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力无比的紫青宣云剑,分出无数把气剑,围绕着王良旋转起来,而且愈来愈多,愈来愈多,王良被困在了剑阵里,想要逃出去已经晚了,这场比试无疑被姜云凡变成了一场屠杀他已经控住不住了,剑阵一启动自动运行,是一种近乎无敌的战斗阵法,除非里面的人能破,不然人不死,阵不休。而王良也听说过此阵的厉害,见逃也逃不了,就只有拼死破阵了。

  作为阵,不管是最强的阵还是,普通的阵,是人创造的就会有弱点,而遭到了这个弱点,那么破阵就简单了,但这又谈何容易,他的时间仅有,不到一刻。

  姜暮雨还未见过这紫云仙剑阵,甚是吃惊问道:“师姐,那是什么。”

  火舞淡淡的道“那是本门密学,紫云仙剑阵威力无穷,传说由紫青真人所创,配上这紫青宣云剑,威力无穷,凡入剑阵者,若破不了阵,在里面必死无疑,是本派的镇山之法。不想一个少年竟然能使出此阵,是在强悍,不要说那个什么逍遥门的弟子了,就是我这那里面也不一定能出的来。几乎没有破阵的记录。姜暮雨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这么厉害,看向姜云凡,没想到为了胜利他竟连这种杀招动用上了,实在狠毒。

  而在一边的逍遥尊者脸色也极为的难看,若现在不出手制止那自己的这个徒弟就完了,若出手制止你自己就输了,此事不容犹豫,见3剑阵的光芒大胜,样子是马上要发动了,紫云仙剑阵的厉害他是很清楚的。

  接着紫云仙剑阵就发动了,空中剑光肆意,只见一阵流光闪烁划过天际,“噌,噌,噌”直射阵心,然后“轰”的一声剑阵爆开,只听传来“啊”的一声凄惨的声音,漫天仙气,血花飞舞,剑也落下,人也落下。

  姜云凡收起剑,王良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身上被切开无数的的伤口,鲜血直流,将汉白玉的石台染成一片红,半死不活的,一会医疗小队,就将王良抬了下去。

  胜负显而易见,但这也只算天字门和逍遥门打平,逍遥门只剩一个弟子,天字门也只剩下姜云凡这一个弟子,姜云凡战胜了堪称最强门派的最强弟子,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一仗能胜靠不是自己,而是借助了本门的,无上功法紫云仙剑阵,可以说这是一场功法的较量,只是他的功法好一点而已。

  在千万人注视下姜云凡默默的走到天字门前,紫空露出赞赏的笑容,所有人冲他都露出了无比崇敬的眼神,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却是凉凉的,想起第一天来到这里是,他雄心壮志,登天梯磨得双脚皮掉了一层有一层,在天阁大殿里拜师,成为受大家瞩目的奇才,他暗暗窃喜,师傅又对他百般的照顾,每天的时间都用在了修行和练剑上,几乎剑成了他唯一的朋友,师傅成为了他唯一的亲人,他好久没又回家了,默然他的眼睛湿润了,从怀里拿出两粒金丹来,这是为他们准备的,说是可以延年益寿,蓦然回首三年了,孩儿终于略有小成了,不禁他的眼眶湿润了。

  因为紫空和紫凡两人紧挨着,姜暮雨清楚地看到姜云凡的悲伤,看的他都要哭了,同是姜家村出来的两人,同时卑微的出身,却走向了两种不同的命运,但现在还能在一起,姜暮雨走过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轻声问候道:“云凡,你还好吗。'姜云凡久久的看着姜暮雨,两人对视,一路坎坷,心酸涌上心头,他认出了他,他就是那个姜暮雨,姜狗蛋啊!“狗蛋。”

  姜云凡看到故人不胜开心,两人就抱在了一起,相互拍了拍对方,说有人都看傻了,火舞走了过来,一脸奇怪的样子:"你们认识啊,”又问姜暮雨道:“你什么时候叫狗蛋了。”

  紫空和紫凡两眼愣愣的对望一眼,各自的爱徒居然认识,裁判这时宣布:“预赛结束,其中晋级的有云鹤门长风,逍遥门柳志,天字门姜云凡,地字门玄通,玄字门子柔,子青,黄字门无尘。外门陆晨与,火舞,姜暮雨,明天将继续前十强的比赛,今天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众人开始离开天云,一时间就只剩下了天字门和外门,这两个紫云门里人数最多的分门。

  紫空和紫凡两人就像个斗气的老顽童,在一般相互摸黑起来“你徒弟怎么能跟我徒弟比呢,我徒弟是个仙师,你徒弟不过是个仙灵而已。

  “哼,仙师又怎样,我徒弟今天还不是轰飞一个仙师吗,明天对你徒弟照轰。”紫凡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到。

  “你徒弟还不是用了什么邪门歪法获胜的吗。”紫空讥讽道“你徒弟不也还是靠着本门秘术获胜的吗。”紫凡挖苦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有本事就和我比试比试。”紫空道“比就比,我的修为不弱于你,当年你抢走我的天字门,让我坐外门的门首想想就来气啊。来吧”紫凡道众人看的无奈,这还是他们的师傅忙,一帮弟子赶紧全起架来,场面快变成了菜市场,唇枪舌战,唾沫横飞,也当真有趣晚上星光璀璨,明月皎洁,姜暮雨和姜云凡来到紫云山顶,两人多日不见甚是想念,来此便是叙旧,山顶下方云雾缭绕,看不见山底,山顶上遍布桃花还有个小亭,供人歇息赏景,清净而又优美让人心旷神怡。

  “云凡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厉害了,竟然修炼到了仙师境界,真是让人惊叹。”姜暮雨赞叹道“你也很厉害,竟然打败了一个仙师。而且说起来那人的实力并不比我低。”姜云凡笑笑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以一个仙灵的修为。”

  姜暮雨笑了笑,说到这里需要讲很多的东西,没有一个固定的原因,难道要说他是大难不死的天神么,当然不能。“我也不知道,就是尽力而为吧。你说是不是”

  姜云凡笑笑道:“这也确实,你穿这衣服不会是......”

  姜暮雨一脸的无奈:“我也没办法啊,师傅硬逼着我和火舞成亲,我们其实是只有其名,并无其实的。”想到这就让他头痛,要不是那什么破咒,他才不会这么憋屈呢。被人抓着把柄的日子不好过啊。

  “你打算在这待多久?”姜暮雨问道“我打算一直呆在这,你呢?”姜云凡道“再过段时间吧,我打算去找她了,不管找不找的到,但我还是想试试。”姜暮雨淡淡的道。脸上却是那么的认真和悲凉。

  姜云凡见此也不再多问他什么,安慰道:“你会找到的。”

  姜暮雨陷入了沉默,姜云凡淡淡道:“如果明天我们对决,你能陪我好好打一场吗,胜负无所谓的。”

  姜暮雨笑笑道:“那当然。我早就想和你好好打一场了。”

  皎洁的元月,漫天微风吹落的花朵,良辰美景,对月当歌,一切是那么好,姜云凡不禁编了首诗:“皓月乾坤云不凡,钟山暮雨秀天下。

  我当绝顶诗意浓,问鼎仙道我为尊。”

  姜暮雨笑了笑,“好诗,借着良辰美景我也来一首,仙宫瑶池金霄殿,我为臣来镇天关。奈何人非绝情物,只羡鸳鸯不羡仙。”

  两人意气风发,可是没有美酒,不然就然人更加的畅快了。

  \Y酷c》匠网首发T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