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家村里连下了两日的大雨,老村长姜明发动全村要为两个村里有出息的孩子送行。众人齐聚在村口,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可以说是这个偏远小村庄里最隆重的仪式了,小伙子娶媳妇,都没有这么隆重的。

  姜云凡和姜暮雨站在人群中间,但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姜云凡,村长的儿子,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想要是自己的大侄子,有一天也能当上仙人了,自己也能沾沾光,老爹是村长,儿子也差不了。姜暮雨在一边实打实的成了一个陪衬,而且还是个一脸开心的陪衬,那一抹天真的笑从未断过,他就是这么一个乐观的孩子,天真烂漫甚至有点傻。

  姜云凡的母亲在一旁不停地哭泣,这是个美丽的女人,在村里他第二没人就敢排第一,要不怎么生出姜云凡这么,英俊帅气又机灵的小伙子呢,值看得他老爹不耐烦的道:“哭什么哭,儿子去仙门是好事啊,在哭把喜气都快冲没了。”

  “你个老不死的,儿子都要走了,你还不让我哭一哭啊。”说着不舍的看向姜云凡,拿出一套精美的衣服来:“儿子,+路上小心这是娘专门为你缝的衣服,天冷你就穿上,别冻着了知道么?”

  姜云凡接过衣服,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娘,我知道了,孩儿一定不会辜负你们还有乡亲们的期望的。”

  “好好,好。”众村民道。

  “狗蛋,你也要争气啊,知道吗?”一个村民王大叔道。

  姜暮雨笑了笑到:“知道了王大叔。我也会努力的。”

  “这是路上的盘缠,干粮和细作。此去路途遥远,你们两的一定要千万小心啊。”姜明嘱咐道。把两个包袱交给了姜云凡和姜暮雨,两个包袱一个鼓鼓的,一个扁扁的待遇差距一目了然。

  “孩子,你们以后要多回来啊。”凡母嘱托道“知道了,爹娘你们保重。”姜云凡眼角闪出一滴晶莹泪花来。

  姜云凡和姜暮雨离开村口两人正式启程,沿着一条通往东南方向小路进发,小路绕山而过曲折崎岖,约有二十多里地,通往一条去往紫云门的官道。一路上两人大大闹闹,小孩心性,看到路边的漂亮野花就采采,看到有漂亮的蝴蝶就追几步,看着路i边秀美的风光,心情舒畅倒也不觉得累。

  临近傍晚,一条穿梭于丛林峻岭之间,蜿蜒没有尽头,的宽阔管道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两人兴奋无比,从来还灭有见过这么宽阔的道路,一天的乏累此刻全消。

  片刻官道上出现一辆马车,飞驰而过,两人赶紧赶开,看马车的样子富丽堂皇,四轮驷马,颇为气派,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马车渐渐远去,只剩下姜云凡和姜暮雨两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对视了一眼,继续赶路。

  直到天黑,官道上出现一个破烂的茅草屋,好像是原来有人在此居住后来废弃了。茅草屋前拴着一辆马车,四轮驷马,正是刚刚路过的哪辆马车,两人走了过去,在马车前停了一下,只见四匹高头大马气宇轩昂,健硕无比,肌肉轮廓明显,一看就是上好的马匹,足足比两人高了两个跟头。两人相互看了看,都知道彼此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搞个代步。

  接着两人就悄悄的摸到了茅草屋前,偷偷看向屋内,只见一堆篝火旺盛的燃烧着,屋内共有四个人一个马夫,一个剑士,两个背着个法杖的魔法师,还有个少女。最后两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少女身上。

  只见那少女,十三四岁的样子和姜云凡差不多大,比姜暮雨大了两岁,一头淡紫色的头发上插着四五条漂亮的玉簪子,柳眉高鼻,唇红齿白,一双大大淡紫色的眼睛晶莹透亮,闪着富有灵气的光泽,身穿一身白衣,镶着精美的金色花纹,胸脯微起,皮肤白皙,给人一种含苞待放的美,两人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视线久久不肯离开。就听:“小姐,我们此去紫云山,以现在的脚力,不超过五天就到了。”马夫道。

  “还有五天啊,我们从河阳出发都十天了,天天坐着破车,做的本宫......”少女发出银铃般的声音来,想到什么改口道“本小姐屁股都疼了。”

  更5H新,L最快1O上S》酷匠:网

  姜云凡和姜暮雨相互看了看,河阳乃中原的国都,全国最富饶之地,商贾云集,物产丰富,全国什么东西都能在此买到,人口众多,是中原皇宫之所在。但河阳到此有两千多里地,十天赶到这可真难为他了接着就听少女道:“不行我限你三天赶到,不然我就斩了你。”

  马夫一脸惊恐,连忙跪地求饶起来:“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小的尽全力让小姐在三天内赶到。”

  “这还差不多,起来吧。”少女瞥了眼马夫道,马夫站了起来,擦了下头上的冷汗,这时就听门外一声唏嘘“魔女啊!”“别说话”

  “谁在外面。”少女站了起来道,姜云凡和姜暮雨只见两个长相奇特的人影一闪,把他们给捉到了,茅草屋里。气氛一时无比诡异,姜暮雨看了看姜云凡,姜云凡一副恨不得要杀了他的样子。少女一伙看着两个毛头小子,一脸寒酸,浑身衣服破烂不堪,个个身上还背着把剑。

  “小姐,留不留。”一个魔法师道,一下子把两人吓傻了少女看了下魔法师,冷冷的望着他们:“你们是谁,为什么偷听我们说话。”

  姜暮雨哪见过这阵仗,愣在了一边,姜云凡立马求饶道:“小姐请饶命,我们是路过的,见天色已晚,变向找个地方借宿,没想到小姐在此所以就想打探一下,求个方便。”

  “本小姐不方便,一人给我打十八掌,轰出去。”少女冷冷的道。看着姜云凡又想到了什么:“这个长得帅一点的,打五巴掌就好了,其他的都打在他身上好了。”说完看向姜暮雨。

  姜暮雨哑然,心说这是什么什么道理啊?接着一个巴掌就打了过来,结果十巴掌,变成了十八掌,姜暮雨被打了二十三巴掌,又郁闷,又气愤,满脸红的像个猴屁股。

  姜暮雨和姜云凡被轰了出来,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蹲在路边,远远望着茅草屋里的灯火,看着那么温暖,但现在他们的心是那样的凉。

  接着里面的火光熄灭了。姜云凡叹了口气:“何时才能到紫云山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