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大会的头一天,天阁殿前,一个白衣老者带着数十个青衣飘飘的弟子御剑而来,气势不凡,一个弟子禀报,紫玄和几位门首出殿迎接,紫玄面带笑容对老者道:“逍遥尊者,真是别来无恙啊."那老者正是逍遥门的掌门逍遥子,逍遥子身高颇高,满头的银丝犹如飞瀑留下,样子和善,修为经到达了可怖的仙尊之境,一双眼睛雪亮的看着紫玄,而他的那些弟子修为也是颇为i不凡,实力皆在仙师级的修为。必定是今年得冠的热门门派。

  逍遥尊者笑笑道:“紫玄兄最近也别来无恙啊,我看气色颇好,相比是对此次仙武大会胸有成竹了吧。”

  紫凡笑道:“哪里,还是逍遥兄人才辈出啊。”

  逍遥尊者笑道:“紫玄兄你真是过奖了。”

  这时又一波人马御剑飞了过来,领队是一青年人,修为在仙师及以上,后面跟着七八十个仙灵第子来撑场面,是个小门派,青年人屈身行了一礼道:“紫玄师伯好,逍遥师伯好,弟子长风前来拜见。”

  紫玄报以一个微笑道:“好,你师傅为何没来?

  那长风恭敬的道:“会师伯,我师父他正在闭关,门内事皆由师叔来管理,所以就派弟子来了。”

  紫玄点点头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我们这些老家看来也要该下台了。”

  接着又有几个门派赶来,紫玄与众位门派的领队质疑寒暄了一下,便叫人带他们前去休息了,到晚上紫云山山上浩浩当荡的来了数百人,和紫云门本门的参赛比例是十比一,也就是说他们的获胜几率只有十分之一,而请每个弟子都要面对至少十个人的挑战才能进入前十,这个难度还是颇大的。而作为比赛当然的就还有噱头,谁赢了就可获得十粒上等金丹,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诱惑,要知道一粒上等的金丹可以堪比百两黄金,数年里一个门派也练不出几个来,可以极大的提高自己的修为。

  而有的门派为了让自己的弟子获得非凡的修为,以在仙武大会得胜,就让某些弟子服用金丹,实为作弊,但各大门派却屡试不爽,后来就发展成一个普遍的现象了,所以说金丹是这些人的巨大诱惑。

  次日紫云七仙境的天云台上人员涌动,外围是紫云门前来观看仙武大会的弟子,浩浩荡荡有五千多人,将天云台围了个水泄不通,内围是重顶级弟子的比赛区,此时已搭起了了十座巨大的圆形石台,供仙门的比武使用。

  参赛的弟子们,在一边做着准备,比赛的规则就是谁先被打下擂台谁就算输,谁被打倒,倒地不起当为认输,谁口头认输就算是输。不准使用暗器,不得侮辱他人,不的攻击他人的要害部位,裆部,多指男性,其间不准再吃丹药来增强或恢复修为,招式不得耍诈,武器要正规。首先是门派之间的比较,为淘汰制,输的弟子再无参赛资格。最后是前十强的比较,以抽签的方式进行对决,不分门派。

  说好一切规则后,众派领队各自坐于内围的一侧,其他的弟子就分别站在他们领队的后面,逍遥门和紫云的地字门坐在一起,紫凡就和紫空坐在一起,紫黄和紫云真人坐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一丝躁动,那时这场汇聚了顶级的仙门弟子中的大会,每个弟子都有一颗,问天下英雄谁主沉浮的心。既是对大会有着无限的期盼。

  其中内外的一侧还有个极大的铜锣,铜锣敲响裁判宣布正是比赛:“现在比赛开始,紫云天字门对逍遥门,一号台,紫云玄字门对青玉门,二号台,紫云地字门对仙云门,三号台,九天门对云鹤门四号台.....最后是紫云外门对太虚门十号台。人数较少的一门,可有重复换人的机会,现在大会开始”

  姜暮雨和火舞站在一起,新婚燕尔,他们穿着一套红色服饰,不是刻意的打扮成一副情侣的样子,而是紫云们早有规定完婚的弟子都要穿这种衣服,因为是从弱到强,个个门派的弟子是一对一轮流上阵的,对于姜暮雨来说还是比较有时间的。姜暮雨打量了一下本门和其他门派的弟子,看向玄字门时竟发现一个站在紫云身后的女子样貌多i姿美丽,黛眉粉唇,穿着玄字门的白色修衣,样子隐隐的像是在哪见过,」

  火舞看着姜暮雨看那女子的样子,登时火冒了上来低声骂道;“看什么看,我是你娘子,还是她是你娘子啊。”

  9i酷s…匠5网$}首e#发s

  姜暮雨看了火舞一眼,只见火舞冷冷的瞪着他,当下不再管那女子,看向另一边,只见紫空身后一个男子长得颇为英俊,身材相貌几乎堪称完美,双眼冷冷的注视着台上,表情没有一丝波澜,而境界竟然已达到了七级仙师的级别,实力强悍,姜暮雨看了半天突然认出他来,他是姜云凡,也就是他从小的玩伴,而现在他不一样了,身上三法出一种冷酷王者般的气息,分人看了浑身就会发冷。而估计以现在自己本尊的样子他断定是认不出自己的,等一会有机会再去和他好好的相聚一下。毕竟他也是姜暮雨对他是有感情的。

  外围i所有的普通弟子都十分认真的关注着,是个擂台上的境况,心里不由暗暗的为他们的同门鼓劲,把对于修真,把对于师门的热安全都寄托在了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热血沸腾。但是没一个人喊出来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个严肃的场合。

  只见台上,最为激烈的是天字门对阵逍遥门,只见天字门的仙灵弟子使用紫云剑术,像逍遥门的弟子斩了过去,那逍遥门的弟子一下闪了过去,见每年天字门弟子露出空挡,像天字门的弟子侧胸刺去,天字门的弟子躲闪不及,一下被一股强大的剑气掀翻在地。天字门的弟子们都不忍再看了,紫空黑着一张脸,阴的跟天上的乌云一般,眼看第一场就要被淘汰一个,着实让他郁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