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知其转眼已过,火舞已然长成了一个婷婷玉里的大姑娘,面如桃花,娇唇若火,绝世容颜倾国倾城,虽不及小白那种娇颜,但一双巨峰傲世天下,正如她的名字,火辣妩媚,性感的足以让天下的男人为之臣服,看他一眼也是三生的幸福。而姜暮雨也依然长成了一个翩然少年,我比英俊的面容让天下女子倾倒,甘愿拜倒在他的胸怀之中,做鬼也甘心。只不过火舞修的是绝情心法,断情断义,而他是火灵转世,修的是火灵之力和仙家的本宗,无上仙决。

  床榻之上,姜暮雨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头上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正冲击着仙决第十脉,令他没想到的是仙决后期一脉竟比一脉难以修炼,若练成此脉他定当修得九级仙者境界,而他的实力将远超于仙者境界。

  一股股磅礴的仙气注第十脉之中,第十脉被慢慢的被冲开了一点,仅仅是一点,但这一点也足以让姜暮雨兴奋不已了,姜暮雨缓了口气,继续冲击,但体内仙气依然没有原来的强盛了,接下来让姜暮雨非常的恼火,竟然一点也没有冲开,他想自爆静脉的心都有了。但不能放弃,这可是才刚开始啊,他可是天绝啊。

  姜暮雨静下心来,决心要冲破此脉,仙灵境界的仙力毕竟有限,但是他有火灵之力,无上的火之力啊给我燃烧吧,姜暮雨体内力量以下充盈起来,闭塞的第十脉又被冲开了一点,仅仅又是一点,他想到若是用外力来辅助呢,但一想借由外力来修行的话,势必不会赶得上,自身修炼来的扎实,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但很多人确实对此屡试不爽,所以他们最后自停留在一个有限的境界里,再也不能超越又谈何成仙呢?

  姜暮雨想到这,继续运转玄功冲击,此时他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气息也紊乱了起来,但不能再墨迹了,再墨迹他连最后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最后一博,以九脉酝酿之仙力和火灵之力全力冲击。

  几乎竭尽姜暮雨的八级仙灵之力,九条仙脉疯狂的运行,在他的皮肉之下都能看的出来,仿似九条细长如火的盘蛇缠绕于身上,将狭小的屋子照成了火红的颜色,十分美丽,但对于姜暮雨来说和涅槃无异。

  在姜暮雨体内九脉之力汇聚于一脉,好像是绝堤的洪水要冲毁河道一般,感到第十脉剧痛无比,如五雷轰入其中一般,姜暮雨咬得压根都要出起血来,世界上再痛苦的事不过如此了。而这就是修仙的代价。

  在巨大力量的冲击下,第十脉一点一点的慢慢被冲开,时间慢慢的过去,姜暮雨耗尽全力也只不过冲开了一半,这是天空已近黎明时分,而他又要去准备全门的早餐了。

  姜暮雨头上汗珠子像豆子那般大,滚落下来,呼吸急促,心脏快要跳爆了,然是如此他不想放弃,因为下次他会很长的时间不会回复了,到时候冲击甚至更难。

  姜暮雨大喝一声:“天下诛火,速速现身”姜暮雨乃是火灵转世,拥有号令天下诛火的能力,一时间天地云动,烽烟四起,整个紫云山的火焰借听他号令,涌到了他的身边。接着姜暮雨就将他们吞噬到了体内,感到浑身焦热无比,甚至能闻见自己身体里的焦糊味,姜暮雨用仙气护住了筋脉,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用更加强大的火灵之力,直接贯穿了第十脉。姜暮雨大吐一口献血,马上运转起第十脉来调息起身子,只觉一股前所未有强大的仙力迅速将他的身体修复了起来。

  幽幽姜暮雨深呼了口气,着实不易,而这时天以放白,姜暮雨擦了下头上的汗,换了身衣服,走出门去准备做饭,只见天是那么的蓝,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火舞走出门来,只见姜暮雨正抬头看天,三年来这家伙倒是很听话,规规矩矩的,如金竟己经到了九级仙灵境界,是在强悍,而她也已到了仙师七级,修为咫尺大仙师境界,但想必他不久就会追上自己了。

  火舞一身深胸红装,一双白净的双峰,若因若仙,身材性感妩媚,尽显女性风姿,看向姜暮雨笑骂道:“你还有时间发呆啊?还不干活去”

  “知道了师姐。”姜暮雨应了一声。

  一个时辰后两人做好早饭,一个前来打饭的弟子就道:“师姐,马上就又开始仙武大会的选拔赛了,你参不参加啊?”

  火舞媚笑一下道;“我去参加了谁给你们做饭啊?”

  那弟子笑笑道:“师姐,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就算选不中也可以去长长见识吗。”

  火舞的脸一下黑了下来:“你说我没见识是不是?”

  看#正◎'版Z章m节上"y酷匠网xH

  那弟子连忙辩解道:“不是不是,我是说这厨房的活又苦又累,你何必老呆着这哪?”这是让所有想不通的事情,姜暮雨也想通,他一个绝情派的人潜伏在这厨房里做什么,莫非,姜暮雨一下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

  火舞看了姜暮雨一下道:“你去吧?”

  姜暮雨看了他一眼道:“我走了,你忙的过来吗?”

  火舞带着责备的语气道:“你小看你师姐了。”

  姜暮雨笑笑道:“你的厉害我是知道的。”

  火舞娇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几个弟子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真是让人受不了,几个人打完饭,那弟子施了一礼:“那师姐,我们先走了。”

  火舞看向姜暮雨问道:“你去不去啊?”

  姜暮雨看向她,漂亮的脸蛋上皱起眉来,姜暮雨知道她是认真的,三年来一向如此,但他并不想去。他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日子,在天界就厌倦了。“不想去?”

  火舞又问了一遍:“真不想去”

  对待她的认真姜暮雨总是,用一种耍宝的样子解决,不然他就有头痛了,姜暮雨笑笑道:“我想陪着你吗!还有你把那什么咒给我解了吧。”

  “做梦”火舞撅着嘴,头一甩像个自傲姑娘似的转身离开了。因为要解绝情咒,他要爱上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