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天气,已经临近晚秋,而且刚刚下过一场雨,空气中湿度略大,晚上温度也显得特别低。

  陪着欧阳雯冰离开旅馆,我们向镇中心那片繁华区域走去。

  我们这里虽然穷乡僻壤,镇中心还是有一定夜景的,毕竟紧邻着国道,有些旅馆、商店,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路两旁也算的上华灯溢彩,只是行人少点儿,街上显得冷清了点儿,不过这也不错,我不太习惯人多的地方。

  路上,欧阳雯冰玉琢般双臂俏皮地背在身后,显得十分可爱,一双如水般的大眼睛,边走边在转动着,似乎对眼前的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很像个活泼烂漫的小女生,懵懂的少女情愫彰显无疑。

  她此刻的样子,让我很难和那位杀人不眨眼的老婆婆联系在一起,感觉就好像是两个不同世界人,一个仙女,一个恶魔。

  走出一段路程后,她又扭头看向我,我这时正在偷眼看她,见她把头扭向我,脸颊微烫,赶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她首先打破彼此沉默,开口对我说:“你们这里其实也不错,比起那些大城市,安静多了,而且有种古朴沧桑的味道。”

  听她说我们镇子不错,感觉就像夸我不错似的,我放下拘束,笑了,同时打开话匣子,自豪地说:“那是,我们这里怎么说也算上是座历史古城,在殷商时,我们这里叫牧野,商周之间的牧野之战,就在我们这里,我们这儿还有比干庙,望京楼,愚公泉,香泉寺……哦对了,还有云梦山,征战沙场的孙膑庞涓、连纵连横的苏秦张仪,他们师傅鬼谷子王禅,道场就在云梦山,现在每天香客不断。”

  “咯咯咯咯……净乱说,云梦山在河北邢台,哪在你们这里。”欧阳雯冰咯咯笑着,反驳道。

  “呵呵……过去在我们这里啊。”我也陪着她笑,狡辩道。

  “看来,你对你们这里蛮了解的嘛。”欧阳雯冰眨着令人心醉的大眼睛,水灵灵看着我。

  “自己的家乡,自己再不了解,岂不是要被人笑话。”说着,我趁机扭头看了看她那张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你看我干嘛,我又没笑话你……”欧阳雯冰绝美脸上竟然一红,赶忙把头扭向别处,眼神慌乱跳动不止,立时让我们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旖旎。

  旋即,我们不再说话,一门心思向前走,不知道要去往哪里,也不知彼此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山里人睡的早,此刻街上几近萧瑟,早已算不得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行道上,偶尔迎面出现一位行色匆匆的路人,朝我们惊鸿一瞥之后,擦肩而过;宽阔的柏油路上,偶尔也会驶过一辆疾驰的汽车,呼啸着在我们耳畔喧哗起一串嘈杂,很快消失在远方夜幕。此刻,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谐,宛若美好天堂,我忍不住再次偷眼向身边的美丽天使看了看。

  小镇宁静,像睡着了,喧嚣疾驰而过的车辆,只是小小的调和剂,就像小镇轻轻打了声呼噜,虽不协调,却在情理之中。路两旁停车住宿、饭馆超市的霓虹招牌依旧变幻着颜色,将我们脚下路面耀映的五彩斑斓,可能是夜深的缘故,显得有气无力,看上去像在打瞌睡一样。

  大约又走出几十米,我们几乎已经走到小镇边沿,再向前走,便会脱离繁华区,远离灯光,步入一片漆暗。

  欧阳雯冰这时再次开口,她扭头问我:“你的僧袍呢?又是从哪儿弄来的这身国际名牌?”

  听她这么问,我忙向自己身上看了看,整个人一窒,心里惊讶:这些衣服原来是国际名牌?怪不得这么贵呢,赵大宝夫妇对我们真是不错。

  “怎么不说话?这些衣服不会是你偷来吧?”

  “偷来的……”我忙回神说:“怎么可能,这些衣服是一位朋友我送的。”

  “什么朋友?”欧阳雯冰眼神闪烁,看着我问:“不会是你女朋友送的吧?”

  “女朋友?不是,我还没……”话说到这儿,我霎时浑身冰凉,心里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萧道然,你个蠢货,咋这么不小心呢,差点把自己漏进去!

