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欧阳雯冰这么说,赶忙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就见表上时间为:七点十分。

  两块手表上时间相同,但时间不对,七点十分是咱们这个世界早上或者晚上的时间,但在我们进入石中世界之前,明明是凌晨两点,从进入画面到现在,最多还不超过两个小时,现在的时间最多也就三点多钟。

  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我想不明白,怎么可能已经七点了呢?是谁偷走了我们的时间,还是拨动了我们的表针。

  我把目光看向欧阳雯冰,就见她再次看了看手表,之后抬起头对我们说:“手表上秒针跳动的速度并没有变化,这说明这里的时间和我们那里时间一样,我想,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应该和我们由山洞进入石中世界那一瞬间有关,或许我们感觉只是一瞬间,实质上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欧阳雯冰这么说,我在心里想了想,或许有这可能,其他几个人闻言,也是纷纷点头。

  其实这些离奇现象,只能用离奇的说辞来解释,虽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但就眼下这局势而言,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解释吗?还有啥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呢?

  几个人在草堆里约莫休息了十几分钟,本打算再次起身漫无目的走一阵。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吼,我们几个吓了一跳,单从声音就可以听出,这是一头大型攻击性食肉猛兽。

  紧接着,一阵乱蹄疾奔的声音伴随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近,隆鸣中,整个地面似乎都在瑟瑟颤动。

  此情此景,我们几个脸色同时一变,我先他们一步,用双手撑地,从草窝里站起了身,随后猫着身子向四周扫看一眼,就见在我们远方十点钟方向,那群原本悠哉吃草的食草动物,此刻像炸了营似的四散奔逃。据我估计,可能受到了吼声惊吓,或者遭到了食肉猛兽的攻击。

  最倒霉的是,我发现有一小股脱离大部队的食草动物,竟朝我们这个方向跑了过来,一个个像开足马力的坦克相似。

  这些虽然是食草动物,奈何它们体积庞大,个头足可以和大象相媲,而且皮糙肉厚,单就它们那些吨位体重,决不是我们这些弱小人类能够抵御的。

  此刻眼看这股生物距离我们这里已然不足百米,如果我们还在这里呆着,几秒钟后就被他们踩成一滩肉泥。

  @I酷M,匠z网唯9一正_版0,、其U他都是盗G版

  我立刻冲众人大叫一声:“快跑!”

  几人闻听纷纷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就这么一会功夫,那一小股酷似牯牛般健壮生物已经距离我们不过三十米,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我的预计,奔跑的隆鸣声更是让人心尖发颤,情况十分危机!

  欧阳雯冰这时也看到了,旋即也大喝一声:“装备留下,先离开这里。”

  几个人闻言纷纷撇下背包,手里只拎一把手枪,踩着乱草拔腿向侧面一处安全地带跑去。

  没跑几步,圆分脚下一滑,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我这时跑在他后面,向那群生物一看,心里大急。

  那群受了惊的玩意儿已经距离我们不足十米,转瞬即到,我们只要再跑出几米便可到达安全区,圆分这时摔倒,刚好处在它们的踩踏边缘。

  我当即急出一头冷汗,一咬牙,来到圆分身边,弯腰拽住他一条胳膊,并不是想把他从地上拉起,而是想拉着他胳膊拖上几米,确切地说,只要三米就行。

  不过,圆分身体肥大,加上重力影响,现在的体重估计在四百斤左右,单凭我一个,拉这他一条胳膊犹如蜻蜓撼树,扯了几下,我只扯动一米多远,我一看,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得玩完儿。

  下一刻,我一边奋力拉扯,一边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些生物几乎已经近在咫尺,呼噜咽了口吐沫,心说,这下真要玩完儿了!

  就在这时,一只嫩白小手抓在了圆分的另一条胳膊上,顷刻间为我分担了重量。我没功夫扭头去看是谁,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双臂叫力,奋然一拉!

  轰隆隆……

  几十头大型生物像载着重货的列车一般,带着恐怖的地震效果,从我们眼前奔腾而过,紧接着,尘土冲天,被兽蹄踩碎的草叶伴着一股劲风把我们卷裹在其中,衣衫猎猎,仿佛草原上凭空卷起一股飓风。

  见此情形,我出了一身冷汗,忍不住心惊肉跳,如果在有半秒,就这阵势,我和圆分只怕连骨头渣子都没了。

  想到这儿,我赶忙低头去看圆分,就见圆分此刻吓的脸色煞白,浑身上下抖个不停,精神似乎也显得有些恍惚,估计快被吓傻了。

  我想喊他几声,问他又没有受伤,就在这时,不知名的巨兽咆哮,由四面八方一声声传来,此起彼伏,听上去不但惊天动地,而且也不在少数。

  我忙向身边看了一眼,没想到和我一起拖动圆分的,竟是欧阳雯冰,这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欧阳雯冰见我看她,对我急道:“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这些吼声应该是剑齿虎发出的,它们很快就会追过来。”

