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圆济说罢,我张着嘴惊讶了好一阵,之后定下心想了想,对圆济说:“长生不死究竟是怎样一个概念,恐怕我们谁都不知道,不过从你的这些话里来分析,本金方丈说和人在研究,我想和他研究那人,很可能就是我爷爷,要不然我爷爷不会总是神神秘秘出没在寺院附近,而且我爷爷出没寺院四周时,肯定用了隐匿行踪的秘术,这个也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要不然我那些鬼魂畜仙朋友,不可能探查不到他去寺院干什么。”

  这时圆分插嘴问了我一句:“大师兄,你还让你那些鬼朋友跟踪过你爷爷呀?”

  “嗯”我点了点头:“我的鬼朋友很多,落榜回到家后,很多灵仙儿都跟我说,爷爷最近一段时期总往寺院那里跑,神神秘秘的,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就让它们跟踪了一下,结果……我爷爷一旦接近寺院之后,那些鬼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很奇怪。”

  圆济闻言说:“大师兄,这不能说奇怪,寺院自古就是神圣辟邪之处,萧施主只要接近寺院一定范围,那些孤魂野鬼便不敢再靠近,它们无法知晓萧施主的行踪,也是理所应当的。”

  ;酷xI匠/b网Ab永@久T免~费%¤看小m7说Rd

  “你说的也对。”听圆济这么说,我表示赞同,接着我又说:“火烧寺院和道观,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和山洞有直接关系,也或者欧阳雯冰她们用封天符封住方丈和爷爷之后,逼问过他们,就因为他们不肯说,才被放火烧寺院和道观的。”

  圆济没说话,深深点了点头。

  这时,一旁的圆分问:“大师兄,要是这么说,咱还要不要再帮欧阳小姐?”

  我把手里的烟放到唇边狠狠吸了一口,在脑子里想了想,最后说:“咱们现在只是在推测,没有依据,不能成为事实,不过,欧阳雯冰哪里还是要帮的,如果本金方丈和我爷爷真的一直在研究这个,那咱们就不能让他们的研究落到别人手里……”说着,我阴险地笑了笑。

  是夜,十点,又一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可能又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欧阳雯冰再次把我们集中在山庄那处偏僻角落,每人又给我们发了一个背包,这次的背包要比之前那个大上好多,而且里面沉甸甸的。

  我挺好奇,把背包打开一看,就见里面除了上次那几样物品之外,背包里竟然多了一柄冲锋枪和十几个压满子弹的弹夹,除此之外,还有一把带着刀鞘的军刺,这让我再次瞠目结舌,心说,欧阳雯冰中午和两个女孩离开山庄,说去搞装备,原来就是去搞这个?

  圆济把冲锋枪从背包里拿了出来,摆弄几下之后,又虚空瞄了瞄,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大声说:“79式冲锋枪,枪托可折叠,射速每分钟一千发,口径7.62,弹夹容量二十发,有效射程二百米,这种枪,现在基本上都是装备特警用的。”

  欧阳雯冰赞赏地看了圆济一眼,问:“圆济大师能看出是真品还是高仿吗?”

  圆济把枪像对待初恋情人似的,温柔地放回了背包,拉上拉链之后,在背包上像哄孩子睡觉似的,轻轻拍了几下,然后直起身子摇摇头,一脸亢奋说:“这个不好确定,需要试一试枪的性能才知道。”

  我这时见圆济见了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赶忙提醒他:“三师弟,你别忘了你是和尚,这玩意儿可是杀生凶器,和尚拿着冲锋枪算怎么回事儿?放下屠刀才能立地成佛。”

  圆济一听,猛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珠子瞪的极大,眼神里充满凶戾,好像要杀人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顿时把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退出一步。

  圆济和我四目相对四五秒钟之后,眼神陡然一暗,整个人就像从狰狞的恶魔一下子转变到淡定的佛陀一样,瞬间恢复了原状,紧接着,把双手合十,木讷地闭上眼睛念起了阿弥陀佛。

  在场的众人全都注意到圆济的变化,人人面面相觑。

  此刻,我感觉圆济的身世,没有他之前说的那么简单,他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不过,此刻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与此同时,我发现欧阳雯冰看向圆济的眼神里多了一层诡谲,其意不详。

  小小插曲过后,几个人依旧和上次一样,背上背包徒步沿小路赶往金灯寺。

  路上,除了圆分喊累,中间休息了两次,我趁着休息的机会,让欧阳雯冰教了我们一下冲锋枪和手枪的使用方法,当然,圆济玩枪的水准应该在欧阳雯冰之上,但是我不敢让他教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害怕他看到枪,即使让欧阳雯冰教我们,也是在背着圆济的前提下。

