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被紫凡看出了自身修为后,姜暮雨和火舞就离开了厨房,搬到了上等第子的住处,条件好了无数倍,也不用再干什么重活了,但这反而让姜暮雨感到不适应。

  这几天紫凡每天给姜暮雨和火舞,一粒丹药希望他们在最后的时间里能突破一下。果然火舞借仙丹之力修炼到了八级仙师境界,实力又增长了许多,而姜暮雨则把丹药统统的收藏了起来,因为他并不像借助外力来修炼,这样就相当于拔苗助长,不利于自身境界的提高,以后还可能产生依赖性,姜暮雨的主张是稳搭稳打。

  姜暮雨和火舞住在同一个别院里,这里位于外门的山顶之上,遍布桃花,正直春夏时节,鲜花正烂漫,美不胜收,晚上两人经常的在此切磋练剑,倒是比厨房里清闲了许多。

  这时紫凡就会,再在一边的院门门口出悄悄观望,见两人颇为i用心,金童玉女,颇为欢喜,油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两人饶是如此,也算是琴梅竹马,何必不让两人在此成亲定居下来,将来传宗接代,也好光大我外门。这姜暮雨年龄是小了点但也到了岁数了。

  这天紫凡就走到庭院里道:“为师问你们一个事情,你们觉得对方如何啊?'姜暮雨和火舞两人对视了一眼,火舞施了一礼先道:“回师傅,弟子感到蛮好的。”

  姜暮雨接着道:“弟子觉得师姐也蛮好的。对弟子照顾有加,本门功夫就是师姐教的”他并不想拆穿火舞的真实身份。

  紫凡笑着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们都觉得对方不错,本门虽是修仙但也不忌讳正常的男女之事,这样吧为师来做个媒,让你们成亲。”

  姜暮雨愣住了,火舞也愣了一下,两人相互看了看,姜暮雨对火舞说心底,还是有点防备的,毕竟他是那绝情门什么绝情圣女,而他也早已心有所属了。而火舞作为绝情门的弟子是绝对不能动凡心的,不然绝情师太是不会放过他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的拒绝道。

  “师傅,弟子还还未打算此时,请师傅收回成命。”

  “师傅,弟子年龄尚小也还未打算此时,请师傅收回成命。”

  紫凡本以为事情可以立马解决不想居然遭拒,脸一下黑下来:“为师说过的话岂有收回之理啊,为师也是一番好意,你们不要再拒绝了。”

  火舞施了一理刚想再次回据就听姜暮雨抢道:“师傅弟子已经有心上人了。”

  “嗷,是谁?”紫凡奇道,这姜暮雨小小年纪又怎会有心上人呢?火舞也是一附不敢相信的样子姜暮雨道:“她叫小白,现在她虽不知的去向,但弟子还是忘不了她”

  一听这般紫凡便道:“他是死是活你都不知道,既然如此后天良辰吉日,你们把婚礼办了吧。”说完甩袖离去,斩钉截铁让两人再无从辩解。

  两人愣在原地,对i视一眼,感觉怪怪的,都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久久姜暮雨先打破沉默道:“师姐,我们怎么办。”

  火舞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就这么惦记那个小白吗?”

  ;姜暮雨没听明白,火舞话里的意思便道:“可我只喜欢他一个人啊。”

  姜暮雨的话一下打翻了火舞心里的醋坛子,火舞气的一跺脚,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这婚我绝对不结。”说完转头就走。姜暮雨愣在原地,心说这女人怎么说变脸怎么比翻书还快啊?他理解不了火舞的那种心情,尤其是他觉得应该说她好的人,竟然说别的女人更好,他当然不开心了。

  火舞回到房间生起闷气来,心说这个姜暮雨,亏我还照顾了你三年,现在你说又蹦出个小白来,心里又恨又气,还有紫凡这老家伙,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的这主意。而那个姜暮雨竟还看不上她这个堂堂绝情门的圣女,让她很是恼火,想想就想把他给杀了。

