在一边不说话,心想毕竟也在一起三年了,回忆这三年的点点滴滴,有说有笑,有过亲密,也有过挤兑,是她在绝情门那些冷血的人中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忘不了这个人了,也厌恶了自己的身份,他不想杀那么多的人,不可以让他死去:“我们明天离开师门吧。去过只属于自己的日子。”

  姜暮雨一脸诧异的看向火舞:“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火舞苦笑,也许这就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吧,他不是早已喜欢别人了吗:“没什么,跟你开个玩笑。”

  火舞直觉心里一阵悲凉,他最终还是输给了他,但结局却是让人无奈,作为绝情门的弟子又怎么能动凡心哪,受伤的只会是自己而已,适可而止吧,们天过去一切就都结束了,日子久了也一切就会但忘了,也包括他吧。

  姜暮雨看着火舞觉得他脸色不对劲,担心道:“师姐你没事吧?

  :9更新;最P快16上酷Lz匠7k网

  火舞冷冷的道:“有事,看到你就烦。熄灯睡觉。”

  姜暮雨灭了灯,房间理一下陷入了黑暗,两人无话,姜暮雨躺倒地上的被子上,火舞脱掉衣服,里面是一件露肩的红裙,尽显婀娜身姿,躺倒床上,久久的睡不着。姜暮雨不知道一场浩劫就要来临,而这将会彻底改变他和火舞的命运,也将决定紫云门的未来,两股神秘的力量正在纯纯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