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暮雨同时也是天绝,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世界心中感慨万千,想起自己在天界陨落,被歹人暗算,身中剧毒,大难不死,却修为尽失变成了个小孩,他现在是姜暮雨还是天绝呢?他看了看自己幼小的身体,此身体经受住了天谴之罚,又身中剧毒不死,确实强悍,但以他现在的功力倘若暴露,必然会再引来,诸天的神罚,他定将在劫难逃。就算找到小白,也不过是给他徒增祸端而已,倒不如在此潜心修炼的好,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姜暮雨摸了下身上的黑色血迹,触手粘稠无比,颜色漆黑,散发着阵阵腥气,他虽对毒物并不怎么了解,但天界能造次毒之人不一家,万毒宫,万毒宫一向制度严禁,丹药并不随意外传,此事蹊跷,若将歹人查处他必将其碎尸万段,讨回一个公道。而她.......想起小白姜暮雨心中就是一阵酸楚,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又是否和他一样躲过了一劫,想起那一日,就让他悲痛不已,不禁就让他的落下一滴眼泪来。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要好生的修炼,只有好生修炼才能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他要夺回一切,想到这体内真元就不自觉的运转起来,额头中间燃起一团火苗,火苗熊熊燃烧,象征着他生生不息的无上火灵之力。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小师弟。”接着火舞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见姜暮雨头发蓬乱,额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火焰图案火焰,脸上有血,床上乱七八糟,还放着把剑,但他清晰的觉察到,姜暮雨进入了仙者之境,实力稍逊与她,而姜暮雨也非比从前,觉察到眼前这个小师姐,实力竟然达到了仙师级别。

  火舞怔怔的愣在原地,衣服掉到地上,退了出去,姜暮雨暗道不好,以下追了出去,此时的他身轻如燕快如闪电,一下拦在了火舞的前面,火舞见跑不掉吃惊的道:“你是谁?"姜暮雨露出一个笑容:“师姐我是小师弟啊。”

  火舞冷冷的看着姜暮雨再次问道:“你到底是谁?不说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手里祭出一把利剑来。剑长三尺,细薄锋利,宛如柳叶,但不可小视,姜暮雨认出了那把剑,正是七大仙剑之一的绝迹剑。

  姜暮雨一惊,没想到此剑会在一个少女身上,以他的实力大可不必呆在这厨房之中,为何?正想着只见女子已有了杀心,一件刺了过来:“看剑。"姜暮雨挥剑一挡:“你到底是什么人?”

  火舞接着又是一剑:“拿命来吧。”

  姜暮雨见事已至此,挥剑之上:“有本事就来吧,第四脉”姜暮雨额头火焰熊熊燃烧起来,细长明亮涨到了一尺多长,暮雨剑登时闪现出一阵青光,带着无匹的剑气劈了过去。

  火舞身影一闪,退到一边,手上结印:"紫云仙剑术:"绝迹剑上紫光一闪,御空飞行向姜暮雨一下射了过去,姜暮雨只听风声呼啸,寒光一闪,绝迹剑已到眼前,登时手持暮雨剑一个上挑,两件相撞冒出一阵火画,奈何对方是仙师境界,以他一个仙灵的力量实在不敌。被逼的连连倒退,眼见不敌。

  LN酷=匠网正‘K版首'I发^

  姜暮雨强行运转起地五脉,缓缓地力量变得强盛起来,猛地一劈将绝迹剑镇了出去,火舞花荣一惊:“怎么会一个小小的仙灵又怎会有如此的力量。”

  姜暮雨身上透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来,第六脉也运行起来,但也是他的极限了,强运仙决只能造成身体的负担,他感觉浑身筋脉激活爆裂,火舞只见他爆发出一股无匹的力量,不由得也认真起来,施展紫云仙剑术的第二层来,绝迹剑上登时紫光大震,姜暮雨一件向她劈了过去,声势浩大,飞沙走石,仿若一道闪电。

  火舞见这还了得,连忙御飞剑阻挡,两大神剑相撞,“碰”地面随之震裂,灰尘四起,紫气于仙气纵横,整个校园好像是被飓风洗礼了一般,残败不堪。

  两人青丝飘飘,火舞不敢相信一个小孩竟会有如此的功力,而昨天他还资质平平,照这样发展下去这还了得,姜暮雨也打量着火舞,心说,一个小小年纪的少女竟会有这等修为,当真是不可思议,而且现在就已经是仙师级的了,若再修炼个十年八年,比成一方雌雄,估计当下也只有他与此能较量一番。

  火舞眉目微皱,冷冷的望着面前这个小孩,还有他手中的剑,貌似是史料上记载的暮雨剑,当真实力非凡,竟与绝迹剑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她不拿这绝迹剑估计还真是不敌,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小小年纪竟会有如此法力。”

  姜暮雨冷笑一下:“我就是姜暮雨。你为何要藏匿于这厨房之中。”

  “下辈子再告诉你吧”火舞使出必杀技“逍遥御雷诀”登时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落,威力无匹,会于绝迹剑上,绝迹间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甚是浩大,这个小院跟着随之撼动,向姜暮雨劈了过来。

  姜暮雨一看这声势,以自己的力量又怎么能抵,但粗了仙决他身上还有一种力量那就是它额头上熊熊燃烧的火灵之力,姜暮雨双手握剑,剑指苍穹,运转火灵之力,一道火焰从下到上延伸至剑上,熊熊燃烧,颇为壮观,好像将空气都要融化了,“天绝斩”

  天雷之力于火焰之力“轰”的一声撞到了一起,声势浩大宛如雷鸣,掀起的火浪足有十丈之高,见夜晚变成了白昼,接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烧焦的味道,凡是火焰触及皆化作了焦土。

  火舞抵挡不住一下被火浪掀翻,仙力护体,衣服尽被烧成了灰烬,顿时春光乍现,倒到了地上,口吐鲜血,再无心迎战,姜暮雨无力的用剑撑在地上,差点摔倒,看到火舞的玉体,想不想看的看了一遍,脸上透红。

  火舞大惊失色连忙挡住要害处,又气又羞,无力感袭来昏了过去,姜暮雨见火舞昏了过去,本心要杀他,但细想这是紫云门内只会给自己增添祸端,不能趁人之危,但也不能让他在这趟着,便抱起火舞,直觉她浑身柔软细嫩,胴体玉滑,当真乃一尤物,送入了房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