  随后,欧阳雯冰和我一起把圆分强行从地上搀了起来。

  圆济他们三个刚才跑在前面,这时也折了回来,圆济替下欧阳雯冰,和我一起搀住圆分,小阡小陌则关心地询问欧阳雯冰有没有受伤,欧阳雯冰冲她们一摆手,示意赶紧离开。

  几个人连装备也不敢再回去拿,像丧家之犬一样,亡命地向没有吼声和野兽的地方疾奔。

  在我们身后的草原之上,咆哮、哀嚎、隆鸣……混合交织在一起,已经开始上演血淋淋的弱肉强食。

  我们不知跑了多远,直到前方出现一堵“绿屏障”才方面脚步,远远望去,这堵绿屏障全由一人多高的荆棘植物组成,郁郁葱葱,像不可逾越的堵绿色城墙。

  我抬手一指荆棘林,对众人说:“草原上太空旷,不如先到这里躲一躲。”

  几人一路跑下来,已经达到身体极限,个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紧绷双唇点头同意。

  几个人很快赶到荆棘丛林近前,此刻,一直被我握在手里的军刺派上了用场,被我当做丛林刀,左右挥舞着,在犬牙交错的荆棘中给众人开路。

  这片荆棘林极大,大的出乎了我们的预料,我们在里面走了半个小时竟没能走出去,之后,我砍荆棘也砍累了,示意众人停下休息一会儿。

  欧阳雯冰这时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说:“我看这里挺不错,是个藏身的好地方,我们就在这里多休息一会儿,等有了目标和计划之后再走。”

  此刻,我们四周被两米多高的荆棘林包围,加上荆棘上长满狼牙尖刺,感觉就像被困在地狱牢笼里一般,不过相对来说,这里要比平原地带安全许多,至少那些大型攻击性动物,不会轻易涉足。

  期间,欧阳雯冰提醒众人,小心灌木上的尖刺,可能有毒。

  随后我用军刺在荆棘中砍出一片空地,几个人把上面的荆棘清理之后,原地休息。

  这时,其实挺让我们无语,在这种重力之下,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休息。

  休息了大约半一小时之后,我感觉自己体力恢复了八层,于是从地上站起身对欧阳雯冰说:“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把咱们装备找回来。”

  欧阳雯冰闻言一皱眉,说:“不行,你不能去,外面太危险。”

  我冲她苦笑一下说:“如果没那些装备,咱们可能会更危险,再说,背包里还有咱们的水和食物,要是不找回来,饿也的饿死。”

  圆分这时似乎已经从惊吓中回神,一听食物和水,立刻粗声粗气说:“大师兄,你还别说,俺现在还真饿了呢……”

  欧阳雯冰无奈,点头说:“那好吧,我陪你一起去!”

  我看了她一眼说:“不用,还是让圆济跟我去吧,你和他们留在这里。”

  欧阳雯冰一脸坚决,摇了摇头说:“还是我跟你去吧,让圆济留下照顾你师弟。”

  我见欧阳雯冰坚持,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这时心里还在感激她刚才冒着危险出手帮我。

  圆济也想随我出去,被我劝了几句,闷头坐在圆分身边念起了经。

  我和欧阳雯冰沿原路返回,很快找到了遗失的装备。

  此刻草原上沉寂一片,似乎连空气里都透着那么一股死气沉沉。四下里不见一头生物,甚至连天上的怪鸟也不见了踪迹,估计那些剑齿虎追着那些食草动物跑远了,而天上的怪鸟也飞过去想要分杯羹。

  因为几人的背包都不轻,我们两个只能一次每人背一个,来返往复三趟,又花了不少时间和力气。

  期间我想欧阳雯冰道了谢,欧阳雯冰说:“我之间说谢谢太见外了,别忘了,我们能走在一起,就算是自家人了,自家人救自家人,还用得着谢吗?”

  欧阳雯冰这么一说,着实让我感到疑惑了,怀疑之前和我圆济对她的分析有误,不过这时不是计较这些时候,啥都得先放一放,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背包背回,一切安顿好之后,众人围坐在灌木之中商议起了对策,主要是研究如何找到上次画面中那个原始人,如何应对眼下局面,特别是重力一项,这是我们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到的,给我们的行动带来了巨大的不便。

  就眼下情况而言,我们几个估计连这里的一只野山羊都对付不了,更遑论从那位身怀异术的原始人手里抢贝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