  除了这些,路上没有再发生其他的,我们几个甚至几乎都没怎么说话,可能,都在各怀鬼胎吧……

  书说简短,我们很快再次来到金灯寺,金灯寺和我们昨天来时没多大区别,依旧是残败的样子。要说真有区别,只是一些残灰断墙下偶尔有翻动过的痕迹,这说明我之前猜的不错,那些消防官兵还在调查起火原因。

  来到洞口之后,也是老样子,并且欧阳雯冰昨天还在洞口用木棍做了一个小记号,记号完好,说明这里没有被人发现。

  几个人在洞口停下,欧阳雯冰对我们说:“这一次我们务必做到万无一失,你们背包里除了那些装备,还都有一块机械表和一块电子表,现在把它们全部戴在手上。”

  欧阳雯冰话音刚落。圆分粗声粗气不解地问道:“欧阳小姐,咱为啥要带两块手表啊,又没长四只眼睛……”

  圆分这话,把众人逗乐了。

  欧阳雯冰笑着解释说:“带上手表是为了检测山洞里时间为什么和外面不一样,带两块手表,是因为我怕里面会有磁场之类的干扰源,一般出现磁场的地方,只能干扰一种介质,或者是铁质或者是电子设备,也就是说,假如山洞里出现干扰源,我们的手表就会失灵,戴两块手表,至少有一块不会失灵。”

  圆分闻言,扯起大肥脸嘿嘿一笑说:“欧阳小姐,您想的可真周到,俺大师兄心里可能又对您多了一层喜欢……”

  我一听,差点没栽地上,这货,前面说的好好的,后面咋把我扯上了,刚要开口吼他几句,就见欧阳雯冰含情脉脉看了我一眼,问:“是吗元宵?”

  我立刻把话咽了回去,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没回答她,把头低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就听欧阳雯冰又说:“这次我们分两次进洞,第一次,还是我和元宵、圆济。小阡小陌,你们和圆分大师先等在外面……”

  欧阳雯冰转而对我说:“元宵,把你那块青石头,暂时让你圆分师弟保管,我们第一次进洞只是为了探查,第二次才是真正的行动,我不想第一次就被那块玉刻拖累,上一次,如果不是你身上那块青石,我们很容易就能脱身的。”

  我一听,缓缓把头抬起来看向欧阳雯冰,心想,这丫头想的也太周全了吧,好像每一步都在她算计之中似的。

  旋即又转念一想,她会不会是想抢我这块玉刻呢?小阡小陌都有功夫,圆分就一身肥肉,力气是比两丫头大上不少,但如果真动起手来,他恐怕连红衣女孩小陌都打不过,等我们从洞里出来之后,玉刻也被两个小丫头抢走了,到时候只能受制于人。

  我随即狐疑地看了圆分一眼,就见圆分这时正从背包里往外拿东西。他那背包里,被他放进去不少吃的,干的湿的,几个人里就属他背包最重,要不然他半路上也不会喊累。

  我走过去把他拉到了一旁,然后把玉刻从身上掏出来塞给了他,低声对他说:“路上学会怎么用枪了吧?”

  圆分不明白我的意思,呆呆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又说:“从现在开始把枪拿手里,子弹顶上膛,要是我和我圆济进入山洞之后,小阡小陌那俩丫头敢来抢玉刻,直接用枪射她们。”

  圆分闻言,立刻惊悚地瞪大了眼睛,嘴唇翕动几下,看样子想说什么。不用他说,我此刻也能猜到他想说什么,让一个从没杀过生的人开枪杀人,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要逾越很多心理障碍,就是放在我自己身上,我都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够扣下扳机。

  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非常对待,如果被小阡小陌夺走玉刻,绝对不会给圆分留活口。

  于是我狠狠瞪了圆分一眼,圆分咕噜一声,把话又咽了回去。

  回到欧阳雯冰身边之后,她笑着问我:“青石给你师弟了吗?”

  我冲她一脸无害地笑了笑,又点了点头。

  她又问:“交代你师弟些什么?”

  “呵呵……”我脸上的笑容更加无害了,说:“我交代他在洞外老老实实守着,别像昨天似的,躺石头上没心没肺睡一夜,小阡和小陌没跟你说吗,昨天这小子足足睡了一夜,咱们从山洞出来,他刚睡醒。”

  欧阳雯冰闻听噗嗤一声笑了,说:“圆分大师体胖心宽,能吃能睡,这是好事,长寿之兆,也没事的,有小阡小陌在这里守着,他可以睡的。”说着,颇具深意地看了圆分一眼。

  欧阳雯冰这一眼,让我心头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