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茅草屋里一片漆黑,少女五人和衣而睡,一切静悄悄的好像大地都睡着了,几把明晃晃的刀子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接着几个黑影一闪冲进屋里,冲里面的人就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睡在靠门位置的两个魔法师和剑士,来不及反应就被i捅死了。

  这拨人手段之狠辣,动作之流利,配合只好几乎是同时落刀,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而且也没有做任何的伪装,可见他们胆子有多大,并不怕被人发现。他们就是活动在附近一带,抢掠周边村庄的土匪。

  接着是马夫,一个土匪正要砍他,不知是谁弄出了动静,踢到了什么东西,马夫惊醒了过来,就见身前竟站着几个看不清样子样子的人影,接着一个刀子就冲他落了下来,好歹他也是赶马闯荡过江湖多年的了,大风大浪也经历过不少,一个翻身便躲了过去。

  马夫惊出了一身冷汗,眼看小命不保大喊道:“抓贼啊!”可惜这荒郊野岭的根本就没有人应他,但却惊醒了少女,几个土匪晃了了晃手里的刀子,排成一个弧面将两人逼到了角落里。

  姜云凡和姜暮雨正在茅草屋远处的道边睡觉,一下被吵醒了过来,看向小屋。相互看了看跑了过去,两人跑到小屋门前只见又多了四五匹马,他们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怎么办?”姜暮雨道姜云凡思索了一下,想出了个主义:“把他们的马放了。”作为他的铁党,姜暮雨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报他报以一个崇拜的微笑,接着两人就把马放了,狠狠的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群马嘶叫着向四周跑去。两人立马躲了起来。

  草屋内几个土匪闻声跑了出来,一看都傻眼了,马没了。一个土匪大骂道;“是谁?快给我滚出来。”姜云凡和姜暮雨猫在马车底下,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喘,姜云凡捡起一块石头投了出去,这时土匪门就听远处林中传来一声响动,“追”恶狠狠的就冲了过去。

  两人从车底下出来,跑到门前,只见车夫和少女都吓呆了,看到地上的尸体,哪见过死人的他们一下也吓呆了,但逃命要紧,姜云凡呼喝道“这,我们赶快走,不然一会土匪就回来了。”

  四人坐上马车,土匪大骂着就冲了过来,他们横行霸道,哪想到会被一个小孩刷了啊,马夫驾车就疾驰起来,驷匹好马的脚力可非人能远远比得上的,一会就把几个土匪远远地甩到了后面。

  车厢里三个小孩惊魂未定,满头冷汗,少女吓得也有些花容失色,片刻才镇定了下来。车厢里十分的宽敞,装饰华丽,是典型的那种即为富贵要么是,宫廷里所有的马车,这少女的身家可见一斑。姜云凡和姜暮雨坐在一边,少女坐在他们对面,三人相互看了看,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走到了一起,姜暮雨痴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近距离看竟是如此的漂亮,姜云凡打破沉默道:“我叫姜云凡这是我的搭档,他叫姜暮雨。”

  “我叫纳兰柔儿。”纳兰柔儿道“不知小姐去紫云做什么。”姜云凡笑问道。

  “前去拜师。”纳兰柔儿道姜云凡看了看姜暮雨一脸的惊奇,姜暮雨笑i笑道:“我们也去拜师。真是有缘啊。”

  快马加鞭,此时已是日出之时,马车披着一缕晨光快速行驶在荒芜的偏远官道上,有的地方极为险峻,翻山越岭,穿过陡峭的万丈悬崖,让人看了双眼直发怵,而这个马夫确实的不一般,驾驶着这辆庞大的马车行走于这峭壁之上游刃有余,技术了得,让人瞠目。

  路上车厢外的风景变换不断,车窗里,少女冷冷的看着姜暮雨,对姜云凡的态度还好些,毕竟他是个千金小姐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中,他阅人无数,但想姜暮雨这么寒酸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对以本国的风土民情看来是没有自己了解的那么好。

  姜暮雨这看看那瞅瞅,这就是安静不下来,觉得无聊又看向端庄坐在一边的纳兰柔儿,看她看向窗外,不悲不喜,镇定自若,一缕紫发随风飘动,美不胜收,姜暮雨看的出神,这时马车猛地刹车,姜暮雨身子一倾,趴到了少女的身上,手正好摁在她正含苞待放的酥胸之上,所有人都愣住了,姜暮雨只觉手里软软的,好像有个什么小东西,抓了几下,低头看去。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她怎可忍受如此的轻浮。纳兰柔儿一把推开了他,狠狠地给他一巴掌“无耻。”

  n酷匠网}、唯一J正.版h,其他s6都是7盗.版-r

  姜暮雨捂着脸,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懂得他,一脸无辜,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好像被浇了热油一般,抱怨道:“你怎么随便打人呢?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对于姜暮雨这种占了便宜还卖乖的做法,纳兰柔儿更为的气氛,眼里都要冒出火来。“此事你敢说去,我就杀了你。”姜暮雨跟他做了个鬼脸做到了一边。样子调皮可爱,倒是有种让人想笑的感觉,可在姜暮雨心中他已然成为了一个十足的小魔女。

  车夫探进车厢里道:“刚刚山上落下巨石,让小姐受惊了。”纳兰柔儿哑然车子继续赶路,马夫扬着一个牛皮鞭子,口中不停地喊着要喝“驾,马儿马儿快快跑,马儿马儿快快跑。”一脸的轻松和愉悦,车子飞快的在管道上行驶这,向紫云山进发。

  经过刚刚的小擦曲,姜暮雨和纳兰柔儿谁再也不理谁了,纳兰柔儿想想刚才被人摸来摸去的感觉不禁又气又羞,时不时的瞥向一边的姜暮雨,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冷哼一声,甩过头去。

  姜云凡看着窗外的美景,期间还不时闪过一些过路的人,有一个是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老汉赶着一头毛驴,上面还驮着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孩,好像也是到紫云山去,老汉汗流加倍,衣着朴实,但满脸的沧桑,布满了皱纹,对儿子百般的呵护。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两条路走,一是考取功名,二是加入门派,但即使是学不到什么也可保衣食无忧,修真路对常人来说总是充满了魅力,而和他们相比,通俗的来讲,姜云凡和姜暮雨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