  另一边姜暮雨坐在床上,也一脸的惆怅,心说这可怎么办呢,看紫凡的样子是铁定让他跟火舞结婚了,真是让人无奈,若是再去推辞肯定的惹火紫凡到时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想着想着叹了一口气,弟子就是弟子啊。

  两日后,外门大殿,紫凡坐于堂椅之上,婚礼如期举行,低调而又气派,全由外门弟子参加,除了姜暮雨和火舞两人,其他人是一脸的开心,尤其是紫凡,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姜暮雨道:“暮雨为师当时看走了眼今天就当是你的补偿吧,借此也为外门冲冲喜,咱外门以后的光复重担就交给你了。”

  姜暮雨穿着一件漂亮的红色新衣,打扮得也比平常英俊了许多,但是一脸的苦笑,作为弟子他又怎么能去冒犯师傅呢?屈身施了一礼道:“多谢师傅厚爱。”可心里万分的纠结,估计小白是不会原谅他了。

  紫凡点点头,一脸的笑意,就像看着自己的亲儿子一样道:“好”

  这是外面传来一声:“新娘到。”只见火舞一身红装,披着个红盖头,身子端庄妩媚,把在场的男弟子的魂,基本都勾了去,但现在他已经是别人的认了,也只是看看了,暗想若是如此他们也到厨房去了。

  姜暮雨回头只见火舞,莲步走来,样子美若天仙,想想他现在的样子也应该和他一样吧。但盖头里没人看得见,火舞脸上微红,嘴角范出出的那一丝情不自禁的微笑,毕竟三年前,他的身子已经给了他,看到了。

  姜暮雨楞到那,旁边的一个弟子就讲“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接新娘子。”

  姜暮雨这时的确傻了,因为此后他真的就多了这一个新娘了,看似是他这辈子在外门最风光的事,但其实是她这辈子最痛苦的事了,不知道晚上火舞要用那个什么绝情咒来整他哪。

  姜暮雨走过去接过,火舞手中另一端的,红绸将她领了过来,火舞倒也配合,毕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接着两人就拜了天地,顶多也就是如此了,最后被送入了洞房。

  晚上两人在布置整洁喜气的新房里,火舞端庄的坐在床边,姜暮雨就呆呆的坐在桌子前,桌子摆着一壶酒,还有两个酒杯,正是为他们喝交杯酒准备的。

  更*新最~)快Z上#酷☆匠网c“

  片刻火舞自己掀开了盖头,狠狠地骂了姜暮雨一顿:“就知道在哪发愣,也不知道过来掀盖头。”

  “你自己来不就行了吗?”姜暮雨道火舞暗叹了句:“碰到你真是倒霉。”

  姜暮雨无精打采的道:“是我们两个倒霉。”

  火舞冷哼一身“别的了便宜还卖乖啊。”

  姜暮雨叹了口气:“我看今晚我就出去吧,省的你也不方便。

  ”随你便。'火舞冷冷的道。

  姜暮雨走到门前,火舞冷冷的道:“站住,你现在出去不是让他们说我们闲话吗,以后你睡地上好了。”

  姜暮雨心说你还怕被人说闲话吗,但能睡房间还是不错的。便坐回了桌子前,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新婚之夜本是男人最开心的一刻,但姜暮雨此刻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甚至也不敢向火舞看过去,他对这个背景神秘,手段毒辣的新娘子不敢恭维。

  火舞看着姜暮雨对自己一脸冷漠的样子,肚子了就很是恼火,但量他也不敢胡来。越来越觉得无聊,好像两人之间的因此变了,到还不如以前那般的自然。

  火舞一会没好气的道;“还不睡觉,愣着干嘛,去把灯灭了。”

  姜暮雨目前只有言听计从把灯灭了,房间离陷入了一片黑暗,火舞给姜暮雨仍了一条被子,然后脱起了衣服,姜暮雨隐隐看见货物那妙曼的身材在黑暗里若隐若现,姜暮雨铺了下被子,叹了口气,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