  我忙双手合十,改口说:“阿弥陀佛,欧阳小姐您真会开玩笑,小僧乃出家之人,四大皆空,哪儿来的女朋友……”说完这话,后背已经冷汗涟涟。

  欧阳雯冰闻听咯咯咯笑了起来,如水的眸子审视着我说:“越看你越不像个和尚。”

  她这话,让我没办法对答,只好把头一低,缄口沉默,心说,本就不是和尚,看着像和尚那就麻烦了。

  她见我不说话,接着又问我:“既然僧袍都脱了,那你今后有打算什么?”

  听她这么问,我心里大喜,陪她压了大半夜马路,其实就等她这句话呢。

  我像原地满血复活了似的,把头抬起来,顺势假装想了想,叹息着说:“唉,还能有啥打算,先找份工作挣钱,等将钱攒够了,重修道……不是,重修寺院。”把这话说完,我忍不住又在心里骂自己,萧道然,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咋竟说漏底的话呢。

  欧阳雯冰听我这么说,竟然又噗嗤一声笑了,笑得我莫名其妙。

  我一头雾水,问她:“你笑啥,我说的不对吗?”

  “嗯,很对。”欧阳雯冰点头,不过依旧在笑着,她继续问我:“那你打算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找……找……”

  听她这么问,我猛然感觉她好像是在引诱我说什么。

  我又想了想说:“什么样的工作都行,只要挣钱我就干。”

  “那你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工作呢?”欧阳雯冰依旧笑着,笑容里颇具喻意。

  我不傻,我此刻已经彻底明白她问这些话的用意。她心里依旧想我给她做保镖,但是之前被我回绝两次,这一次她不好意思再主动开口,于是旁敲侧击,想诱我自己说出来。她这叫变被动为主动,欲攻城先攻心,穷其辞而观其变。

  更j新7+最快Wy上k酷;F匠F:网☆

  我扭头看了看她那张天真无暇的天使脸庞,我心里暗叫,这女孩真可怕,不但心机渊深,好像还能看穿别人的心思。

  “说话呀,怎么又不说话了?你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工作呢?”欧阳雯冰此刻无疑在乘胜追击。

  见她再次问我,我把牙一咬,心里对自己说,行了萧道然,低头吧,别硬撑着了,为了先祖的遗骸,为了祖传的烟袋,就是求她又怎么样,更何况人家意思已经很明显,只要你开口说出来就行了。就像一对男女谈恋爱,男人就应该主动先说“我爱你”。

  我旋即狠狠咽了几口唾沫,几乎把头埋进衣领里,小声回答说:“我有一身功夫,给、给人当保镖……最、最合适……”

  “是吗?”欧阳雯冰这次反而没笑,我以为她会非常开心的笑出来。

  就听她淡淡说:“我现在收了好几保镖,身边已经不缺人手,可惜了……”

  “啥!?”我猛然抬起头,心里随即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失落,好像被人当猴子耍了一番似的,脸色旋即变了好几变,脸颊发烫,感觉有点挂不住,想找地缝钻进去。与此同时,意识到自己此刻严重失态,在欧阳雯冰面前出丑了。

  “你怎么啦?”欧阳雯冰似乎察觉出我的变化,片刻后,语气里带着同情说:“要不这样吧,我爸爸有几个朋友,我打电话帮你问问他们身边缺不缺……”

  我没等她说完,摇了摇头,情绪低落地说:“不用了,谢谢你。我有点累,时间也不早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说着,我转身就要往回走。

  欧阳雯冰抬手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生气说:“哎,元宵,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没风度,我知道你想给我做保镖,要不这样吧,你如果能证明你比我身边的保镖实力强,我就雇用你。”

  “是吗?”我见事情还有转机,回头看向她,心里抱着一丝希望,问:“怎么证明?”

  欧阳雯冰一脸郑重说:“青龙山庄所有别墅楼没有301房间,如果你能查清原因,我就雇你做我的贴身保镖……”

  许多年后,我问欧阳雯冰,当初为什么要那样捉弄我,你身边根本就没有保镖。欧阳雯冰笑着说,你们这些坏男人,让你们轻易得到手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找你先祖遗骸和金烟袋,其实都是你自欺欺人找的借口,在你心里,想留在我身边才是真的,对吧……

  听到这话,我的脸红了,心里充满了对先祖和爷爷的愧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