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姜暮雨来到厨房后的一个小水潭旁,坐在岸边脚放到清凉的池水之中,在厨房里相对累一点,但没人管没人问倒是非常的自由,看着水中的月亮倒影,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个她。

  不知道她现在在哪,他是不是已经轮回转世了,但是他很想她,不禁的姜暮雨落下一滴眼泪,滴入水中,见其一丝涟漪,涟漪渐渐扩散直至消失,就如同她的消失一样无影无踪。

  而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她,既是师姐又是师傅,既是对手又是玩伴,她看起来很活泼,但样子又是那么孤独,和他是那么的相似,她的影子在他的心里越来越清晰,好像掩盖了小白,但他又能忘了小白吗?

  姜暮雨抬头看向天空,星光闪闪,皎月当空,那些天上的人又会知道他还存在吗?存在世界的一个角落,一切变得那么遥远宛如天上的星斗,可望不可及,就像未知的前方。他渐渐的习惯了这种生活,这种于是隔绝的感觉。

  这是树林里传来了一声响动,姜暮雨一惊心说这时谁还会来到这里,姜暮雨起身穿上鞋,悄悄的走了过去,只见两个女子正在躲在一颗老榕树后密探,一个人是个女妇人,打扮得很平常,身材微胖,容貌还算可以,浑身冒着一种清冷的气息,修为应该在仙圣之上。另一个长得颇为漂亮,身穿一身红衣,姜暮雨仔细一看那人竟是火舞。只听两人说道。

  女妇人道;"舞儿,仙武大会就要开始了,绝情蜂准备的怎么样了?”

  “绝情蜂?”姜暮雨心里奇道。

  “会师傅,弟子已准备了数万只。”火舞道。

  那妇人一笑道:“好,看来将仙门赶尽杀绝指日可待了。你且继续隐藏,不要露什么马脚。”

  火舞道:“是,师傅。徒儿当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妇人凌空离去,只剩下火舞一人,看了看四周,姜暮雨赶紧躲藏起来,然后竟向后山走去。姜暮雨心中一震疑惑,但断定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姜暮雨悄悄跟了过去。幸好现在修为足能掩盖住自己的气息,不然换做以前肯定就被人发现了。

  姜暮雨跟着火舞来到后山,只见她走到一个山洞里,洞里乌起码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姜暮雨没敢跟近,生怕会被他发现,里面曲曲折折的好像走了很深的样子,突然传来一阵恶臭,火舞打从地上捡起一个火把点燃,将四周照的通亮,姜暮雨一下愣住了,只见这里到处都是死尸,而且好像是死了好长的时间了,腐败的不成样子,皮肉都干枯了,脸上只留下了一双深深的黑眼窝子甚是恐怖。

  而就在那些死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黄都大小的空洞,让人看得直起鸡皮疙瘩,姜暮雨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

  接着就见那些死尸立钻出了,无数的黑色马蜂来,一个足有一个人的巴掌那么大,火舞也不害怕,拿出一个玉笛就吹了起来,接着周围i阿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爬的都是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姜暮雨看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浑身的发毛,暗想刚才那妇人说的绝情蜂应该就是这东西了,这诡异的东西,要是全跑出去,估计神仙都挡不住,这绝情们当真是邪乎。

  火舞幽幽的吹着一首单调的曲子,让听起来非常的空灵,但竟把这些蜂都给召唤了过来,可见这些东西是她弄得,姜暮雨实在万万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师姐竟然会这么的歹毒,好像变成了他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实在太可怕了。

  接着火舞又吹了一首曲子那些绝情蜂一下子都散开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火舞面无表情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接着把笛子收了起来,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去,姜暮雨赶紧向洞外退去,在洞口的一侧多了起来,接着火舞走了,出来突然停了一下,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十分警惕的样子,最后看向了姜暮雨躲着的角落里,姜暮雨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接着就听:“出来吧。”

  姜暮雨心说完了,刚想起身,就见一个人从一处灌木丛里走了出来,在月光下,那人的模样清晰可见,是一个猴嘴舌塞的老头,身材矮小,但目光炯炯有神,在黑暗中竟闪着绿色的光。仿若野兽般的眼睛。修为在大仙师境界。

  老头幽幽的道:“绝情圣女,没想到你还给紫云准备了一份厚礼啊。”

  火舞冷冷的道:“你这唐家的丧家犬,来这干嘛?”

  “唐门。”姜暮雨心里一惊,他听其他弟子说过唐门乃顶级的毒门之一,为正道所不齿,于紫云门恩怨颇深,曾屡次的派人加害过,门内的五大门首,为紫云门的眼中钉,早欲将其除之而后快。

  只听那丧家犬道;"仙武大会在即,我唐门自然试想来凑个热闹,不像某人在此一呆呆了近十年”

  火舞听了颇有讽刺之意当即骂道:“像你这只丧家之犬,也轮得到在此叫嚣吗?”

  丧家犬冷冷的笑了笑道:“我不是叫嚣,我是想和你合作,我们借仙武大会一起灭了紫云门怎么样?”

  火舞冷冷的道:“灭紫云门还用跟你合作吗?”

  丧家犬笑了笑道:“我深知你们绝情门绝情蜂的厉害,但是一把火它同样的化为灰烬,”

  “你”火舞秀美一皱道。

  酷,匠@D网首:发;

  丧家犬继续笑道:“你放心到时候紫云门归你,我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亲手我们斩下五个老头的脑袋,以泄心头之恨,怎么样?”

  火舞犹豫了一下道:“当真如此。”

  丧家犬道:“当真如此,以后我们唐绝两门,各安天命,井水不犯河水。”

  火舞见此便答应下来:“好我答应你。”

  丧家犬诡异的笑了笑,声音似笑非笑,犹如鬼哭狼嚎一般,让人毛骨悚然,接着消失在了树林之中。姜暮雨心中暗叹这下紫云门可危险了,虽然紫云门不待见他,但姜暮雨还是不想看到紫云门就此陨落的,接着就见火舞转身消失在了夜幕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